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对政府有关部门一次内部管理行为的探讨性讨论

2018年06月09日 09:08张红兵 A | A

    昨天在《凤凰网》看到一篇文章,觉得似有必要讨论一下,再找这篇文章想全摘下来找不到了,文章内容大致是:

    5月22日,一段视频开始在在朋友圈里传播。该段视频显示,在中国财经出版传媒集团4月13日召开的党员大会上,周法兴说:“作为一个党员,个别人觉得自己是个转业军人就了不得啦?转业军人怎么啦,转业军人个个都是好人啦?都是能人啦?你是能人早就当将军啦,还转业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5月25日,中国财经出版传媒集团党委通过“中财传媒新书院”微信公号对此作了通报。

    通报称,4月13日,周法兴在集团党建工作会议上,不点名批评一位同志存在的问题时,发表了错误的言论,产生了不良社会影响。近日,中国财经出版传媒集团党委就此开展了调查处置工作。

    5月22日下午,集团党委召开专题会议,调查了解相关情况,周法兴承认自己的有关言论是极其错误的,严重伤害了广大转业军人的感情,深感痛心与自责。集团党委同志对其进行了严肃批评教育。

    5月23日晚,集团党委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周法兴对自己的错误言论进行了深刻检讨,党委成员对周法兴进行了批评帮助。同时围绕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提出整改意见。

    5月24日上午,召开集团全体党员大会,周法兴检讨了自已的错误,就自己的错误言论对有关同志尤其是转业军人同志造成的伤害公开道歉。

    5月24日下午,召开集团转业军人座谈会,广泛听取意见,查找存在问题,研究改进工作。

    在5月31日下午国防部召开的5月例行记者会上,有媒体问及此事。

    国防部新闻局副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任国强回应称,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始终关心关爱退役军人,采取了一系列切实有力的重大举措,包括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加强退役军人服务保障体系建设、出台退役军人安置优惠政策、维护退役军人合法权益等。

    他表示,退役军人是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值得倍加关心、倍加爱护。广大退役军人,从军期间,他们保家卫国,为国防和军队建设做出了牺牲和奉献;回到地方,他们奋斗在各行各业,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比如说最近广为人知的“将军农民”甘祖昌、“英雄机长”刘传健、“北大女兵”宋玺等等,都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人民军队来自人民、服务人民、回归人民。我们相信广大退役战友将不忘初心、继续奋斗,发扬我军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在新的岗位上为党和人民再立新功。”

    公开信息显示,周法兴任职中国财经出版传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前,曾担任财政部办公厅副主任一职。

    在5月15日上午,周法兴还对22名近期新任中层以上干部进行了集体廉政谈话。

    他指出,开展廉政谈话是为了给大家上一堂廉政课、打一个预防针、敲一下警世钟,希望大家倍加珍惜干事创业的机会,倍加珍惜事业发展的前途,在思想上筑牢思想道德和党纪国法两道防线,在行动上坚决贯彻落实党风廉政建设的各项要求,在新岗位上不辱使命,奋发有为。

    周法兴提醒集团中层以上领导干部,要严于律己、谨慎做事、秉公廉洁、心存敬畏,做“自重、自省、自警、自励”之人,做“心正、行正、言正、公正”之人。

    据中国财经出版传媒集团官网显示,该集团是由国务院出资、财政部代行出资人职责的中央文化企业集团,业务范围包括图书出版、期刊出版、数字数据、教育培训、影视及文化创意和投资管理六大板块。

    6月7日上午,中国财经出版传媒集团召开中层以上干部大会,宣布财政部党组关于集团主要负责人的调整决定:任命汪林平为中国财经出版传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此前,中国财经出版传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由周法兴担任。此次调整,也意味着周法兴卸任。

    在此次任命大会上,财政部党组强调,集团领导班子要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深入贯彻落实党的路线、方针、政策,进一步增强“四个意识”,切实负起主体责任,认真落实“一岗双责”,团结带领全体干部职工,齐心协力推动财经出版事业健康发展。

    我要讨论什么呢?两点:1.周法兴可不可以那么说?2.被认定是错误、免职对不对?

    首先说,任何人群里都有好一点或差一点的人,在退役军人这个阶层里也不例外,对表现差的人,政府或单位可不可以管理或处理?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当然可以管理或处理。

    如对知识分子阶层、对干部队伍等等阶层,单位行政领导和党组织可不可以对表现不好的人进行管理或处理?当然可以管理或处理,不能说对个别有不良行为的人的批评处理,就是在整体上对知识分子或干部队伍阶层的侮辱。是不是?若如此,谁还敢反腐?反腐虽然是对的,但从另一个角度讲,不是破坏了干部队伍的建设了吗?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周法兴的管理行为没有大错,是不是?

    事实是怎么回事?我们无法看到问题的全貌,但从文章报道看,个别退役军人肯定是有一些问题的,作为单位董事长的行政领导和党委书记这个党组织的负责人,当然有权利和有责任对其进行管理,如果不管理就是失职,对不对?

    在各种各样的单位里,单位负责人的工作方法是不尽相同的,管理行为或严厉一些、或激进一些、或宽松一些、或“睁眼闭眼”。哪一种比较好呢?相对还是严厉一些或激进一些的比较好,虽然这种严厉或激进也有弊病,但总比宽松一些或“睁眼闭眼”的好,任何一个领导干部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

    我说这个是不是实际情况?应该是实际情况吧?那为什么对周法兴的要求就那么高呢?更重要的一点,这跟整体的有关退役军人的管理工作有关系吗?根本就没有关系吗?为什么还要上纲上线呢?

    通过这件事不能不让人引起思考,我们的政府对群众舆论是不是有点风声鹤唳了?对群众的反应是不是过于敏感了?

    尊重群众意见是必要的,但原则性、是非观念是更要考虑的,群众意见有时是对的,有时并不见得全对,没有必要对群众意见“一边倒”,对群众意见有时候也需要引导、做做工作。

    这使我想到了延迟退休的问题,平均寿命提高了,健康时段延长了,延迟退休是大势所趋,有些群众不同意、不满意也得办,这是符合科学规律和社会现实的事。可我们的政府怎么办的呢?就因为部分群众有意见,就犹犹豫豫地迟迟定不下来,是不是没有必要?

    对周法兴的处理恐怕要产生后遗症,对单位的事情今后谁还敢大胆管?难道政府需要这样的管理效率和社会气氛吗?

    周法兴如果有错误,顶多是用语不太恰当,责成以后注意和改正就行了,似乎没有必要如此大动干戈。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