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强国摘录(163)

2018年06月15日 12:01谢昭武 A | A

    人自觉或不自觉地都有按自己的愿望改变别人的天性,而这种自以为是、好为人师的人最容易失望。因为这种天性只是一厢情愿,而且太脱离实际。

    --张文木

    政治是什么?政治是一种机制或格局,在其中使自己的敌人越来越少,朋友越来越多;如果不出这个机制或格,那对朋友尤其对盟友就不要要求过高,否则不免要落个“水至清则无鱼”下场。

    --张文木

    世界政治就是一个国家间力量的合力场,其中,每国的国力伸缩都有其极限和底线。一国国力伸展的极限,在很多情况下就是他国安全的底线。而能最大限度的扩张国家利益同时又能在国力不及处实现战略收缩,是优秀政治家必备的素质。

    --张文木

    有效边界就是一国国力可以有效到达并发挥有效作用的合理边界。

    --张文木

    目标没有可匹配的手段和可支撑的资源,这样的目标就只能是海市蜃楼,而建立在海市蜃楼上的战略就注定是不可持续的。

    --张文木

    战争输赢本身并没有意义,只是看谁在适时妥协之前在资源可支撑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赢得了国家利益。

    --张文木

    只有尊重对手的敌人才是可怕的。

    --张文木

    历史表明,凡是学问越做越虚的时候,也就离亡国不远了。唐玄宗的时候,唱歌,唱啊唱啊,安禄山一下子把他赶到成都去了,他不唱了。宋时,空讲理学,讲得玄而又玄,结果北方游牧民族南下,一下将大宋皇帝赶到杭州去了。就是出现几个有志气的,像岳飞、文天祥、辛弃疾等,但他们也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张文木

    真学者应该扎实研究中国的实际问题,在解决中国的困难中成长。

    --张文木

    战国时的齐国怎么灭亡的?太有钱了,一有钱就饱暖思淫欲,脑子就不行了。富不过三代,因为第一代打出来是有江山的,有经验。第二代有财富,财富使经验消失了,有钱就没有经验,有经验就没钱,没办法,经验又不能继承,只有继承财富。当你继承财富的时候,上帝就不给你经验了。所以有很多有钱家的孩子,或政治家总把孩子放到艰苦的地方去,从小就下去,只有下去才能接好班

    --张文木

    能做下人才能做上人,能吃多大的苦,才能享多大的福,是辩证的。直接从福过来就什么都做不好。

    --张文木

    大衰落带来的就是大觉醒,大灾难就是大成长。

    --张文木

    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巩固人民的政权,是正义的事情,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

    --邓小平

    大家知道犹太民族是相当聪明的,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他们也只是小聪明,公纪元初犹太民族被罗马人屠城,而后便失去国家,就流浪于世界,因此也没了国家观念。2007年有一个长期侨居法国的华裔剧作家叫高行健,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记得他当时说祖国是随他走的,可犹太人的“祖国”也是随个体犹太人一起走的。结果走到哪里呢,走到纳粹的焚尸炉里去了。犹太人的耶和华大神,是在犹太人命运最悲惨的时候出现的,但这个救世主并没有从纳粹集中营中救出多少犹太人。就个体而言,犹太人是相当聪明的:马克思是犹太人,爱因斯坦、弗洛伊德都是犹太人。犹太人不仅学问做得好,也能赚钱。但是钱也没有能拯救他们。这说明那只是小聪明,如果没有国家,那他们的命运将是很悲惨的。

    --张文木

    革命是古今大国崛起的一般路径,谈国家就不能不谈革命。与此相反,鼓励或诱导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放弃、自我厌弃继而否定自己革命的“身世”并由此失去文化自信,是西方国家在其殖民地推行殖民文化的重要路径。

    用长期和间进的方式销蚀一个民族的战斗精神,是西方殖民主义推行对外文化战略的重要手段,而让被压迫者放弃武装则是这些计划内容的核心。鼓励第三世界国家放弃革命、继而放弃斗争是西方殖民文化中最隐蔽的内容。

