草根网

《医门推敲叁》第七讲

2018年05月27日 08:55张胜兵 A | A

    ——五行学说在临床上的应用(确定治则治法)

    提示语:前一段时间一些医学论坛里有些人极力鼓吹,中医不科学,“阴阳五行无用”,真不知他们是真不懂还是别有用心。我们真心热爱中医、学习中医的人对中医的阴阳五行理论不仅不应有丝毫怀疑,更应认真学习理解掌握,并运用到指导我们的临床实践中去

    今天,接着之前讲中医基础理论的第八节课。

    治则治法和五行生克这个关系在临床当中的运用。

    五行学说不仅可以说明人体脏腑生理机能功能和病理的传变,而且还能指导疾病的诊断和预防。根据五行相生相克规律,还可以确定治疗疾病的原则和方法。根据五行相生规律确定的治则和治法,临床当中运用五行规律治疗疾病其基本的原则是补母和泻子。也就是在《难经》第六十九难里所提的“虚则补其母,实则泻其子”。

    补母其实是补母脏,补它五行的母脏。一脏之虚不仅需补本脏,同时还要根据五行相生关系的这种次序,补其母脏,通过相生的作用而促其本脏之恢复。所以补母适用于母子关系之虚证,虚则补其母。比如肝血不足,用补肝血的药物,芍药、当归,都可以,还可以用补肾益精的药,比如熟地、何首乌、黄精等等!就是通过水来生木的作用来养血。其实地黄补肾,比如六味地黄丸、桂附地黄丸大家都知道这个地黄补肾,但是为什么经典的方剂四物汤里面,“当地传说”,当:当归,地:地黄,川:川芎,说:就是白说(白芍)。为什么用这个熟地?它最开始就是个补肾的药。其实四物汤也蕴含了虚则补其母这个法则,就是以补肾水而生肝木这样一种方法,叫水生木。你看一个简单的方子都已经体现出这种虚则补其母的这种治则。

    另外一种:泻子。是一旦出现实证,不仅需泻除本脏亢盛之气,同时还可依据五行相生之秩序泻其子脏,以泻母脏之亢盛之气。泻子是用于母子关系的实证。比方肝火炽盛,用清肝泻火的这种药物,比方龙胆草、柴胡等等。还可以用清心火,比方生地、黄连,来消除亢盛之心火,用泻心火的方法,以达到泻肝火的目的,这个叫做实则泻其子。

    理论学习的重要性

    在临床当中,特别是历代的大家,为什么有些人成名成家、永垂不朽、名垂青史。他们不仅仅能够灵活在临床当中运用(中医理论),救病于须臾之间、屡起沉疴,他们还能够通过这些经典《黄帝内经》《难经》等等,来解释说明这些问题,理论上他们也到达很高的高度。所以说,一个大家,一定是理论与实践,都是到达一个高度的!没有哪个大家,这个会看几个病,然后来叫他讲道理他什么讲不出来,那个叫祖传秘方。民间的,局部的,部分的一些这样的医生,他们那可能会成为一个小传说,但是永远成不了一代大家一代宗师。为什么在讲课的时候,一定要引经据典,出自于哪一章节,什么地方,还要大家记,这本书那本书的,叫什么派的,就是为了让大家成为一个真正的高手。

    我记得昨天我的提问,我说四大经典是哪四大经典,四小经典是哪四小经典?而这个温病四大家是哪四个人?有人就不懂,就提出了这样个问题,说这些东西一定要记么?意思就说,好像在传达一个意思,就是我会不看病、能不能把病治好,好像跟我知不知道有哪些名医没什么关系一样。其实这是不太正确的!刚才我讲过,你想成为一代大家必须理论与实践都达到一个高度。在这里培养大家是向明医方向培养,成为全才,而不只是随便看几个病,然后养家糊口就完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干脆就把自己掌握的一些秘方都贡献给大家,然后不上课了,然后解散。我之所以把这个《中基》《中诊》《中药》,然后《方剂》,内、外、妇、儿、《金匮》、《伤寒》,甚至《黄帝内经》、《温病条辨》这些东西都会一一的讲解,原因就是让大家在会治病的同时,还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治病,是出自于哪里。因为万丈高楼从平地起,你突然在天上打了只鸟,你就忘记了,你是在借助了他人的力量,你不知道基础怎么打起来的。所以说,讲理论绝对不是空谈。因为在以后的学习当中,会慢慢的把今天所讲的理论东西全部贯穿于实践当中。

