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特色社会哲学(探索)中的唯物论和顺序思维

2018年06月14日 07:47段修斌 A | A

    ——复曹耀成《改变、不变和病变》等

    为了课题探讨的名称问题,曾引出了一场辩论,并由此而扩展开来全面开花,几近涵盖了这一探索的全盘,相当于对其进行了一次全面体检,有些不足之处也得以补充完善,效果还算不错。而对于课题名称,自己也将其改称为“特色哲学(探索)”,如此既更能贴近实际,也不会产生什么政治风波而争来争去,会省却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通过前文的“中哲与马哲运动观比对表”也可以看出,虽然这两种哲学大同小异,但在与近现代自然科学发展的事实结合后会产生一种新的哲学,其既与中哲和马哲相通,却又与其有所不同,的确具有着某种现代特色,更能反映客观实际,这也不容否定。但由于自己不属于科班出身,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哲学及相关培训,也不太会写专业文章,属于十足的野路子,在行家看来,肯定有欠规范,所以,如果搞专业哲学研究的组织或个人认为其有用那就拿去,而如果认为没有参考价值,那就属于我们草根们自己凭兴趣搞着玩,有什么责任由我自己一人承担(自己当初对草根网刘祥生博主曾这样承诺过,前些天自己在向所在组织汇报时也是这样讲的)。

    这种特色哲学探索,自己虽然前期进行了一番科学考察,但也是在我们草根们的互动中不断前行的,自己对其的认识也是逐步深入的,既然曹老师等不愿意继续辩论下去,对有些问题的挖掘也就暂告一段落,而对其所反映出来的问题,也有必要再整理一下,有些素材不应该白白浪费。

    社会科学属于马克思主义所阐释的最重要内容,也不得不对其予以特别重视。前文借与曹老师的论辩就自然哲学探索问题大体整理了一下,本文就借与曹老师论辩中所反映出的社会哲学问题再次综合一下,力争将问题说深说透,搞懂搞通。如果曹老师和其他众网友还存在不同看法,仍可以继续深入交流与探讨。

    一、特色社会哲学(探索)之特色

    在此说“特色哲学(探索)”并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而是这种探索结果与中哲和马哲基本相同,但却也有所不同。

    (一)特色哲学探索需要有个名称

    大家知道,不管是中哲还是马哲,一直都是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混在一起进行哲学研究的,基本都属于自然哲学,并没有专门的社会哲学,由此,一些自然与社会科学问题也就很难说得清楚,产生了一定的模糊性,引起了各种各样的解读和难以避免的争论。

    对中哲与马哲解读的不同版本,既存在于历史中,也存在于普及开来的现实网络中。尤其是在民间,随着言论自由度的提高,各种版本花样百出,与一些宗教等唯心论混在一起,论争异常激烈,自己就经历过多次这样的辩论,现在仍在继续。这既能反映出人们对哲学和科学理论探索的热忱和积极性,也能反映出我国目前意识形态混乱的现状。在这种混乱中要想冲出迷茫,既需要理清探索的思路,也需要不断地修正偏差,力求反映客观真实。

    其实,自己一开始并没有想探索理论问题,更没有想要探讨哲学,这些都是在对一些问题的弄懂弄通中自动反映出来的,好奇心引起了自己进一步追究的兴趣。

    在追究的过程中,自己也渐渐形成了基本的思路,以实事求是为基本原则,以中哲+马哲+近现代科学三者结合为基本框架,广纳并蓄各种学说的优长,从而使其与客观事实融会贯通,朝着现代化方向发展。

    根据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的分类,由于其本原和运动规律不同,它们自然需要各自的哲学。所谓“特色哲学(探索)”,虽然其基本原理与中哲和马哲相通,但却根据中国思维和马克思主义原理理出了专门的劳动观社会哲学,这是其最大的不同。由于其原理相通,再加上自己一直担心引起非议,所以一直也就将其与中哲和马哲混在一起予以探索,不加区分。

    随着讨论的深入,发现有的网友对这种探索一点也不了解,更不知其意义何在,所以就不得不对其有个名称了。这是探讨所需,它需要有个名称,不然人们还是会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继续混在一起运用模糊性哲学来理解,会有碍对马克思主义原理的深入挖掘和阐述。

