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新结构经济学任重道远或路阻且长

2018年07月06日 09:18苗实 A | A

    廖博谛:你对新结构经济学越有功,就越招来懂经济学理论界的不屑

    我:哈哈哈

    我:我只是新结构经济学的修正者,不是提出者

    廖博谛:宏微观的经济学架构我都主张告别了,我怎么可能还会去理睬鼓励政府乱来的所谓的新结构经济学呢?

    我:政府有为,排除了不作为和乱为

    我:但是,好像又没有说服力

    我:这就是新结构经济学的软肋

    廖博谛:乱来与不作为,与作为的区分标准是没有的。毕竟优良资源是有限的,政府给了他人,另外一伙人就没有了;而另一伙人认为给他们才是最佳的配置。本来市场的自由竞争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林毅夫认为就得由政府来,政府官员比市场中的非政府官员都英明,结果只能是乱来了!

    我:关键问题是,林老师假定了一个好人政府,太理想化了。而且,口头界定了有为,实际上又无法兑现,这就出现很大问题了。相反,现代经济学呢,假定了一个坏人政府,紧跟其后的是民主法治的约束监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廖博谛:是的,昨天我也说了,他一直认为政府官僚一定是从众人中脱颖而出的最英明无比的人

    廖博谛:故而我的经济学理论书就是将经济学理论与分权制衡理论有机结合了

    我:他企图摆脱西方发达国家那样的上层建筑,以适应中国现有的上层建筑,这样的话,就只谈经济改革,没有政治改革什么事了

    廖博谛:你的文章最好也加入对林毅夫观点的批判分析队伍中来,而不是去肯定它,还要表功

    我:他其实挺痛苦的,中国环境扼杀了他的经济学野心。或者说,他的经济学抱负,面对现实之后,属于怀才不遇吧

    廖博谛:他是想成为最终统治者,然后他就能慧眼识人才,将这些经过了他的慧眼扫描过的人都安排为政府高官,从此他指定的产业一定是支撑着中国大陆经济持续几十年上百年以8%速度增长的产业?

    我:我批判很多了,经济学界几乎都知道。当然,我相当欣赏林老师的经济学抱负,这也是事实

    廖博谛:幸亏他这种人没有成为最高统治者,不然,我们都会饿死的,包括苗先生,别看你欣赏,如果你没有被他慧眼相中,你饿肚皮的概率也很高!

    廖博谛:委内瑞拉人就把类似林毅夫那样的人抬上了最高统治者位置,查韦斯,指定了国家支柱产业,结果委内瑞拉人只能纷纷逃到邻国才能勉强活着

    廖博谛:别看马克思花了大半辈子写了他的经济学巨著《资本论》,看上去似乎懂经济学,结果呢,害死世界上多少人!

    廖博谛:林毅夫,在我们看来,也是那个看上去似乎懂得经济学的!

    我:正因为我也不想林老师比凯恩斯走得更远,以至于整个社会通往奴役之路,才长期质疑批评林老师,花费了六年多时间撰写有三十多万字的专著《新结构经济学观:思辨中扬起发展理论第三波》(原名《林毅夫学术批评》,《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等等)

    廖博谛:他浏览过你写的吗?

    我:当然,他和他的团队已经是看过了

    廖博谛:但他们就是死不悔改不然也不会暴发出所谓张林之争的事件了

    我:林老师和张老师,在中国的位置不同,一个核心,一个边缘。当然,他们很早以前就有争论,源于他们经济学理念本来就针锋相对,一定会继续争论下去,只要大环境允许。其实,政府干预与自由竞争,潮起潮落,斗争不断,是经济学的传统

    廖博谛:欧美经历过对凯恩斯理论的批判反思并改革后,根本就没有这种所谓传统了,主流的还是所谓新自由主义

最新评论
1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