    根据五行相生规律确定的治法总结了四种大法。常用的四种大法:滋水涵木法、益火补土法、培土生金法和金水相生法。

    滋水涵木法

    通过五行相生规律确定的治法,第一种治法滋水涵木法。滋水涵木法是指滋肾阴以养肝阴的治法,又称滋肾养肝法、滋补肝肾法。适用于肾阴亏损,而肝阴不足,甚或肝阳上亢之证。这个甚或大家注意!甚或就是甚至!产生的肝阳上亢,因为肝阳上亢它本身就是由于肝肾阴亏,肝肾阴亏之后,肝阳虚性上亢,其实本来它这个肝阳上亢的并不是实阳,并不是实的阳气上亢,而是阴虚之后,肝阳相对上亢。

    常用的这个滋水涵木法在临床当中,大家应该都知道的一个方剂在这个滋水涵木法里面是如何体现的。比方由于肝肾阴亏所导致的视物昏花,市面上有杞菊地黄丸,明目地黄丸等等,以杞菊地黄丸为典型代表。肝开窍于目,视物昏花模糊是肝不养目,就是肝血不能养眼睛,跟肾有什么关系呢?杞菊地黄丸其实就是六味地黄丸加枸杞和菊花而组成。六味地黄丸大家都知道是补肾阴,杞菊地黄丸实际上就是养肾阴以养肝阴的方法,养了肝阴,肝的阴血充足可以上承于目,这样就可以治疗由于肝肾阴亏引起的视物昏花,肝不养目。所以这个杞菊地黄丸是最典型的以滋肾阴而养肝阴来治疗眼睛疾病的这样一个方剂。另外由于肝肾阴虚所引起的胁肋胀痛等等,类似于西医的肋间神经痛,只要是肝肾阴亏所引起的,还有一个代表方剂,平时比较常用的,叫一贯煎。一贯煎里面也是通过养肝阴的药,补肾阴的药,跟杞菊地黄丸是一个道理。只是它们治疗的病症不一样,杞菊地黄丸治肝不养目,一贯煎是指肝肾阴虚之后脉络失养之肋间神经痛,或者叫胁痛。滋水涵木法就举这两个例子。大家在以后学习方剂学的时候会接触更多通过五行生克这种关系它们组成的方剂。以后会见的更多。再举一个例子,因为后面有个甚或嘛,适用于肝阴亏损,甚或肝阳上亢之症,因为杞菊地黄丸和一贯煎都不能治疗肝阳上亢之症。肝阳上亢之症用天麻钩藤饮,它里面有杜仲,桑寄生,牛膝等等,它们是来补肾,本身这些药是补肾的,但是他治疗肝阳上亢,为什么呢?它其实就是通过滋肾而养肝为目的。

    第二种益火补土法。这个益火补土法,我跟大家详细的说明一下,益火补土法是指温肾阳以补脾阳的治法,又称温肾健脾法。温补脾肾法适用于肾阳虚衰而至脾阳不振之症。这个下面有一段说明,也说明一下,按照五行生克秩序来说,心属火,脾属土。火不生土应该是心火不能生脾土。而益火补土应当是温心阳以暖脾土。

