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修养不是自由知识分子的特权

2018年06月10日 10:28陈建霖 A | A

    一谈修养,很容易将日常和礼貌,乃至生活小节和修养等同。这个现象,和自由知识分子不遗余力地潜移默化的宣传有很大关系。此外,也是经济发展后人们对高质量生活的需求,或者说毋宁是情感享乐的需求的提升有很大关系。

    但是,修养(特别是生活细节的修养,乃至礼貌度)本质上是和阶级,现在更多是谈阶层,其本身的社会地位,文化程度,职业岗位等,以及整体物质水平有很大关系,而非是孤立地谈一个人的所谓修养。孤立地谈修养,尤其还是片面截取修养的概念,很多时候是自由知识分子顽强表现其价值观,并且有意无意维护其内心之精神傲慢的特权而已。

    修养是一个人的品格修炼的过程。那么,人的品格都有哪些呢?

    人的品格分为三大类,即:信扬品格,谦和品格和内养品格。

    信扬品格,即是勇气,胆气,坚韧和毅力,勤奋和奋斗等。

    谦和品格如《了凡四训》之“谦德之效”,“改过之法”。也可表象为现在谈修养表述的礼貌,生活小节等。

    内养品格,就是对人生生死解脱的豁达和释然。直接的表现就是念佛往生,这是最终标准。

    如此,方是真正之修养。

    那么,现在网络上乃至一些所谓名家谈的修养是什么呢?基本不过局限在谦和品格的一部分,并且很多还是浅表层的礼貌和生活小节而已。

    先不说内养品格,就是信扬品格,现在又有多少自由知识分子去谈,又有多少学校的老师去谈?不过是不断强化个体之生活细节的修养而已。

    我们不是否定个体之谦和品格的修养。同样,个体谦和品格的修养也是十分重要的。我们要反思的是,为什么我们会有意无意忽视世俗人生中同样重要的信扬品格?而这些品格,除了在军队,或者一些企业提倡之外,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教育的实际中,特别是社会网络主流价值中对修养真实有意无意的截取?这个是我们需要警惕的。

    当然,确实是和整体社会经济发展的现实有关系,但是,同时是自由知识分子价值观的主导权逐渐向特权化发展有很大关系。一方面整体社会,特别是我们国家的安定,造成我们对信扬品格需求的下降。比如,在战争年代,在民族危亡时期,那么,谁能去和侵略者斗争,奋斗,战斗,那么,谁就是民族的英雄,就是《最可爱的人》。他们的品格,就是主流的、最好的修养。而今日,我们也谈居安思危,但是,连居安思危的品格都不谈,而是有意无意用生活小节的礼貌,去矮化和自残一个民族的精神,不知道这样的修养是什么样的修养,这样的修养,要把一个民族带到何方的民族。如果说得极端一些,本质不过是温饱思淫欲的情感享乐而已。

    所以,谈修养,一定要把三大品格谈全。而不能仅仅谈谦和品格,特别是不能仅仅执着于一点礼貌修养。更不必用礼貌的生活习惯,去过多要求经济和生活水平刚刚提升几十年的国民。应当多谈信扬品格,这是团队,企业国家和民族整体需要的。自由知识更应多反思自我之信扬品格,而非是以自我之知识工作岗位的优势,而沾沾自喜于自我小修养,进而用自我这种小修养而去谈什么国民性。什么是国民性?国民性不是什么个体之小修养,而是国民之整体组织性,是需要有牺牲奋斗精神之先锋所领导和激发的。自由知识分子的思想,教导出来真正的国民性,是不可能的。这个回忆一下近代史,就不难看出。

    最后,一定谈内养品格,这才是最终之根本。信扬品格和谦和品格,最终要归于内养品格,即解脱生死之念佛。但是,内养品格不破信扬和谦和。因为,出世真法不坏世间善法。

    南无阿弥陀佛

最新评论
2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