    --张文木

    国家是阶级斗争的必然结果。用普世主义或虚无主义的手法否定阶级的和民族的革命,就会抽掉了这个国家价值基础及建立其上的国民文化自信的基本前提。

    --张文木

    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

    --张文木

    国家面临的地缘政治环境与人出生面临的不能选择而只能接受环境一样,是决定国家政治的先天条件。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地理版图过于破碎的国家,其发展的可持续性及其文明的延续能力都受到天然的制约。看看世界历史地图,中世纪四大文明古国中最早消失的是“巴比伦王国”,为什么,中亚两河流域的国家太多且对等破碎。欧洲文明的源头是希腊文明,它与古巴比伦文明一样较快消失,其道理也是希腊城邦过于且是对等破碎,这使得北方的马其顿很容易征服了希腊全境。罗马崛起并统一地中海后,马其顿又为更大版块且没有周边制衡的罗马征服。尽管欧洲文艺复兴拯救了希腊文明,但欧洲人非但没有消除而且还继续和深化了造成希腊文明消失的地缘因素。

    公元800年,也就是我们唐朝的时候,欧洲也曾为查理大帝统一过,但到公元843年欧洲被查理大帝的三个孙子一纸《凡尔登条约》给一分为三了,自此,欧洲大陆的地缘政治就被植入了一个因对等破碎而极难修复的根基,这种破碎性持续深化,最终演化出目前这种中间小四周大--亚洲是中间大四周小--的版图。这是两次世界大战爆发于欧洲大陆的地缘政治原因,而这一切又反过来为处于欧洲大陆边缘的小岛国--英国最终成长为可以操纵欧洲并主导世界政治的大国地位提供了天然的地缘政治条件。欧洲大陆的地缘政治版图的破碎化使英国获得了巨大的战略利益,这也使英国人天然学会并熟悉了用制造分裂的手段来弱化其对手国家经验。由此反观同是岛国的日本,由于其面对在东亚大陆处于主体版块地位中国,则始终不能有与英国那样的地缘战略优势。

    --张文木

    有了战国的痛苦经历,大一统意识就成了中国人心理深处的最稳定的文化积淀。中国人总是“劝和不劝分”,这反映在中国文字中就是:一个中心为“忠”,两个中心为“患”。《荀子·议兵篇》:“权出于一者强,权出于二者弱,是强弱之常也。”董仲舒说:“心止于一中者谓之忠。持二中者谓之患。患,人之中不一者也。”韩非子说:“一家二贵,事乃无功。夫妻持政,子无适从。”

    --张文木

    财富按规则分配的,规则是由暴力的胜负决定的。不是生产的人能够致富,而是定规则的人才能够致富。世界究竟打什么呢?并不是单纯为了打输赢,而为了打规则。规则定后,胜利者就不允许别人来改变这个能给他带来不尽财富的规则。立规则的人在文化上就要为这个规则造“神”,西方人为东方人立的神是什么呢?当然不会是毛泽东,不会是格瓦拉,更不会是马克思,他们只能丑化东方人民的反帝反霸的英雄。

    --张文木

    尼赫鲁继承甘地和平主义衣钵,他从英国人手中和平接过政权,以低成本“革命”,换来的却是未来高成本的发展。印度独立后,从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资料所有制基本没动,这庞大的利益集团纠结在议会中,错综复杂的利益网使政府什么都搞不下去。在印度搞基本建设的成本要比中国大得多:凡事都不能绕过多如牛毛的产权。雁过就得拔毛,没有钱你就什么也不能动。

    --张文木

    哲学是讲边界的,战略哲学是讲力量的极限和底线的。好的军事方案是敌人越打越少,坏的军事方案是敌人越打越多。

    --张文木

    战略家在设计战略目标时,不在于目标的逻辑合理,而在于目标所涉对手数量的合理:如果有两个或以上的对手,这个目标就不可行了。道理很简单:“1-2=-1”。当年俾斯麦为统一德国,在南方打败奥地利后,皇帝身边的将军还要直捣维也纳,俾斯麦就死活不答应。因为这意味着德国要在奥地利这个对手之上再添加了法国和俄国,这是德国国力不可承受的结局。俾斯麦在回忆录中说他当时“情绪极坏”,真想跳楼以死相谏。

    --张文木

    罗斯福去世后,美国人在欧洲人面前从奴隶到将军,此后的美国战略开始飘飘然并失去了有限性哲学。1946年3月,丘吉尔一纸“铁幕演说”把美国人忽悠到了朝鲜战场。麦克阿瑟压根就没有想到毛泽东中国还能作与不可一世的美国作战。