    但是,这里出现了一个转折,我就不得不提明朝的几个人,几个大医家。自从明朝以张景岳和李中梓这两个人为代表,特别是张景岳,命门学说在《景岳全书》里面有详细记载。自从他的命门学说兴起以来,后世医家都认为这个命门学说有道理。张景岳,也叫张介宾。后世医家就认为命门之火具有温煦脾土之作用。因此到目前为止,由于历史的原因在张介宾之前,都是以温心阳暖脾土,但是以张介宾开始,《景岳全书》以后,明清以后都是认为这个火为命门之火。命门之火说白了就是肾阳。肾阳就是元阳。他们认为命门之火具有温煦脾土之作用。所以明清以后临床上多将益火补土的这种方法用于肾阳衰微而致脾失健运之症。就很少用心火和脾阳的关系来解释它。所以这个益火补土,现在是指温肾阳以暖脾土,不是温心阳,目前为止是这样在说。既然张景岳创了命门学说,益火补土法它肯定就有相应的方剂--四神丸。四神丸通过治疗肾阳来治脾阳不足之泄泻,拉肚子。它是由补肾的药,比如补骨脂。它主要是用的补骨脂,补骨脂用盐炒。四神丸,盐炒补骨脂,肉豆寇,五味子,吴茱萸,这四味药合在一起,神了,所以叫四神丸,治疗肾虚泄泻。

    第三种培土生金法。培土生金法其实在以前的讲课当中早就提及到了。比较简单,培土生金法是指健脾生气,以补益肺气的治法,用于脾气虚衰,生气无源以致肺气虚弱之证。如果说肺气虚衰兼见脾运不健者也可选用。代表方剂四君子汤,刚才讲了四物汤,现在又有四君子汤。四君子汤是补脾气的基本方和代表方,也是补气的代表方。四物汤是补血的代表方,气血双补四物汤加四君子汤,加在一起叫什么?叫八珍汤。气血双补八珍汤,两个方子合到一起的。四君子汤就是治由于脾气虚,咳嗽虚咳,导致也出现了脾气虚衰。生肺无源用四君子汤,四君子汤就可以治疗。一个治疗肺系疾病的药都没有,专门是治脾的,但是治了肺上的疾病。这就是中医的厉害之处。他根本就不像西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中医就是你肺病了,我来治脾,你根本就不知道在治肺,为什么呢?因为脾属土,肺属金,采用的是培土生金法。

    四君子汤还不够经典,我来给大家举一个经典的例子,拍案叫绝的例子。有一病人,咳嗽日久,咳痰清稀而多,咳几个月之后,甚至咳几个月,咳一两个月之后就出现了纳少,就是吃饭吃的不香,纳呆,便溏,四肢无力,脉虚弱。病人主诉为咳嗽,咳嗽痰多清稀,一般的医生一看,他是治疗咳嗽的。痰多清稀赶快用小青龙汤,去麻黄,因为小青龙汤外寒内饮,他这个咳嗽痰多清稀相当于支饮,痰湿、水饮,分布在肺部、胁部、胃部不同的地方,就说是不同的东西,在肺部痰多清稀叫支饮。这个时候,那就各种各样的方法都来了,当然不是说他治不好,比如说,你用小青龙汤去麻黄或许有效,因为你用张仲景的支饮来治疗咳嗽,或许会好,因为一百个医生有一百个治法,这叫同病异治,是吧!但是我这里要用培土生金法,用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剂,可以将它很快治好,而且标本兼治,用什么方剂呢,用参苓白术散,你看,他咳嗽痰多清稀便溏,时间长了导致纳呆,别说他已经出现了脾虚,脾虚泄泻本来是参苓白术散治疗,但是由于这个病人的主诉是咳嗽痰多清稀,所以很多医生可能会围绕着他的主诉来展开,就说他咳嗽痰多清稀加点止咳药,当然也不错,没有说他完全错,这里是为了强调培土生金法,是用参苓白术散来治疗咳嗽,所以说用参苓白术散来治疗咳嗽,把它列为一个经典的病案,不是为了说明这个别的方法治不好他,而是由于为了说明这个参苓白术散在培土生金的这个地方,起到的作用非常妙,用一个妙字来形容,用它既能把你的这个脾虚纳呆便溏解决,而且还从根部来解决你的咳嗽痰多,所以一举多得。参苓白术散来治疗由于脾虚,肺脾两虚泄泻的咳嗽痰多,可以说“好一个妙字了得”!

