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美国再次伟大的必由之路

2018年06月11日 08:50陆航程 A | A

    ——第四版《中美联手创立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之七

    美国作为最完整的社会资本信用经济创立国,继续维护社会资本信用价值、扩充社会资本信用价值生产规模、继续引领和扩充全球虚拟经济信用价值生产体系,建立“信用价值全球化共享经济”才是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必由之路。

    社会资本信用价值生产,需要庞大的金融体系,美国具有这样的金融体系,但缺乏信用资产价值资源,资本就会死亡。

    美国若想再次伟大,除了满足蓝领就业的短期需求之外,更要着眼于社会经济总循环中产业链顶层、70%权重、更高级生产方式为主的经济结构的振兴,继续发展社会资本信用价值生产。

    美国的力量,首先来自由银行、证券、保险、信托、基金等金融企业所组成的遍布全球、不受他国控制的金融机构体系,其次来自未来的智能化科技、智能化教育、智能化医疗、智能化信息、智能化咨询等软实力。美国再次伟大,必然是通过社会资本信用价值金融体系推动未来的智能化科技、智能化教育、智能化医疗、智能化信息、智能化咨询的全球产业化发展。

    资本主义最强大的力量来自资本本身,来自金融资本实力,来自对资本的发现与聚集,来自资本的汇聚于利用,来自发现并挖掘支持资本增长的信用资产价值来源,更来自由强大社会资本信用资产价值资源支撑的金融资本的规模化、体系化运营能力的加强--经济发动机的修复与强健。

    在全球化的今天,美国经济早已不依靠产品利润的积累,着眼于仅占GDP不足20%的第二产业,试图通过恢复全面占优的工业化产能来振兴经济已不可能,在美国国内大举建设公共实体经济和基础设施也会遇到体制、法律和既得利益集团方面的严重障碍,需要进行全面的社会改革,显然,短时间内也难以实现。那么是否有可能以最短的时间内获得公共实体经济信用资产价值资源的支撑呢?

    答案是肯定的。途径是:去发现和挖掘全球的公共实体经济信用资产价值资源,去把这些孕育在全球的社会资本信用资产价值资源“金矿”挖掘出来,去推动社会资本信用资产价值生产的全球化,从而再次形成真正的、更大规模的信用资产价值产品、及其后发展的丰富的衍生品,把它们销售到全球去,组织起庞大的信托投资资金,在全球最具投资价值的公共实体经济信用资产价值资源来源地,投资建设能够继续提高标的对象公共实体经济信用资产价值的人文产业项目,推动教育、医疗、金融、创新创业等跨国服务贸易规模,向这些地区输出美国的高端服务贸易出口。

    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就能壮大美国的金融业,使美国继续成为全球虚拟经济社会资本信用价值生产的领导者,继续成为更高级生产方式的领军人。

    所有逆全球化的举动是没有出路的。美国需要的不是对劳动价值生产的贸易保护,而是对社会资本信用资产价值资源的再挖掘、再生产的全球化进程。

    在挖掘信用资产价值资源的同时,要特别在适当地点、与有效公共资源结合,用更主动的投资经营方式,建设公共设施和人文产业公共服务跨国贸易产能,参与全球范围的公共实体经济信用资产价值资源增值性建设,弥补美国信用价值生产产能遇到的资源错配天然缺陷。

    美国发生次贷危机,部分说明美国的社会资本信用资产价值资源枯竭了,或者地区性、私人性信用资产价值资源过度开发了;也说明社会资本信用资产价值生产的全球化程度不足,一国之资源,已经容不下信用资产价值生产的过剩产能,由此产生的全球金融海啸,说明世界出现了社会资本信用资产价值生产产能与信用资产价值资源的错配,既发挥不了美国的社会资本信用资产价值生产产能,也满足不了全球对美国社会资本信用资产价值生产的需求,迫切需要开发新的社会资本信用资产价值资源“金矿”。

    几点说明:

    1.2018年,注定是众多历史事件发生的一年,也是众多“痴人说中梦想”的一年,中国元首与印度总理非正式会谈;金正恩跨过三八线与文在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特朗普与金正恩约定见面……,这些事件如果一年前有人敢于预测,世界上无人不说“那是痴人说梦”,而现在这一切却被“没敢露面”的痴人说中(假如真有这样的痴人的话)。

    2.在美国加大对华贸易战、科技战、中国力怼,继续下去,就可能发生中美全面对抗的局面下,这里却在谈论未来可能发生的中美合作的基础、方式和路径。这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谁知道呢?谁让赶上2018年,谁敢说,这一切注定不会发生?与其未来大吃一惊,不如现在潜心研究,是否真有实现的客观依据。

    3.尽管特朗普发动了对中国的贸易战,要求中国将天然气的采购对象从其他国家转移到美国,目的是拆散中俄两国战略伙伴关系。但就在特朗普身边,也有许多期待与中国合作发展的力量,我们需要争取的就是这部分力量,这是我深入研究、反复修改有关中美合作发行国土证券相关文章、促成中美两国在金融领域深度合作的初衷。尽管现在看来这些研究有点“异想天开”,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反复研究的结论是,基本逻辑是科学可信的,坚持传播开来,总有一天机缘巧合,就能够实现梦想。

    4.本文中关于“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概念,均引自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信用价值论》,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5.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政府管理下的货币、股市等信用资产价值生产;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理、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

    6.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资产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应和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额外增加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资产价值——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7.本文中关于“地租利得”概念,引自何新先生所著《反主流经济学》。

    --陆航程的博客、陆航程的blog - 草根网

最新评论
8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