    --张文木

    革命在民族国家崛起中有着巨大的作用。在英国、美国等大国崛起的历史中,他们的革命确实在其崛起阶段成为“历史的火车头”,但是他们崛起并转为世界霸权国家后,它们就开始在肯定本民族革命历史的前提下,削弱其他被压迫民族的革命意识,弱化其革命精神,对此,我们不仅要予以警惕,并给予我们中国革命历史以肯定的地位。可以说,没有中国革命,就不会有今天统一强大的中国;否定了中国革命的历史,就否定了今天中国政治的基础。这个后果是对世界现存的一切国家的未来,尤其是对我们中国的未来是致命的,因而是不允许的。

    --张文木

    “国家的统一,人民的团结,国内各民族的团结,这是我们的事业必定要胜利的基本保证。”这不仅是中国崛起的经验,也是英美国家只让自己明白却让其他民族淡忘的崛起经验。英美国家用一切方法,从地理和心理上双重碎化其他民族和国家并以此实现其对世界的控制。对此,我们不仅要予以警惕,而且要在任何时候坚持国家统一高于一切的原则,强化中央权威,对着打着“人权”“民主”幌子试图碎化中国的企图,予以最坚决的打击。

    --张文木

    西方打垮并肢解苏联是从诱使苏联共产党放弃对军队的领导权开始的,对于这样的教训,我们应当在今天整个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进程中予以高度警惕。

    --张文木

    从罗马帝国到大英帝国衰落的历史经验表明:地区性守成则国强,世界性扩张则国亡。历史上没有一个大国的国力,能经得住世界性扩张的透支。所以,今后不管中国发展强大到什么程度,都应谨记并遵循毛主席为我们制定的 “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80]的外交路线,这是一条高度浓缩老一代领导人政治智慧的和保证中国未来行稳致远,因而必须永远牢记的强国路线,将来“中国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81]。

    --张文木

    唯物论,辩证法,是从学校学不出来的,要到有丰富的对立面斗争的实际生活中,从实践中学习。所以毛泽东强调:教育不能脱离实际,要政治挂帅,要走从工人中培养知识分子和技术人员的道路,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选拔学生,到学校学几年之后又回到实践中去。参加实践可以有多种做法,重要的是到切实扎根于人民群众生活中实践。学生一旦脱离了这样的实践,他脑子中就没有国家了,因为他不饿肚子,没有对立面的斗争,更没有生死感。

    --张文木

    古代有大学、小学之分,大学就是培养治国理政人才的,在大学里讲得最多的不是具体知识,而是政治。治国理政就要抓住国家中的政治问题,如果将教育办成了仅仅传授知识的机构,那就脱离了政治,而教育脱离政治在历史上往往是亡国灭族的开始。

    中国战国时秦国和齐国的命运类似于同时段欧洲罗马与希腊的命运。就在秦国和罗马的兵团在东方和西方世界铁血前进时,齐国人则在闭门搞“稷下学宫”,玩不靠谱的“纯学术”和“百家争鸣”,希腊人更是“把自由的幻想的欢欣当作宗教”。结果是齐国和希腊这两个曾经的强国,先后倒在讲政治和注重经世致用学问的秦国和罗马的脚下。

    --张文木

    敌人是最好的教师,沙场是最好的课堂。

    --张文木

    光从动机考虑是唯心主义,动机和效果要统一。

    --张文木

    权力可以交接,可经验,尤其是政治经验极难交接,而运用权力是需要经验的。干部是党和国家的“家底”,其政治成熟与否与其经验的积累程度及深度成正比。

    --张文木

    没出大事时,有些人总以为自己个人是如何重要,国家怎样与我无关。亡国时才会明白,有国家才有你的身份,没有国家你什么都不是。

    看了苏联的教训,就能对此有深刻体会。苏联解体多少有才华的人流离失所。

    --张文木

    财富可以继承,可经验极难继承,而传承财产是需要经验的。似乎是讽刺:人在继承财产的时候也就同比地失去经验,而获得经验的时候却又同比地失去财产。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富不过三代”和“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的道理。

