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无愧我心匡时艰(二十七)

2018年06月15日 12:02苗实 A | A

    131.其实吧,我网络创作这么多年,看重的不是什么头衔,不是什么收入,不是什么地位,而是在千千万万网友形成的这个圈子里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包括千千万万网友作为读者的感受,各种各样的评价,正面的,负面的。可以说,一个歌手,最大的心愿就是,有更多的人能够听到他或她的声音。同样的道理,一个作者,最大的心愿就是,有更多的人能够看到他或她的文字。就我的网络创作经历而言,一开始,只有几十人上百人看到自己的文字,持续了一段时间。接着,有几百人上千人看到自己的文字,又持续了一段时间。再接着,有数千人数万人看到自己的文字,也持续了一段时间。最后,有几十万人上百万人乃至千万人看到自己的文字,到目前为止。在过去八九年时间里,在我身上陆陆续续发生了四大争论性事件,先后分别是三大理论创见事件,独立经济学家头衔事件,林毅夫学术批评事件,人大研究生孙鲁辱骂事件,此起彼伏,轰轰烈烈。当然,我能够成为这四大争论性事件的主角,毫无疑问是相当幸运的,在中国经济学界。与此同时,我多年钻研经济学与中国经济所形成的个人才能,在写经济学与中国经济,在写学术与社会人生,两大方面,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一个是获得了千千万万网友的极大关注,另一个是全国各地权威专家给予了高度评价。说白了,我是在自由思想市场中被大量质疑批评进而被反复检验的著名学者,独立经济学家。或者说,没有中国经济学界对我不断地呼应,我作为著名学者,独立经济学家,肯定是黯然无光的,甚至是毫无意义的。2009年9月以来,在经管之家,草根网,人大经济论坛,天涯经济论坛,凯迪社区,新浪微博,易汇网,新浪杂谈,中华论坛,新浪博客,博客中国,中经论坛,凤凰博客,天涯博客,价值中国,经济学家论坛,精英博客,北美博客,和讯博客等多家网站发表大量文章,深受广大网民喜爱,名声大噪,轰动不断,在经济学界或财经评论界享有广泛声誉,在中国网络媒体具有较高知名度。经相关统计,苗实自发表文章以来的多部系列作品目前为止已经有17836人次下载,各种文章累计点击5000多万人次,收到回复9万多人次,专门评论文章56人次。与此同时,白永秀老师,林毅夫老师,徐洪才老师,邱晓华老师,郑风田老师,余丰慧老师,丁志杰老师,朱为群老师,李炜光老师,董彦岭老师,李骥老师,冯剑峰老师,石述思老师,魏延安老师,何全胜老师等专家教授,为拙著《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或作序或写评语或写推荐语;与林毅夫老师,鞠建东老师,王勇老师,王福重老师,奚君羊老师,冯剑峰老师,巴曙松老师,余丰慧老师,朱海就老师,王占阳老师,董彦岭老师,李山泉老师,蒲勇健老师,王福生老师,刘向晖老师,石高宏老师等专家教授交流过,或分别向他们请教过,相关内容见拙著《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

    132.有句话说得好,天上永远不会掉馅饼,成功没有捷径,再闪耀的成绩背后,一定是需要强大的毅力支撑和汗水浇灌。可以说,过去二十多年,我是一门心思从事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没有时间去经营爱情,没有时间去经营友情,没有时间去经营亲情。老实讲,在自己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的岁月里,除了经济学与中国经济方面的钻研探索,还是经济学与中国经济方面的钻研探索,几乎没有与女孩子接触过,几乎没有与朋友长谈过,几乎没有与家人充分交流过。当然,自己不是不想接触女孩子,不是不想交朋友,不是不想谈谈心,而是别无选择,心无旁骛,总感觉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自己必须用上所有时间,千方百计承担起来,而且一定要尽心尽力尽责去完成,千万不能分心。毕竟,自己是在体制外做研究,没有外来的譬如政府和企业的任何支援,只有个人艰苦奋斗和家人大力支持。后来,进行网络创作,还好吧,千千万万网友,包括全国各地权威专家,给予了很大的精神支撑,难能可贵,自己算是相当幸运了。展开讲,我从事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二十多年,先是大学起步阶段,中间是闭门读书阶段,最后是网络创作阶段,经历了跌宕起伏,各种波折,特别是在2001年前后到2005年期间遭到巨大干扰与强烈阻击,2009年9月到现在又遭到巨大干扰与强烈阻击,一路走来,我的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真是坎坎坷坷,来之不易,确确实实应该倍加珍惜才是,对自己而言。那么,尽管如此,其间多有艰难困苦,总体发展情况还可以,滴水穿石,久久为功。目前为止,我著述300多万字,主要著作六本,分别是《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纸质已出版),《新结构经济学观:思辨中扬起发展理论第三波》(网络已发表),《学术人生沉思录:读书人原来这样》(网络已发表),《现代达摩独自悟:学思只说家常话》(网络已发表),《观财经社会人生:大道至简方为真》(网络已发表),《无愧我心匡时艰:读书要沉潜含玩》(网络已发表)。还有一句话也说得很好,人生为一件大事而来,我自己的话,就是为了经济学与中国经济,就是为了改革开放,就是为了天下苍生,舍弃小我,树立大我!

