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伤官”应用一例

2018年07月04日 08:46朱树松 A | A

    论命理,伤官是泄秀之星,又是与“官”的对抗、抑制及破坏之星。伤官在命理推断的应用上,一般的认为是“四凶神”之首。其实,论断命理,是五行的生克制化,所谓的星神不过是五行的代词罢了。寻其救药,量其均衡,吉神凶星,作用都是一样的。需要的就是所谓吉,不需要的就是所谓的凶了。

    前段时间,有一挚友,在流运行到官煞年月时,由于命局中官过多无制无引,而造成克身太过。笔者就曾告诉他,别看官是吉神,过而无益,不但不吉,反而会有坏事临身,应当谨慎行事,万般小心。“命里有时终须有”,果不其然,在那年官煞流月一进月头,官煞聚力,挚友一贯的强壮身体,突然不适入院。挂瓶服药,一折腾就是一个多月。出院后,虽然医生说已经无碍了,但病后的“后遗症”似乎还不想尽快的离去,只有每天懒洋洋的,也说不清那里不得劲。总之,浑身不舒服。

    一日,挚友来向笔者诉苦,并询问这身体到底什么时候能舒服了。一说起几个月来经常去医院复查,但得到的结果是正常,仍然满脸狐疑。笔者从运气的规律劝他说,不要着急,确实是没有大碍了。但因月运仍未完全退掉官煞的管束,只能等到食伤月才能真正的解脱。笔者看着为挚友推出的月运,一边诉说着运气的过程--官煞月病发,偏正印月虽然减轻,仍要药物陪伴。尔后的比劫月,虽然官煞力量减退,可不用药了,仍没有完全消除官煞的坏作用。等到后来的食伤月,身体的不适会很快的转安、舒服,直至康复的。

    挚友一听到“伤官”两字,眼一瞪急切地说道,伤官不是凶神吗?而且还有“伤官见官,为祸百端”的说法,怎么会到伤官月就能好呢?笔者笑着说,虽然命理有吉凶神的说法,其实不然,不论什么神,过了都不好,欠了也是一样,只有协调平衡了才行。挚友一边听一边点头,算是从笔者的嘴里获取了能稳定心态的道理……

    果然,时间进入食伤月不几天,挚友的身体明显的舒服了许多。又过了月余,已完好如初了。挚友高兴的邀约笔者小聚,席间,挚友问“伤官见官,为祸百端”的说法难道有误。笔者给他解释道,此说无误,这只是一个普遍规律。因每个人的命局不同,对命理应用时论务要“一事一议”的根据“特点”灵活运用,就象中医治病,因人而异,一人一方,虽同病但不同方一样。先生的命局,虽然因官煞聚力无制无引而遇官煞时生病,犹如被困“囹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运气的发展),后来的流月却对官煞有了耗泄制约的作用,乃至官煞力量渐弱。所以,一遇可解困除制的食伤(特别是伤官),困顿之门遂开,官煞已无力抵御,只有乖乖地任其摆布,就像大扫除一样,把“它”就干脆利落地清理干净了。

    挚友频频点头称道……

    (朱树松·写于2018年6月20日,原载:2018年7月香港《新玄机》)

最新评论
2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