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世界贸易组织应裁决美国301条款无效!

2018年06月09日 09:17张二寅 A | A

    2017年3月7日,中兴发布公告称,已就美国政府出口管制调查案件达成和解,认罚8.9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62亿;另外,还有给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3亿美元(折合人民币20亿元)罚金被暂缓。总计罚款金额高达11.92亿美元,合计人民币约82.2亿元,创造了美国有史以来出口管制案的最高罚款纪录,这笔罚款已经超过了中兴2010年至2016年间的全部利润73.115亿元。

    中兴承认了3项指控:在未获得美国政府许可的情况下,向伊朗出口美国产品,妨碍司法,以及制造重大不实陈述。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美国市场对于中兴收益无足轻重,中兴为何不起立反驳,却甘受惩罚呢?

    关键在于芯痛!--如果没有美国高通的芯片,中兴将陷入休克。

    认罪交罚款,和解的日子只保了一年苟且。

    2018年4月16日晚,美国商务部发布公告称,美国政府在未来7年内禁止中兴通讯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

    2018年4月20日,中兴通讯总裁殷一民悲情陈述:这样的制裁将使公司立即进入休克状态,将直接影响公司8万员工的工作权利,直接损害8万个家庭的利益;将对公司为全球数百个运营商客户,以及包括数千万美国消费者在内的、数以亿计的终端消费者用户履行长期服务责任带来直接影响;将对公司全球30万股东的利益造成重大损害;将对公司对数以千计的、包括美国企业在内的合作伙伴和供应商履行责任和义务带来直接伤害。

    2018年5月26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推特称,将解除对中兴的禁令,不过要求中兴改组管理层和董事会,必须购买美国零部件以及缴纳13亿美元罚款,其称这是要维持中兴在“高度安全水准”的一种保障。

    美国制裁另一个主权国家公司,巨额罚款固然令人窒息,更为严重的是要求改组管理层和董事会。根据中国公司法,改组管理层和董事会的权利属于股东大会,也就是只有股东们才有改组权利,但美国总统与国会并非中兴股东,却要强行该权利,违反了中国公司法,损害了中国的法律主权。如此例一开,则意味着不需投入即可任免董事会、管理层,可以获取公司收益,可以决定公司生死,公司股东反而要给这位太上皇打工而毫无怨言。

    这是典型的滥用私权,强权政治。

    强者无敌吗?不,它也有打盹的时候,弱者有弱者的求生之道,于是阴谋诡计盛行,道德沦丧,暴虐屠戮,尸横遍野,满目疮痍,人间地狱。

    人类怎样才变得文明起来呢?

    个人让渡部分权利于公权部门,并切实遵守该公权部门的法律约束,同时享受它的保护,这不难理解,因为它体现了契约精神,由此形成了现代社会。

    同理,国家让渡部分权利于国际公权部门,并切实遵守该公权部门的法律约束,同时享受它的保护,这也不难理解,这就是国际社会的法则。

    成员是志愿加入的,成员权利与地位是平等的,成员之间发生争端要求诸于公权,而非滥用私权,以强凌弱,这是人类文明的进步。

    人类历史长河,大部为战争的阴云笼罩,尤其是20世纪前半叶,接连发生两次世界大战,给人类带来巨大的伤痛,为了避免此类悲剧的发生,1941年8月14日,美国总统罗斯福和英国首相丘吉尔提出一系列国际合作维持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原则。这份文件签署于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上的一次会议中,“在大西洋的某个地方”,被称为《大西洋宪章》。1943年10月30日,在莫斯科签署的宣言中,苏联、英国、美国和中国政府号召尽早建立一个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国际机构。1945年10月24日,经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和大多数签署国的批准,《联合国宪章 》正式生效,联合国正式成立。

    1944年7月召开的布雷顿森林会议设想在成立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同时,成立一个国际性贸易组织,从而使它们成为二次大战后左右世界经济的“货币-金融-贸易”三位一体的机构。1947年联合国贸易及就业会议签署的《哈瓦那宪章》同意成立世贸组织,

