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闲聊红楼梦之金玉良缘(四)

2018年06月10日 10:27辛道南 A | A

    炮制与赞成“金玉良缘”的阵容不容小觑:王夫人、薛姨妈、薛宝钗、莺儿、周瑞家的(王夫人从娘家带来的陪房),现在还有元妃。所以才看到端午节元妃送宝玉和宝钗一样的礼物,这一下弄的宝玉也纳闷起来:“这是什么原故?怎么林姑娘的倒不同我的一样,倒是宝姐姐的同我一样!别是传错了罢?”这表明,从元春省亲到端午送礼这段时间,王夫人已就“金玉良缘”一事争取到了大女儿的支持。并且,此次端午节还不同寻常,元妃让贾府到清虚观打三天平安醮。这回的打醮可不简单啊!原来,清虚观的张道士给宝玉提亲了。

    看官你说巧不巧?前面薛宝钗刚过了十五岁生日,这边张道士提亲的小姐也正好“今年十五岁了”,而且“模样儿,聪明智慧,根基家当”也配得上宝玉,这不是说的宝钗又会是谁呢?这个提亲的张道士是个什么人物?他可是宝玉祖父贾代善的“出家替身”,先皇御口亲呼为“大幻仙人”,如今现掌“道录司”印,又被当今圣上封为“终了真人”,现今王公藩镇都称他为“神仙”的人。因此,他实际上是皇家的“御用道士”。所以他此次给宝玉提亲,很有可能就是受了元妃之托。从小说行文中其提亲的刻意痕迹可以看出一二:首先是张道士主动向贾珍提出要拜见贾母,然后就突然提亲。

    看到这里,看客应该明白了为什么此次打醮王夫人没来了。按规矩,贾母到哪里,王夫人就陪到哪里,而这次竟然不陪,给出的理由是:“一则身体不好,二则预备着元春有人出来。”可打醮本就是元春嘱咐的,为什么不去呢?分明是知道会发生什么,因此缺席以避嫌。得知贾母不仅自己要去,还要带一大帮人去,笑道:“还是这么高兴。”为什么要这么说?因为她心想,元妃支持宝玉和宝钗的婚事,你现在还这么高兴,呆会有您老人家烦恼的呢。”而这笑着说,反映出一种幸灾乐祸看笑话的心态:现在元春发话了,你老人家也没辙了吧?你安排的宝黛婚姻,就要泡汤了!此外,她还放话:“有要逛的,只管初一跟着老太太逛去。”这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金玉良缘”的好事在打醮时就要给定下来了。

    王夫人打的是这个主意,那么贾母呢?她会看不出王夫人他们的用意?怪不得她要带那么多人去了,而且还叫上了薛姨妈、宝钗她们--原来她就是要当众人的面破掉这个“金玉良缘”。

    面对“御用神仙”张道士的提亲,贾母轻描淡写的说道:“上回有个和尚说了,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娶,等再大一大儿再定罢。你可如今打听着,不管他根基富贵,只要模样配得上就好来告诉我。便是那家子穷,不过给他几两银子罢了。只是模样性格难得好的。”

    这段话有两个意思,一是给宝玉说亲不见得要门当户对,女方家穷一点也不要紧,只要模样性格好就行,你想那宁国府的贾容媳妇秦可卿,不就是小户人家出身吗?荣国府大太太邢夫人,也是普通人家出身,所以贾府虽然在乎门第,但并非死嗑不放,这样金玉之配的说法就被否定了。二是宝玉婚事的决定权在我老太太这儿,别人说了都不算。

    另外,贾母针对有和尚提金玉相配的说法,也来了个“上回有和尚说”,意思就是你们能胡诌个“和尚说”,我就不能也来个“和尚说”,我这“和尚说”没考证,你那“和尚说”就有考证了?别拿这些个没影儿的事糊弄人好吧!

    在不动声色轻描淡写的否定了金玉相配之后,富有智慧的贾母还下了个“套”。张道士为拍贾府公子小姐的马屁,献上了一盘饰物,小说写道:

    【贾母因看见有个赤金上翠的麒麟便伸手拿了起来,笑道:“这件东西好像我看见谁家的孩子也带着这么一个的。”宝钗笑道:“史大妹妹有一个,比这个小些。”贾母道:“原来云儿有这个。”】

    其实,湘云有个金麒麟,贾母岂能不知?她之所以要明知故问,目的就是要告诉大家,金器饰物到处都有,是“谁家的孩子”都可以佩带的,没有什么佩金的就必须有镶玉的去配的说法。这里她还让聪明的宝钗也上了当,到底是年龄大的人阅历丰厚,聪明如宝钗者也会被引着出来现身说法否定金玉相配之说。

    在委婉拒绝了张道士的提亲后的第二天,贾母就不去打醮了。三天打醮,只去了头一天,原因有二:一是宝玉不高兴张道士提亲,二是黛玉中暑了。实际上黛玉中暑只需要有丫环侍候着就行了,何必都不去呢?原来贾母已经达到了否定“金玉良缘”的目的,所以就必要再参加打醮了。由此可见,高鄂在后四十回写贾母抛弃黛玉,成为宝玉与宝钗结合的主谋,是他最大的败笔,违背了贾雪芹的愿意。

最新评论
2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