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美“香会”推广印太战略难讨印度欢心

2018年06月09日 09:07张敬伟 A | A

    6月1日,2018香格里格对话(下称“香会”)在新加坡开幕。特朗普发动的全球贸易乱战的纷扰,让今年的“香会”热度不够。其实,当特朗普放弃掉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后,中美“香会”博弈的烈度已经降低。

    一方面是美国意兴阑珊,另一方面是美国带来的“跟群”效应下降。然而本次“香会”还是有“新意”——美国不提“亚太”提“印太”。这一战略是特朗普在2017年11月份访问亚洲时,所提出的区域安全新战略,虽然一度引起日澳印等国的关切,但对经受过奥巴马亚太战略混乱的亚细安国家,印太战略还是很模糊的概念。也有分析家认为,印太战略是特朗普为了填补亚太战略空缺,而为区域各国画的一张“大饼”。

    奥巴马亚太战略的“实”,特朗普印太战略的“虚”,都是针对中国的。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加剧,特朗普印太战略也有“脱虚向实”的迹象。即通过对华针锋相对的贸易战和印太地缘政治战略的双重挤压,抑制中国的崛起,强化美国的全球地位。因此,“香会”博弈,中美对战依然激烈。不过,相较于以往南中国海冲突引发的中国代表舌战群儒,今年主要是中美两强互掐。

    “香会”开幕前一天,美国防长马蒂斯宣布将美军“太平洋司令部”改名为“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此举意味着,美国要把印度纳入最重要的同盟圈。在此之前,美国已经提出“新南亚战略”,而且要和印度构建“百年同盟”。

    但此一时彼一时,当时是中印边境部队正在洞朗地区军事对峙,龙象边境战争似乎一触即发。印度需要美国的支持,也迫切希望借力印太战略威慑中国。现在,特朗普以“美国优先”为目标的贸易战,不仅针对中国,也延烧到欧盟、加拿大、日本和墨西哥和贸易量偏小的印度。相比欧加日这些美国的核心盟友圈,印度只能算是美国的边缘盟友,甚至连这也算不上,印度主要是制衡中国的大国工具。

    在此之前,印度总理莫迪突访中国,而且是非正式访问。此举可以解读为中印关系的改善,也可解析为印度对美贸易战的防范。虽然中印两国存在边境争议和领土争端,龙象两国也的确存在着“瑜亮情结”,短期内不可能解决业已存在的诸多结构性矛盾。但肯定的是,印度也不会和中国闹翻,更不会出现擦枪走火的冲突。

    一方面,印度的首要任务是发展经济,提升综合国力。作为新兴经济体,印度的发展比中国晚了半拍,中国的发展经验是印度最好的学习样本。莫迪由地方政府首长当选为印度总理,中国经验取得的政绩是关键。作为现实主义者,莫迪不会和中国真正闹翻。另一方面,中印虽然在“一带一路”倡议上存在严重分歧,但在“金砖机制”、亚投行、上合组织等有深度合作。

    尤其是,在新经济周期构建全球治理新秩序上,中印作为新兴市场的代表,也存在为发展中国家谋取共同利益的共识。第一季度,印度经济增长超过7.7%,安全渡过废钞改革的尴尬期。作为世界上发展速度最快的新兴经济体,印度需要和平的国内外发展环境。不和中国为敌,保持大国外交的主体性,是印度正确的选择。

    莫迪总理参加“香会”,东向意图明显,似乎在配合美国的印太战略。而且,莫迪在演讲中也强调“航行自由”“和平解决争端”和“让印太地区一些国家负担债务的行为”,上述观点隐含对中国的批评,也符合美国和相关国家的预期。

    这是莫迪给予美国和日、澳的面子,大家都心知肚明。印太战略针对的是中国,相关各国会根据和中国的关系“动态调整”,和中国关系糟糕时就拥护印太战略,反之则轻描淡写。美日印澳存在印太战略的原则共识,现实中却将其视为机会主义的工具。因此,美日印澳基于印太战略构建的“四国同盟”是松散的“3+1”同盟。

    印度是最边缘化,也最有独立自主意识的那个“1”。讽刺的是,在特朗普贸易战倒逼下,中日韩三国峰会重启,澳大利亚国内也在反思总理特恩布尔和外长毕晓普的反华政策。现在,只有美国在高调利用印太战略。

    印度已经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回应。在此之前,印度拒绝邀请澳大利亚参加“马拉巴尔”海上联合军演。此外,印度海军最高指挥者兰巴上也直接指出,如果中印发生军事冲突,美日澳三国不会为印度出头。本次“香会”,莫迪更将印太定义为地理概念,而不是建立一个成员有限的战略俱乐部。关键是,莫迪此番不仅不和美日澳三国举行“四方对话”,而且也批评了美国的贸易保护措施。

    印度的雄心是成为全球大国,既不会配合美国充当制华的急先锋,更不会和中国抱团反美。印度就是印度,把印太战略当成维护本国利益的工具。而且,印度也很清醒,崛起的印度未来也可能是美国的新敌人——当印度耗费巨资购买俄罗斯武器时,美国已经对印度不满。

    只要美国是超级大国,挑战美国全球地位的国家,不管是中国还是印度,都是美国的敌人。美提印太战略,难讨印度欢心。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