    第四种五形相生的第四种金水相生法,也叫滋养肺肾法,主要用于肺阴亏虚不能滋养肾阴,或肾阴亏虚不能滋养肺阴的肺肾阴虚情况。这个金水相生法,也有经典的方子。张介宾在《景岳全书》里面有记载:治肺肾虚寒的,特别老年性的咳嗽,他创了一个非常有名的方子叫金水六君煎,他就直接金水相生法,用这个名字命名的。金水六君煎是六味药组成的,所以叫六君,由于他是金水相生的方法来作治则,所以他前面加了金水,所以叫金水六君煎。这个煎是煎熬的煎。金水六君煎,看一下组成成份,君药大家可能意想不到,一个肺肾虚寒的寒痰,痰又清稀这种情况,张介宾就以熟地为君药,是一般同行意想不到,而且效果还蛮好,以熟地为君药,然后另外的几位药分别是法半夏,茯苓,陈皮,你看这二陈汤嘛,甘草和当归。君药是熟地,六味药很简单,治疗老年性的肺肾虚寒,咳嗽痰稀自觉口咸,有又肾虚,嘴巴有咸味了。看这个熟地就是补肾的嘛,你看这个滋养肾阴的方法就是金水相生,肺肾两脏相互滋补。熟地黄是滋阴药,一般人认为有很大的滋腻性。什么叫滋腻性,有产生痰湿嫌疑。但是张介宾在这里却偏偏用了这个产生痰湿之虞的熟地作君药,来治疗咳嗽有痰湿。我只是想说中医之博大精深,绝非是你随便听几个人道听途说就能够了解清楚的。是的,熟地是有滋腻之虞。但是,在这里,在金水六君煎这里,恰巧熟地是君药,因为肾为气之下源,肺为气之上源,肾它是有纳气功能,补了肾之后,对老年朋友补了肾之后再用二陈汤去化下痰,立杆见影,这样治老年性肺肾虚寒咳嗽痰稀。

    讲完了五行相生规律在临床的运用,看一下五行相克规律确定的治则和治法,临床上用五行相克规律来治疗疾病,其基本治疗原则是抑强扶弱。

    五脏相克关系异常而出现的相乘,相侮等病理变化的原因,不外乎太过和不及两个方面。太过者属强,表现为机能亢进,不及者属弱,表现为机能衰退。因而治疗上须同时采取抑强扶弱的治疗原则,并侧重于制其强盛,使弱者易于恢复。若一方强盛而尚未发生克伐太过时,亦可利用这一治则,预先加强其所胜的力量,以阻止病情的发展,抑强,适用于相克太过引起的相乘和相侮。如肝气横逆,乘脾犯胃,出现肝脾不调,肝胃不和,称为木旺乘土,治以疏肝平肝。又如木本克土,若土气壅滞,或脾胃湿热,或寒湿壅脾,不但不受木之所克,反而侮木,致使肝气不得疏达,称为土壅木郁,治以运脾祛邪除湿为主。抑其强者,则其弱者机能自然易于恢复。扶弱,适用于相克不及引起的相乘和相侮,如脾胃虚弱,肝气乘虚而入,导致肝脾不和之证,称为土虚木乘,治以健脾益气为主,又如土本制水,但由于脾气虚弱,不仅不能制水,反遭肾水之反制而出现水湿泛滥之证,为土虚水侮,治以健脾为主,扶助弱者,加强其力量,以恢复脏腑功能之正常功用。

    根据五行相克规律制定的治法常用的也有四种,分别是抑木扶土法、培土制水法、佐金平木法、泻南补北法。

    先看一下抑木扶土法。抑木扶土法是指疏肝健脾或平肝和胃以治疗肝脾不和或肝气犯胃病症的治法,又称疏肝健脾法、调理肝脾法或平肝和胃法。适用于木旺乘土或土虚木乘之证。临床应用时应依据具体情况的不同而对抑木和扶土法有所侧重。若遇木旺乘土之证,则以抑木为主,扶土为辅;若遇土虚木乘之证,则应以扶土为主,抑木为辅。举几个临床中的例子,如痛泄要方,炒白术、炒白芍、炒陈皮、防风,很简单,它确实是治疗木郁脾虚的经典方剂,每泄必痛。