    (二)让我们看图说话

    由于曹老师属于数学系毕业的高材生,所以他在与我的论辩中,着重对“0→历史→现在”运动逻辑中的0进行了辩驳,曾专门撰写4篇大作对其进行了批判。而对于这个0,许多人可能很不以为然,也很少有人对其进行研究,自己也难以与人一起进行探讨,多亏曹耀成老师被激怒后连续发文展开讨论,才将这一问题的探讨进一步引向深入。

    不瞒大家(在此也就不谦虚了),自己是在选学自然科学十几年后才追踪到这个0的,很费了一番周章。在一系列谜团的困顿中,0的跳出,使自己一下豁然开朗了起来,的确有种茅塞顿开之感,由此而敏锐地意识到,目前的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理论中所缺失的正是这个0。开始,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它属于哲学(一直将其作为“基础理论”),是后来随着与大家讨论的深入才逐渐将其归入哲学探讨,由此而理顺了顺序思维,重新从自然与人类社会的源头审理一些哲学的基本问题。自己认为,与大家一些认识上的不同,主要就在于顺序思维与逆序思维的不同。

    由此再进一步仔细审视中国古代哲学和马恩著述,这个0又都包含于其中,虽然其有些若隐若现,但其存在是不可否认的,所以自己后来的探索就是努力挖掘中哲与马哲中的这个0及其顺序思维。当然,由于这一问题很少有人感兴趣而讨论不起来,自己一直对有些网友不停地挑逗,激励其与我一起进行探讨,对此曹老师文章中也曾提起过,自己并不否认。

    在曹老师对前文数轴的论辩中,他曾提到对数字“1,2,3,4,5,……各是什么?劳动有无区别,有什么区别?”的究问,对强调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也屡有非议,下图会尝试着着重对其解答一下。

   

    注:1)该示意图属于唯物主义运动观和顺序思维,明确标明人类社会的人性与动物性一直处于对立统一的双相运动中,它既符合中哲的阴阳与马哲的对立统一规律,又很好地解释了马哲的历史唯物主义。

    2)这种顺序运动的根据归属于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及历史唯物主义,它很清楚地阐明了一系列重要问题:

    A、为何资本主义社会之前的理论一直被解释为“丛林法则”的动物观,而马克思主义属于劳动观?为何说我们社会主义属于更加“人性”化的社会?

    B、为何说我们的社会主义属于劳动(人民)当家作主?为何说社会主义解放了劳动生产力?

    C、新中国建立后,我国的劳动生产力发展为何快于资本主义?并且其还将继续快速发展?

    D、是否能解决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的“真懂真信”和“四个自信”问题?是否更明确地解释了中共的性质和我国的近现代史?是否说明我国的社会主义使中国结束了2000多年的“历史周期律”,从而使我国步入了“新时代”?是否能够将官僚的贪污受贿和腐化堕落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由全社会监督并促使社会风气根本好转?是否应该对我们的社会主义政治体制更加充满信心?是否能够改善青少年教育,并进一步激发全社会的劳动创造热情?是否能够启发人们进一步凝聚共识,促使我国社会更加文明和谐并凝神聚力谋发展?等等……

                                          人类进化示意图

    通过示意图的“注”列出许多条目,既可以节省大量论证篇幅,也能使一些问题更能一目了然,集中体现所图示的内容。

    从示意图可以看出,在人类诞生之前,类人猿一直是寄生于自然,一直受自然所摆布,而在人类诞生之初,人类改造自然的能力非常低下,主要是受自然所摆布,其人性很低,而其动物性则很高。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其改造自然的劳动能力越来越强,人性在不断提升,而其动物性则在相应的不断降低,人类在不断地进化中。发展到资本主义阶段后,人类改造自然的劳动能力成长加速,由此马恩才总结道,“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自然力的征服,机器的采用,化学在工业和农业中的应用,轮船的行驶,铁路的通行,电报的使用,整个大陆的开垦,河川的通航,仿佛用法术从地下呼唤出来的大量人口,——过去哪一个世纪料想到在社会劳动里蕴藏有这样的生产力呢?” 这说明,在以往的发展阶段中,资本主义是发展最快的阶段,其人性(含劳动能力和知识等)的提升也是最快的阶段。

    但也不得不承认,在资本主义社会之前,人性一直被动物性所压制,劳动一直处于被压迫的状态,而只有到了社会主义社会,劳动才获得了解放。通过示意图更进一步说明,我们的社会主义为什么更具有人性和劳动性,为什么会发展更快。

    (三)特色社会哲学探索是否属于唯物论?