    --张文木

    大海的天然屏障给中国国 防史带来的双重影响:一方面这种天然的安全环境,使中国古代国防失去了海防的功能,从而也就没有条件积累足以在未来战争中自卫的海战经验。鸦片战事是英国在海上对中国的胜利,也是大海留给近代中国国防的一粒苦果。最安全的地带往往也是最脆弱的地带,中国国防的近代惨败应验了这个军事辩证法。另一方面,由于没有南顾之忧,中国古代国防便一直以抵御北方少数民族南犯为目标,长城的出现便是这种国防的产物。北方少数民族南下,刺激了包括骑兵在内的中国陆军及以攻防地理要塞为目的的陆权军事理论的发展:翻开武经七书,无不以陆权军事为主题。正因如此,当西方炮舰打到中国东大门时,中国军人竟不用海上出击的方式,而以“高筑墙、广积粮”战法与洋人交战。这样的国防到近代又怎能逃脱丧权辱国的命运。

    --张文木

    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之后,对美国士兵来说,侵入敌国内陆作战已成为一种可怕的经验。然而在90年代初对伊拉克军事打击的胜利中,美国恢复了军事干涉他国事务的信心:美国在对伊拉克的远距离海空打击中不仅基本摧毁了伊拉克的军事作战手段,同时也在“人道主义”的幌子下用“禁飞区”的方式达到了 事实分裂伊拉克的目的。这样,美国与上世纪的英国一样,在痛苦的陆战经验中总结出海上远距离立体打击这种得以扬长避短的作战方式。在打垮伊拉克以及北约刚刚接收波捷匈之后,美国 及其盟国把目标移向南斯拉夫,企图通过肢解南斯拉夫来实现其控制世界的战略。巴尔干是俄国南进战略的主要基地,南斯拉夫与俄国又是历史盟友。在北约东扩、日美军事合作加深这一对俄两翼合围日紧的形势下,俄国迫切希望打开南面的战略出口,为此位于巴尔干的南斯拉夫和南亚次大陆的印度对今天的俄国就有了特别的战略意义。而打败南斯拉夫,就将意味着打断俄国 在巴尔干的战略支点。

    --张文木

    从美国亚太地缘政治的需求看,使台湾、南沙群岛继而西藏地区与中国事实分裂,是符合美国及其盟国称霸世界的长远战略。

    台湾是中国进入太平洋的最直接的门户,是日本南下必经之途。控制一个与中国分离的台湾,美国就北可遏制日本,南可威慑东盟,西可堵截中国;而动摇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权地位,就可使中国失去最接近马六甲海峡的战略基地,从而进一步失去对由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这一具有生死攸关意义的战略要地的天然控制力。而目前台海两岸政治分裂和南中国海主权纷争的现实,已为美国实现上述目的提供了良机,而日美防卫合作范围的扩大及美国在东亚建立战区导弹防御系统设想的提出,都是美国在下世纪促成台海两岸无限期分裂,南中国海主权纷争长期拖延下去(都是变相分裂)的切实步骤。

    --张文木

    书是要影响人的,作者对读者和社会是要负责的。

    --张文木

    不进入实践的学问,正如不结果的花杂。

    --张文木

    饭要大家一块吃,学问也要大家一起做,因为中国的事业需要大家一起干。最贴近真理的学问肯定不是一个人所能完成的。

    --张文木

    当今世界,不反霸则不能发展。……霸权是什么呢?是排斥别国的自主发展权,是发展权的国际垄断。

    --张文木

    国家经济发展的良性模式应是在生产力发展曲线上升的同时,国内资源消耗的曲线下降,形成一个剪刀差,差值越大,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就越健康。

    --张文木

    弱肉强食是国际斗争铁的潜则。弱者是有权利但无能力享受有保障的文明的。

    --张文木

    历史经验表明,在军事安全领域让步的国家是绝无出路的。

    --张文木

    一厢情愿的“价值判断”迎来的结果一般都是冷酷的。

    --张文木

    资本中心国不断通过与外围地区不平等和不对称的掠夺,使自己在高额利润的不断回流中始终处于优势;并迫使外围地区的国家陷入为崛起既要反对资本霸权,又要利用国际资本的两难困境中。