    这个方子出自于金元四大家之一--朱丹溪。五十几岁才开始学医,却成为一代宗师,名垂中医史册。抑木扶土法在这里表现的淋漓尽致。不仅如此,左金丸,黄连和吴茱萸的比例为六比一,黄连十八克,吴茱萸三克,也是出自于《丹溪心法》。左金丸治清肝和胃,肝火犯胃导致呕吐,胃部嘈杂等。肝郁化火,肝火犯胃,这就是抑木扶土法的适用证。为什么说朱丹溪?因为他的成就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哪个医生不用痛泄要方。金元四大家的医学全书,大家要看的。不仅仅看四大经典、四小经典。疏肝健脾的就是逍遥散。逍遥散不讲了。

    培土制水法。是健脾利水以治疗水湿停聚病证的治法,也可称为敦土利水法。适用于脾虚不运,水湿泛滥而导致水肿胀满之证。说白了,就是健脾利水的方法。肾阳亏虚导致水湿停聚。代表方剂--实脾饮。就是温脾阳,利水湿,方剂组成:附子、干姜、白术、茯苓、甘草、厚朴、大腹皮、木香、木瓜、草果。临床中应用较多。由于脾虚导致水湿水肿的运用较多。

    佐金平木法,指的是滋肺阴清肝火,以治疗肝火犯肺病证的治法,也称滋肺清肝法。适用于肺阴不足,右降不及的肝火犯肺。注意,这里面涉及《黄帝内经》的知识:肝居于右,其气升于左,肺气降于右。所以肺阴不足,右降不及,肝居于右,其气升于左,若肝火太盛,左升太过,上炎侮肺,耗伤肺阴的肝火犯肺证,当清肝平木为主,兼以滋肺阴以肃降肺气为治。佐金平木法,几千年来,这个词一直在用。但在各大医家所创的方子中没有一个,基本上没发现是通过佐金平木法创的方子。刚才举了多例子,左金丸、痛泻要方、实脾饮。张介宾所创的金水相生法-金水六君煎,益火补土法-四神丸,滋水涵木法-杞菊地黄丸,都有典型方剂。我几乎翻遍所有古典籍,都没有发现典型的佐金平木法所创的方剂。找来找去,就找到一个勉强可以归为佐金平木法的方剂--青蛤丸。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在中国某一部药典里(《中国药典》2000版),把它改为黛蛤散。青黛和蛤壳,以1比10的比例组成。我认为这个方剂勉强属于佐金平木法,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方剂用于治疗肝火犯肺的咳嗽症状,还要配合加减泻白散一起治疗。所以翻遍十万大山,佐金平木法还是个空白。大家可以把中医内科学(第九版)翻到81页:治疗咳嗽的肝火犯肺证,上面使用黛蛤散和加减泻白散,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方剂。这就是为何我在讲课前,先把我《医门推敲》的木火刑金汤列出来,因为木火刑金汤是非常典型的佐金平木法方剂。这个方剂就是用养肝阴,清肝火的方法,治疗肝火犯肺的咳嗽,甚至咳血。方剂的成分是:生白芍,枸杞子,生地等。以后中医界,运用佐金平木法的典型方剂就是木火刑金汤,出处是《医门推敲》,作者张胜兵。青蛤丸、黛蛤散,用于治疗肺痈、肺萎这些病症,但是木火刑金汤用于治疗肝火犯肺所导致的咳嗽、咳血等症状,具体情况请看《医门推敲》中的木火刑金汤。

    (青蛤丸:《卫生鸿宝》卷一方。青黛、煅蛤粉各三钱。为细末,炼蜜为丸,指头大,每服三丸,睡前噙化。治肝火犯肺,头晕耳鸣,咳痰带血,咽喉不利,胸胁作痛等症。《卫生鸿宝》方书名。6卷。清·祝补斋(西溪外史)撰。刊于1844年。本书收集临床各科有效的成方,单验方及各种外治法等汇编而成。卷1内科;卷2外科;卷3幼科;卷4痉科;卷5女科;卷6伤科。各卷又分病列方。作者选辑多系近人试效之方,内容又较通俗,便于读者临床运用。