    唯物论属于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前文曾说过,按照恩格斯的定义和阐释,中国的《易经》或“气一元论”哲学属于正版的唯物主义。那么,在此提出“特色社会哲学探索是否属于唯物论?”这是想与曹老师进行深入探讨。

    在与我论辩的《评宇宙本原论(一):缘起》的评论栏5楼,曹老师曾居高临下地对这种探索有些霸气地评判道,“尽管我一直不看好他的探索成果,但也数次肯定他的探索精神(2018/4/18 9:26:06)”,几乎是以“网霸”的身份给判了死刑,对此也不得不继续掰扯掰扯。

    恩格斯的《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一文,指出人类从动物状态中脱离出来的根本原因是劳动,人和动物的本质区别也是劳动。再请看上面的示意图,它是否能够表明人类起源于劳动?是否标明了是劳动在推动着人类由低级向高级的不断进化?人类社会的运动与发展是否唯物于劳动?

    在前文《马列的宇宙与曹耀成的宇宙》中曾说道,“人类社会的从无到有,劳动是其最基本的运动。人类社会可以没有宗教,可以没有儒道释等学问,可以没有《心学》、《注目礼》与什么“思想情感”,自耕农甚至可以没有货币和阶级斗争,但离不开劳动,因为没有劳动不但无法生存,也不会有人性、道德与文化等等。由此,社会科学理论必须要唯物于劳动,人与自然的矛盾才属于人类社会最基本的矛盾,否则就属于无根理论。”

    “如果要问,我国传统社会科学最缺的是什么,它会告诉我们,其最缺的就是劳动,最需要马克思主义予以补充完善。”

    那么请问曹老师,以上“人类进化示意图”是否反映得正是马克思主义人类社会唯物论的最基本观点?它是否能够杜绝社会科学中诸多的唯心论?这种“特色社会哲学探索”是否有其必要?是否这样更能够准确而深刻地阐释马克思主义的劳动原理?

    1、人类社会是否由劳动或改造自然开始,是否由劳动创造了人类社会的一切?人类社会是否应该唯物于劳动创造?

    2、人性与动物性是否守恒(请看中间那条横线和那个0),是否人性越提升而动物性就越降低或消退?改造自然的劳动是否可以推动人性的增长和人类的进化?

    如果是这样,那么曹老师居高临下的那种霸道口气究竟又是从何而起呢?

    (四)特色社会哲学探索是否属于顺序思维?

    这个问题也是在与曹老师共同探讨,也请对照上面的“人类进化示意图”。

    前文数轴中的数字“1,2,3,4,5,……”,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它属于一种象征意义,并不一定非要代表具体的概念,但尽管这样,根据曹老师的苛刻究问,还是尽量满足了其要求。

    “0→历史→现在”的顺序运动逻辑是中国传统哲学固有的思维方式,也属于马哲历史唯物主义的思维逻辑,其五种社会形态就明确地说明着这一问题。

    那么在此请问曹老师,您是否能认可事物的纵向运动与横向运动有别?其是否存在着四维时空与三维时空的不同?您是否仍要坚持不应该“把持续变化的事物硬生生的分割成历史和现在”?是否仍要坚持您那种历史与现在不分的三维哲学时空?

    “历史”是否属于“第一层”,而“现在”是否属于“第二层”?没有历史是否会有现在?对于这样的逻辑关系,难道还有疑问?