    --张文木

    .海洋是地球的“血脉”,因而也是将国家力量投送到世界各地并将世界财富送返资本母国的最快捷的载体。

    --张文木

    法国在喊人权最凶的时候出现了断头台,这是绝妙的讽刺。

    --张文木

    真理只有在具体客观对象中检验,正如刀刃利否取决于所及对象。检验中国军事理论的标准就是打得赢和守得住。

    --张文木

    美国人找朋友的标准是打不败的对手。

    --张文木

    强大的海军是国内财富积累和民主政治发展的保证。海军必须是远程的,不然就不配称海军。

    --张文木

    勇气不重要,最重要是将威胁及时地消除于“青萍之末”。

    --张文木

    古代中国人实际上是在大自然保护的摇篮里生活。

    --张文木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凡是受刺激的物体必然会生长出一种反制功能。

    --张文木

    辩证法是历史逻辑的精髓,而国家利益则是历史逻辑发生的起点。没有实力的朋友最后为有实力的朋友所抛弃,而有实力的对手却成了朋友,这似乎是霸权政治的行为规律。

    --张文木

    真正想念祖国的时候,是人们在海外处境最悲惨的时候。……没有国家,财富只是一种没有保障的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说,国家政治是财富的灵魂。

    --张文木

    自然经济是一种以自给自足为动力和核心目标的经济形态。它的主要特征是其生产产品不是为了交换,而是为了满足生产者或经济单位本身的需要。在原始公社时期,生产力极低下,劳动者通过“损有余而补不足”式的平均分配使人类自身再生产得以延续。自然经济的最显著的优点是其经济活动并不需要过于复杂的劳动和劳动工具。简单的劳动和粗陋的劳动工具与自然对象进行最简单的物质变换,就会产生出人类所需要的生活用品。其次,自然经济所具有的自给自足的性质,使得这种经济结构在平均主义的分配方式中具有极强的稳定性以及随之而来的极强的生存力,这种能力使世界各民族,尤其是落后民族得以渡过一次又一次的灾难。也许正因此,处于自然经济形态下的弱小国家利用其地理优势,一次又一次在持久战中拖垮了强国的入侵。

    但同时也应看到,自然经济又是一种只具备生存功能而不具备发展功能的经济形态。由于自然经济的生产目的是为了自给自足而不是用于交换,是为了获取产品的使用值价而不是价值,因此这种经济很难形成价值积累,其生产的扩大也只是对自然资源和劳动力资源占有规模的外延扩张,而不是价值积累和扩大。

    --张文木

    一部中国古代史大体上就是这样的历史:经济繁荣来得愈快,社会动乱来得也就愈快。

    --张文木

    在资本主义历史上,英国是资本主义最初的中心。但最先品尝资本全球化冲击的是今天已进入七国集团的法国。

    中世纪的法国借助由地中海到北欧的过境贸易中产生的大量商业资本的增加,而不主要是像英国那样由根植于本国的商品生产的增长在欧洲较早发迹。与中国春秋时期的井田制的解体一样,大量游离于生产之外的商业资本较早和超量出现,使法国庄园经济较早解体,庄园农奴和土地较早分离。商业资本增长进一步导致劳动力与土地生产资料的分离速度加快。与英国正好相反而与中国战国时期和后来的太平天国时期的情形近似,由于当时法国资本主义工业非常脆弱以至不足以吸收大量游离于生产领域之外的货币资本和劳动力,这些剩余劳动力便从农村流入城市并成为社会动荡的源头。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兴起使从地中海经法国通向北欧的商路中断,过境贸易锐减使法国出现萧条。此时英国正处上升时期,法国的政治家试图仿效英国,希望通过对外开放和自由贸易振兴法国。他们天真地认为,用给英国的工业品优惠政策(进口税减20%)的方式换回法国葡萄酒与白兰地在英国畅销,这样法国就可得到振兴。为此,法英1786年签订了《伊甸条约》。出乎法国人所料,法国的农产品和手工艺品的总值大大低于英国工业品的总值。经过短期较量,法国工业经济从法英的交换中所获甚微并为此濒于破产。法国人想取消这个条约以制止民族工业的衰落,但为时已晚。三年过后,1789年法国便发生了剧烈的政治动荡即人们常说的“法国大革命”。拿破仑的出现是当时处于相对弱势的法国对强大的资本主义英国及亚当·斯密的自由贸易经济理论的严肃挑战。拿破仑看出法国政治危机产生的深层原因,他用暴力摧毁英国工业品在欧洲大陆市场的同时,又用暴力强行把欧洲农民(也有人称之为“农奴”)从封建庄园中解放出来并使之变为自由的小土地农民,以此为虚弱的法国资本主义工业造就了可以为法国资本垄断的劳动力和消费市场。尽管拿破仑在1815年滑铁卢战场上失败了,但他为身后法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奠定了不可动摇和可持续发展的基础。1827年法国工业生产力比1815年增长一倍。此后,法国便由英国资本的外围地区跃入资本中心地区,并成为资本全球化进程中出现的与英国相对应的新的一极。如果说是英国开辟资本全球化历史的话,那么,从相当的意义上说,是法国开辟了资本多极化的历史。随着资本全球化进程向世界铺展,德国、美国、日本等在与新旧霸权(英国、法国及西班牙、葡萄牙等)的强力对抗中,相继挤入世界霸权的行列。经过两次世界大战自相残杀后,这些国家开始联合并形成排斥处于外围地区的南方国家发展权利的资本联合中心,以共同主导和垄断世界资源和市场。