    木火刑金汤:《医门推敲》方。代赭石15克(先煎)生白芍15克生地25克枸杞15克川楝子6克。治肝阴不足之肝火犯肺证见咳嗽阵作,气逆,甚则咳吐鲜血,胸胁痛、性急易怒,心烦口苦,头晕目赤,大便干结,小便短赤,或肝阴不足之肝阳上亢证见头目眩晕、胀痛,头重脚轻,腰膝酸软,或肝阴不足之肝火犯胃证见胸胁胃脘胀满疼痛,呃逆嗳气,呕吐,或见嘈杂吞酸,烦躁易怒,或肝阴不足之火伤冲任,迫血旺行之月经过多或崩漏证见经来无期,量少淋漓不尽或量多势急,血色鲜红,面色潮红,烦热少寐,咽干口燥,便结,舌红少津,脉弦细数。此方第一次临床运用于肝火犯肺之咳嗽,取代药物繁多之黛蛤散(或龙胆泻肝汤)合泻白散(或清金化痰汤)加减,故命名为木火刑金汤,然经临床运用,木火刑金汤经过加减之后亦能治疗肝阴不足之肝阳上亢证;肝阴不足之肝火犯胃证;肝阴不足之火伤冲任,迫血旺行之月经过多或崩漏证。故此方已扩大其治疗范围,但名字仍为木火刑金汤。)

    看一下根据五行相克的最后一个治法:泻南补北法。这个名称是根据五行中的五方命名,南-五行属火,对应的脏是心,对应的腑是小肠;北-五行属水,对应的脏是肾,对应的腑是膀胱。泻南补北法就是泄心火以补肾水以治疗心肾不交病证的治法,又称为泻火补水法,滋阴降火法,适用于肾阴不足,心火偏旺,水火不济,心肾不交证。因心属火,位南方,肾属水,位北方,故称泻南补北法。若由于心火独亢于上,不能下交于肾,则应以泻心火为主;若因肾水不足,不能上奉于心,则应以滋肾水为主。肾为水火之宅,张介宾在命门学说里面说的很清楚,如果大家想详细了解,可以买一本《景岳全书》回家慢慢研究,当然现在肯定看不懂,等大家把基础学好,打牢固以后,在慢慢去研究。等大家以后水平提高后,再回头看看我今天讲的课,就会发现是前后呼应,思路清晰。泻南补北法这里讲一个代表方剂:交泰丸。这里的交泰丸不是《万病回春》里的交泰丸,很多医家都创过交泰丸。我这里所讲的的交泰丸是明朝韩懋所著的《韩氏医通》里的交泰丸,他由黄连、肉桂以6:1的比例组成,黄连18克,肉桂3克。一个清心火,一个温肾阳。《万病回春》里的交泰丸,治疗胸闷难当、不思饮食、心火偏亢、心肾不交、失眠、心悸等情况,也治疗心肾不交。这两个交泰丸都可以作为治疗心肾不交的代表方剂。《脾胃论》里也有一个交泰丸,但是不是治疗心肾不交的。这里为何要叫交泰丸呢?他是根据卦象来的,脾之卦象,天气向上,地气向下,形成阴阳背离、天地不交之像,由于明代医家韩懋他是个易医学家,他在读易经时说: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黄连苦寒入少阴心经,肉桂温热入少阴肾经。取肉桂一钱应天一之数,取黄连六钱应地六之数。意在天一生水,地六成之。脾卦为泰,故名曰交泰丸。阴阳失乖、水火不济,人病失宁,可服交泰丸也。交泰丸,交济水火,取黄连苦寒入少阴心经降心火不使其炎上,取肉桂之温热入少阴肾经暖水脏,不使其润下。寒热并用,如此水火既济相交,诸病皆调。

    总之,根据五行相生相克规律可以确立有效的治则和治法,指导临床用药。但在具体运用时又须分清主次,要依据双方力量的对比进行全面考虑。可以治母为主,兼顾其子,或以治子为主,兼顾其母,或以抑强为主,扶弱为辅,或以扶弱为主,抑强为辅。如此,方能正确地指导临床实践,提高治疗效果。