    美国为推行贸易自由化发起了关贸总协定,而反对成立世贸组织,直到1994年4月在摩洛哥马拉喀什举行的关贸总协定部长级会议才正式决定成立世贸组织。

    令人费解的是,美国一方面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另一方面却制定了《1962年贸易扩展法》,即一般301条款,后经《1974年贸易法》修订,《1988年综合贸易与竞争法》扩展,加入了知识产权特别301条款,贸易自由化超级301条款,形成广为人知的301条款大棒。即通过强化美国对外贸易协定的实施,扩大美国海外市场,迫使其他国家接受美国的国际贸易准则,以维护美国的利益。其本质是美国强权政治和单边主义做法在外贸领域的体现,利用贸易政策推行其价值观念的一种手段。

    美国作为联合国发起国、自由贸易的推动者,带头遵守承诺责无旁贷,但在加入国际组织的同时却背后藏了一根大棒,每年拿出来恐吓他国。

    如果美国认为自由贸易已经成为了自身利益的阻碍,那么可以率性退群,不必再承受推动者的道义约束。

    世界贸易组织的主要职责为负责对各成员国的贸易政策和法规进行监督和管理,定期评审,以保证其合法性。当成员国之间发生争执和冲突时,世界贸易组织负责解决。

    显然,301条款属于动用私权,损害他国主权,违背自由贸易,世贸组织应予以裁定无效,如果任其泛滥,表明世界组织已经失去了权威,人类文明再次倒退回一个世纪。301条款可以作为美国商会向世界贸易组织申诉的理由,而不是美国政府单边制裁他国公司的依据。

    2018年5月19日中美两国在华盛顿就双边经贸磋商发表联合声明,双方同意,将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中方将大量增加自美购买商品和服务、有意义地增加美国农产品和能源出口,并就扩大制造业产品和服务贸易、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鼓励双向投资进行了讨论。

    随后中国宣布,将从2018年7月1日起大幅下调大批进口商品的关税。

    但特朗普的画风又变了。

    2018年5月30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表示,他将推进对5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并遏制中国在敏感技术领域投资的计划。

    2018年6月1日,美国宣布对主要贸易伙伴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附加征收25%的钢铁关税和10%的铝关税。

    欧盟、墨西哥、加拿大三方不得已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申诉,并立即宣布各自的报复性措施。

    2018年6月6日,美国前财长 ?劳伦斯萨默斯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

    特朗普的重商主义贸易政策违背了所有战略准则。

    战略的第一条原则是有明确的目标。推文发了一条又一条,高级官员换了一位又一位,所有人都无法知道本届政府的首要任务是什么。

    战略的第二条原则是团结你的朋友并分裂你的潜在对手。特朗普做到了美国的对手未能做到的事:让全世界团结起来反对美国。

    战略的第三条原则是,以听起来可信的威胁作为砝码,这些威胁对谈判对手的伤害会大于对你自身的伤害。“停下,否则我就用枪射我的脚”之类的威胁根本没用,最近对钢铁征收关税的举动就属于这类威胁。

    唐纳德?特朗普把咄咄逼人的贸易政策置于其经济政策的核心位置。这些政策让世界大部分地区团结起来反对美国。将证明我们能力不行,从而削弱我们的合法性和实力。

    最后,前财长抱怨说,从来没有哪个经济议题受到了一位总统如此持久的关注或引发了如此大的争议。

    希拉里丈夫、前任总统克林顿2018年6月3日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访问时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时常在推特中伤别人,其对手希拉里更加「中箭」不少。“我不喜欢这种行为,若我小时候把所有时间都用来说其他人坏话,我妈妈会连续鞭打我五天。”

    人无信不立,国无信则衰。

    作为总统,其言行代表的是国家,国家不能言而无信,出尔反尔,欺世盗名。

    本文首发于第一经济

最新评论
14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