    --张文木

    在全面推进市场经济的经验方面,美国人是我们的先生。在反霸中保卫和捍卫自身发展权方面,早期美国人也是我们的先生。……国内市场、国内资源的有限性和资本扩张的无限性之间的矛盾,不仅是资本主义经济,也是所有形态市场经济的基本矛盾之一;是市场经济,特别是刚进入市场经济轨道国家的内部社会矛盾产生的重要根源。正是基于这种深层矛盾,1874年、1877年、1886年,美国爆发了规模巨大的工人罢工。国内市场不足和由此激化的社会矛盾,要求当时的美国经济必须向海外发展。在当时寻找海外市场,必须解决两个问题:其一,美国必须获得更多的海上基地作为贸易和海军的中转站,以保护和扩大美国的海外利益;其二,美国必须解除当时横行于东太平洋的霸权国家即英国、德国及西班牙的海权压力。这两大现实问题使越来越多的战略家对当时美国传统的沿海战略提出质疑,他们认识到现代海军的舰只不应是单独航行或停留在美国沿岸港口,而应集中成舰队在海上采取进攻性行动。……与此同时,美国也极果断地开启与英国、德国和西班牙在东太平洋上争夺霸权的战争。1867-1889年间,美国买下了阿拉斯加,占领了中途岛,迫使英国和德国承认美在夏威夷的珍珠港和萨摩亚群岛的帕果-帕果建立的海军基地的事实。1895年英国试图扩大英属圭亚那的领土,和委内瑞拉发生边界冲突。美国在“门罗主义”的旗号下强行干涉并迫使英国接受美国的仲裁。1898年美国向西班牙宣战,利用其海上优势迅速击败西班牙舰队。后又将西班牙在太平洋和加勒比海的殖民遗产--波多黎各、关岛、菲律宾和古巴攫为己有。美国在打败西班牙、迫使英国和德国在萨摩亚群岛、英国在拉丁美洲地区向美国作出让步的同时,也就真正步入新崛起的世界大国的行列。此后美国在世界范围的自由贸易的利益才得以不受阻碍地实现。

    --张文木

    当今中国国家安全,已不是生存意义而是发展意义上的概念;当今中国的发展已不仅仅是国家内部的历史运动,而是一种与世界紧密联系一体的历史运动。发展利益之所在,便是今日中国国家核心利益之所在,对国家核心利益的威胁便是对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从这个意义上看,与自然经济条件下的国家安全观念不同,中国新世纪的国家安全应当主要是一个以维护中国发展权为核心的世界性的概念。

    --张文木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印度之于中国,其间独特的地理环境决定了两国的政治意义超过它的军事意义。

    从军事上看,印度担心的是通往印度的两个陆道的安全,西面通道的制高点是它西北面的阿克赛钦,东面通道的制高点就是中国藏南地区的察禺至墨脱一线,除此,几乎没有可供大部队顺利北上或南下的道路。1962年印度侵犯我们,就是想控制这些关键地带。

    印度地形的特点是北面易进难出,南面印度北上困难而就地固守容易。在人类还没有征服大海的中世纪,从北面南入印度的外部势力进去如不能当统治者就只有做奴隶,二者必居其一。明乎此,当年希特勒和罗斯福都想用印度诱使斯大林与之为盟,为斯大林所拒绝的原因。这个经验对于我们今天的印度洋研究是有借鉴意义的。有些同志只看到南进容易的优势,却忽视了不易收回的劣势。军事进攻犹如拉皮筋,不怕拉长,最怕的是收不回来。退不回来的进攻一定是最失败的进攻。