    在针灸疗法中,针灸学家将手足十二经近手足末端的井荥输经合称为五输穴。当然以后在讲经络、讲针灸的时候,会重点讲,现在只是一带而过,作为了解。井荥输经合五输穴在临床当中的应用可以说是非常广泛,非常重要。五输穴分别配属木火土金水五行,都属于肘膝关节,肘关节、膝关节以下的穴位。在治疗脏腑病证时,根据不同的病情以五行和生克规律进行选穴治疗。比如说肝脏虚时,根据虚则补其母的原则,取肾经的合穴(水穴)阴谷,或本经合穴(水穴)曲泉进行治疗。若治疗肝脏的实证,根据实则泻其子的原则,取心经的荥穴(火穴)少府,或本经的荥穴(火穴)行间进行治疗,以达到补虚泻实,恢复脏腑正常机能之功效。这里虚补其母,实则泻其子只是举了一个两个例子而已。在临床当中,象这种运用太多了,举不胜枚举。在专门讲针灸治疗学的时候,讲经络腧穴学的时候,会将这个章节做为重点。如何从一个普通针灸医生,达到一定高度的一个针灸大师是必须要掌握的东西。

    指导情志疾病治疗大家看一下就行了。为什么呢,因为在之前在看这个五行生克表的时候,这个东西已经仔细的研究、讨论过。在这里就不多说了。一眼就能看出来,很简单,大家看一遍就OK了。

    以五行生克来阐述疾病的治疗有一定的实用价值,但,并不是所有的疾病治疗都用五行生克来解释。这个一定要注意,并不是说你学了以后,所有的都往这来套,不是这样的。临床上即要灵活掌握五行生克规律,又要根据具体的情况进行辨证论治。在以后把《中医基础理论》学完,学《中医诊断学》的时候,有八纲辨证、有气血津液辨证、有脏腑辨证、有六经辨证、有卫气营血辨证、有三焦辨证,有十二经络辨证,等等等等,绝对不是五行生克一个问题。

    我希望我讲的这东西,大家下去之后仔细地反复听,然后做笔记。因为这个东西在临床当中,以后再创方子当中,是否能出一代大家,就是你不想成为大家,你也要知道别人一代大家一代宗师怎么创方,怎么开宗立派的吧。

    好。今天到讲到这里。

    笑庸医

    纪晓岚题诗吊庸医

    传说,纪晓岚的家乡有位半路出家的医生,读了几本医书,便俨然以名医自居,医术不高,可架子倒不小,请他看病诊金高,出诊要坐轿子,留饭需有鱼、肉等佳肴。如此苛刻条件,富户都觉得开销太大,经济负担过重,至于贫苦大众,更是望门兴叹,不敢求医。加之他不过只有书本上的理论,便以为天下无不可治之病,其实他缺乏实践,胡乱用药,找他看病的少数患者,皆疗效很差,更严重的是常发生医疗事故,误诊错治,致死人命屡有出现。开诊时间不长,便门庭冷落,无人问津,不久这位医生因抑郁而去世了。

    纪晓岚一次返乡探亲时,听到这段轶闻,顿时不胜感慨,觉得医生这个职业有它独具的特殊性,用药治病关系到一个人的宝贵生命的安危,是非同一般职业的。有感而发,遂援笔题诗一首以吊唁之。其诗曰:“半路充国手,开方乱画符。出诊须坐轿,留饭要有鱼。不明财主弃,多故病人疏。怜君九泉下,冤鬼扯髭须。”诗句一出,乡人争相传抄、吟诵,传遍城乡。

    全诗寓庄于谐,含义深刻,描绘生动形象,入木三分,特别是第五句和第六句,把唐代诗人孟浩然的著名诗句“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更换了两个字的位置排列,并用了一个“才”字的谐音字“财”字,就产生出了另外一种新的意境。这位庸医的丑恶嘴脸与不端行为,实为学医行医者警戒也。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