    (五)由0追出了人类文明、人性道德和意识形态之根

    不讲人性的哲学与科学是没有说服力的,通过上面的示意图非常直白地说明,马克思主义并非像许多人所理解的那样只讲“阶级斗争”,其实它最讲人性。

    从目前社会学普通意义上讲,中西文化的区别就是“性本善”与“性本恶”的区别。而运用我们的特色哲学思维反映,西方资本主义理论明确属于人性与动物性不分的动物观,而我们的社会主义则属于劳动观。

    前面曾有两篇拙作《人性=劳动性》和《马哲与人性》专门谈了人性的问题,后来关于人性这一课题,钊哲先生曾在草根网连续发文20多篇与我展开论辩,但可惜的是,管理员为了避免争论,终止了这一讨论,所以这一课题在草根网也一直处于悬而未决状态,未免有些令人惋惜。

    对于人性问题,在中国历史上恐怕没人比孔子更为看重,其教化社会的《三字经》开篇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由此而奠定了其整个社会科学理论的基础,也由此而得到了世世代代的尊崇,并将其尊称为中国的“文圣”,享有崇高的历史地位。但也不得不承认,由于历史和科学发展的原因,不管是儒学还是道学或佛学,如同西方等社会科学一样,一直都没有解决人性的本质含义,都缺失劳动这一最基本内容。

    而西学东渐以来,我国学术界由于受西方哲学思维影响,也一直是人性与动物性不分,甚至许多学者一直将人性理解并解释为“自私性”,在网文的大量篇幅中,一直充斥着这一谬论,严重影响着我国的社会主义文化和道德建设。

    俗话说“鼓不敲不响,灯不挑不亮;话不说不透,理不辨不明”,幸亏曹老师较那位钊哲先生进了一步,直接连发多篇文章探讨0的问题,促使这一问题能够与人性问题衔接起来,并能通过恩格斯的人类起源论将其进一步讲深讲透。

    通过示意图可以看得很清楚,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由劳动所创造的,包括一切文明或文化。劳动属于人类社会之根,更属于人类文明、人性道德以及马哲意识形态之根,这是非常明确的事实,容不得任何人华言巧辩。

    看看许多网文,不但搞不懂人类文明是由劳动所创造的,而且仍在大肆宣扬唯心论,还竟然连篇累牍地大谈什么文明。而靠“之乎者也”所宣扬的那种“文明”无非是装出来的假文明,其同样会对社会产生华而不实的不利影响。

    二、关于曹老师的“社会主要矛盾系列”

    据曹老师文章介绍,他自己有些“年纪大了,思维不能随时转换,好几天老围着一个问题”,我看倒不是这样,而是他始终浮在面上,脑子很乱,围绕着一些热点问题“好几天”就能转一下,思维中始终没有个准些的定盘星,所称量出的“斤两”也就很难说了。现在曹老师《想写一个关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问题的系列》,而从其所透露的信息来看,无非是将我们新党章中所阐释的内容改成由他说的而已,并且还会将其导向另一种空话大话连篇的方向,所以还是谨慎些为好,不然会害人害己,真的要发生那种“崩冇根(济南方言)”的“病变”,会给社会带来不利影响。

    其实以草民之见,如果思维没有定盘星,或您的定盘星没什么准头,不如将我们现在所探讨的问题继续深入下去谈谈劳动之道,它更能通过我们的草根视角为他人研究提供参考。您弄些什么“圣学、道学、释家”等来阐释我国社会主要矛盾问题,反而会将好经给念歪了。

    曹老师虽然自称“是个平民”,但却满脑子“圣学、道学、释家”思维,难怪其将马列的世界观理解为佛教的“大千世界观”了。所以,还是多钻研一下人类社会诞生、演化与运动的实际和马克思主义原理为好。若对马列原理不继续下些功夫,甚至将其画进“圣学、道学、释家”那个“圈”,那可不是一种正确的选择,否则就像您欲想要点亮的那盏灯一样,那是一盏圣人和宗教有神论之灯,并不是劳动人民的劳动创造之灯。所以,在您自己的思维中首先需要安装好一套基本的“操作系统”,先找准唯物论(劳动)这个定盘星,然后再去钻研什么这学问那经典,那样会弥补其一些不足,也会产生不一样的理解效果,并为社会发挥正能量。

    所谈意见妥否,仅供曹老师参考。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