    除斯大林之外,在对印政策上,还有三个很有学问的人走到印度边上都止住了脚步。第一个是亚历山大,他是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学生,他从希腊一路打到印度河边,他停了下来,沉思三天后决定打道回府。他知道进印度不难,但进去后若出不来那整个希腊就丢了。

    第二个人就是成吉思汗,他曾在英国人、美国人和苏联人望而生畏的帕米尔高原上所向披靡,书载,1222年,被蒙军打败的花子剌模残部在札兰丁的带领下“向申河(今巴基斯坦境内的印度河)岸边逃去,企图渡过申河,逃往印度。”但当成吉思汗大军追至印度河边时却停下了。据《蒙兀儿史记》卷三《成吉思汗本纪下》:“秋九月(1223年)丙午朔,车驾回渡阿梅河(阿姆河)。路途访道于丘处机,驻毕薛米思坚城东。冬十一月丙子朔,下诏班师。”那天晚上成吉思汗跟丘处机谈了一晚上。

    丘处机跟他讲了什么?书上说给他讲养生,其实是借讲生命成长的原理讲战略哲学。治病如治国,用药如用兵,战略和养生同出一理;从某种意义上说,战略是关于国家养生的学问。曹操说“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说的既是养生又是战略。与曹操得陇不复望蜀的想法一样,成吉思汗得了帕米尔就不再南望印度了。那几晚的深谈促使成吉思汗打道回府,回到新疆,接着就剑指中原。

    第三个人是毛泽东。毛泽东在对印自卫反击战中静如处子,动如脱兔,张弛有度,收放自如。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打过去又退回了呢?看看立体地图就明白,我方的资源补给在当时很难保证,打下去会因资源不继而守不住。基辛格看到这一点,他说:“中印边界冲突中,军事后勤条件对印度有利,因为喜马拉雅山离中国的力量中心过于遥远。”

    当时毛泽东考虑更多的不是占据,而是守住,不是如何进攻,而是进攻后是否能撤回。毛泽东利用同期发生的古巴导弹危机巧妙地避免了美苏的插手:1962年10月22日,肯尼迪决定封锁古巴,古巴导弹危机随即爆发,当天,中方的自卫反击从守势转入攻势;11月20日,肯尼迪宣布结束封锁,古巴导弹危机结束,中国政府于11月21日零时发表声明,宣布于11月22日零时起,中国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全线停火。为什么要选择古巴导弹危机?不像克里米亚之于俄罗斯,藏南前线的地形不利于坚守,不能让第三国尤其是美国和苏联介入并由此扩大和延长中印冲突的规模和时间。

    --张文木

    军事行动,首先考虑的不是怎样开始而是怎么结束,不应仅是打赢而是战果如何消化。1905年(明治38年)三月,“奉天会战”结束,日军大胜,“满洲军”总参谋长儿玉源太郎回国汇报战果,长冈外史参谋次长去新桥车站接他。儿玉见了长冈劈头就问和谈之事有没有眉目,当听到长冈说还没有眉目时就是一顿痛骂:“战争一旦开始,最大的课题就是怎样结束。连这个你都不懂,你是干什么的?”日本总长这句话对于我们今天的战略学者仍是至理名言。1895年和1905年两次战争中,日本都赢在利益达到最大化时迅速结束战争。

    曹操也是明白这个道理的。曹操占了汉中,发现守不住,资源经运秦岭特别费力。他又把赶走了的张鲁请回来,还拜封他为“镇南将军”。刘备看曹操占汉中时断定说:“曹公虽来,无能为也,我必有汉川矣。”刘备还是从资源和占领关系上看问题,曹操资源过不来,撤回秦岭之上,刘备顺利地拿下汉中。

    --张文木

    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战的胜利体现了毛泽东同志的军事哲学,其战争的规模和结果都根据目的受到严格的限制,若是将这场冲突打成一场无限的战争,我们就不好办了。那样,我们的进攻优势就会转为不惜代价死守的劣势。在这场战争中,毛泽东着力不多,其结果却是有声有色。

    --张文木

    准备得越充分,和平的概率就越大。即便有战争,也要抓关键点。

    --张文木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