    133.a.过去,有不少人问我,苗老师,您思想上追随林毅夫教授多年,近来也有机会互动交流,为什么不亲自去拜访一下这位学界前辈,合影留念呢?我回复说,作为私淑弟子,实在是混得太差了,无颜面对林老师啊。也许,有朝一日,自己确确实实做出比较好的成绩了,才会有足够的信心去当面请教一二吧!b.最近,有点闲,结果正如朋友所讲,人,还是忙点好,充实,闲了,就空虚,迷茫,瞎琢磨了,胡思乱想一大堆。就自己而言,这一阵,一会儿想到林毅夫老师,觉得那几年还是太年轻,过于气盛,包容不够,老是挑刺儿,一而再,再而三,反反复复在质疑批评,太苛刻了,真有点对不住,道歉吧,想来想去又说不好,聊聊吧,一来林老师是大忙人,担心打扰,二来见个面,自己又没有足够信心,那么,只好在这里,向林老师深深地鞠躬了,恳请多原谅我这样一位奇特的私淑弟子;一会儿想到白老师,过去那段时间,一心想栽培我,可是由于种种原因,我的思想从纯洁变得不纯洁,乌七八糟,这一下子就坏了事,在研究院就呆不下去了,于是就选择离开了,现在吧,觉得辜负了白老师,有点不尊重老人家,在这里必须做深深忏悔,说一声实在抱歉了,老师既然说学生是奇人,那就再多一份宽容,理解万岁;一会儿想到还要操心自己的父母,过去二十多年,他们起早贪黑,作务猕猴桃,除非是雨雪天,没有一天好好休息过,为了这个家,为了子女的大好发展,尤其是我这个长子,能够早日学有所成,进而功成名就,他们付出的心血,太多太多了,每一次回到家,闭门读书,他们都尽心尽力尽责去为我创造一个最为宽松的学习研究环境,可谓难能可贵,精神可嘉,在农村这么一个读书无用论盛行的大环境里,在这里,我要大声呐喊,父亲母亲,你们是天底下最无私最可爱的人,也是天底下最能干最出彩的人,更是天底下最伟大最仁义的人。事实上,思想的翅膀飞得比上面这点浅薄的文字,要更远更远,遗憾的里,自己没有神来之笔,就点到为止,自己继续加油,好好创作,争取出最大成果,更好回报曾经支持过自己的所有人!

    134.刚才有机会认认真真看了一段视频,主人赶着一群羊来到小河边,羊群不敢过河,无奈之下,主人就采用简单粗暴的办法,连续抱了几只羊扔进河里,这几只羊在小河里挣扎着就过河了。可以说,有了这几只羊的示范带头,再加上主人的驱赶,后面的羊群就追随着,一个接一个,跳进小河里,拼命游着,就都顺利过河了。可以说,这段视频,给我的最大启示是,真正去干一件事情,要取得成功,除了常规手段,还要有非常手段。譬如我本人在成为著名学者的过程中,在校学习21年就是常规手段,接着闭门读书8年和网络创作近9年就是非常手段。毕竟,在相当程度上讲,像自己这样一个中国西部普通农村家庭出身的人,在2001年读完物理系本科班后,没有经济实力去读研究生,也没有经济实力去国外留学。当然,如果一味按照林老师新结构经济学提出的那样,自己有什么就发展什么,就我自己所在的家境与专业来实事求是发展的话,自己的经济学理想就无法实现,也不可能著书立说。再譬如中国的发展,在初级也就是打基础的阶段可以是采取比较优势战略,而到了中高级也就是转型升级的阶段就要采取赶超战略。所以,林老师提出的新结构经济学,大家学习研究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到这一点!

    135.有人指出,苗实还是太年轻,讲学术与社会人生,历练不够,火候不到。但是,我自己觉得,只要真实有价值,完全可以讲,一个原因是个人苦读半生,有特殊的经历,体验以及感悟,另一个原因是,一个年纪跨越了不惑之年的中年人,有资格向年纪还没有到不惑之年的年轻人宣传讲解。而且,无论是怎样的学术与社会人生,即便很成功,都是不能简单模仿的,只能参考借鉴。毕竟,时过境迁,许多条件已经发生变化了。老实讲,我的学术与社会人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系列人生阶段,是长期的激情和热爱用到了正确的地方,持续时间越长越好。可以说,是多年的经济学与中国经济研究,让我的光辐射到全国,在千千万万网友的极大关注下,拥有了一定的话越权与影响力。目前,我已有著述300多万字,主要著作有《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纸质已出版),《新结构经济学观:思辨中扬起发展理论第三波》(网络已发表),《学术人生沉思录:读书人原来这样》(网络已发表),《现代达摩独自悟:学思只说家常话》(网络已发表),《观财经社会人生:大道至简方为真》(网络已发表),《无愧我心匡时艰:读书要沉潜含玩》(网络已发表)。当然,激情和热爱如果用错了地方,持续时间,是越长越糟糕。譬如,不爱江山爱美人,沉迷于儿女情长,一生无所作为。再譬如,沉迷于打游戏和赌博,不能说没有激情和热爱,但参与其中的时间越久越糟糕。很明显,一个经济研究人士,要功成名就,除了勤奋好学,刻苦钻研,一方面是创作要有质量,另一方面是创作也要有数量,两方面,结合好,才行!

最新评论
3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