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由汪精卫与冯玉祥的对话说起

2018年07月06日 09:31张志坤 A | A

    ——关于今年“七七事变”纪念日的话题

    据说,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中国进入全民抗战的阶段,这时,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与冯玉祥之间有一段关于抗战问题的对话:

    汪精卫问:大家都说抗战到底,这个“底”在何处?

    冯玉祥答:日本无条件投降便是“底”。

    对此,汪精卫评论说,“这简直是一个丘八的狂妄与无知”!

    下决心要抗战到底的冯玉祥被汪精卫贬斥为“无知”,那么真正“聪明智慧”的人,自然非他汪某人莫属了。汪精卫自以为看清了历史与未来,不屑于同冯玉祥这等愚蠢的“丘八”为伍而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所以,在这番对话之后不久,就一头扎进了日本人的怀抱,为虎作伥,当上了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汉奸。汪精卫认定这是一条光明的路、正确的路,是一条充满希望的未来之路。

    但是,究竟谁无知,究竟谁因为无知而遗臭万年,历史早已做出了无情的宣判。

    其实,汪精卫这种人不是当年抗战中国的个例。事实上,大大小小的汪精卫有如过江之鲫,他们都曾争先恐后,纷纷投降侵略者,甘做侵略者的鹰犬,而对自己的祖国与民族挥舞嗜血的屠刀。可以说,“汉奸”现象是抗战中国一个历史上的奇观。认真研究中国的历史,认真研究中国人民救亡图存的反抗史,认真研究中国的抗日战争史,就不能不认真研究中国历史上的汉奸现象,否则,就难以称得上“铭记历史”。

    坦率地说,中国历朝历代都不乏汪精卫之类的“精英”,他们每每都在民族危亡的历史关头屈膝投降,给中国历史与中华民族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之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原因在于这类“精英”群体固有的阶级与历史秉性,以及在此基础上所形成的他们这一社会阶层或集团所特有的苟安绥靖文化。

    中国抗战时期的卖国“精英”也是这样,这一集团主要由亲日买办资产阶级、部分软弱的大资产阶级等组成,他们有钱有势,高学历高层次,高踞社会上层,掌握社会的话语权。但是,基于利益牵连以及其所固有的绥靖情结,他们在对外斗争中历来缺少骨气,既没有充分的敢战勇气,更缺乏能战的能力本领,他们惧怕流血牺牲,热衷妥协交易,所以总是幻想以让步投降来换取苟安,对此,简单地概括,就是中国的这类“精英”群体在民族性方面存在结构性的缺陷,他们总自以为是,瞧不起老百姓,也瞧不起他们心目中的那些“丘八”们,满满地以为自己很聪明。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类似这等“聪明”的“精英”,在国家与社会的动荡转折关头,多半都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这是一条极其重要的历史经验。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现如今中国的情形与历史上曾经有过的遭遇似曾相似。汪精卫与冯玉祥对话的时候,是中国以弱国之身对日本帝国之强,是一场以弱敌强的搏斗。现在面对美国,中国照样是弱势的一方,在贸易摩擦乃至贸易战中照样也要以弱敌强。虽然战场有别,但搏斗依然。在这个时刻,会不会发生过上述“汪冯对话”一类的故事呢?

    众所周知,当今中国复杂多元,其中,一部分人同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是不争的事实,同美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也是相当一部分中国人的真实写照。在这种情况下,一切有关美国的立场、观点与情感、价值,都将因人而异、因事而异,所谓“团结一致”不过是一种宣传,而分裂与分化则在所难免、势在必行。

    须知,外患滋生、必激内乱,这是中国社会历史发展屡次证明了的一条重要历史经验。巨大的外部威胁给中国人民的心头投下了浓重的阴影,制造了强烈的现实危机,从而将激发出高昂的斗志;但与此同时,巨大的威胁还必将吓倒一批中国人,严重的中美对抗将吓他们浑身发抖,不知所措。胆怯之下,这些人将不遗余力地推动中国与美国妥协、媾和,更有个别的中国人还要为虎作伥,充当美国的走狗,残害自己的祖国,以求得美国主子的认可。可以说,在巨大的外力下,中国社会的分化将更加明显,中国社会的对立因此将更加严重。复制版的“汪冯对话”或许没有,但改进版或升级版的“汪冯对话”则不可估量。当代中国的资产阶级比之于当年中国的资产阶级大同而小异,他们照样在民族性方面存在各种先天性的不足,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大问题(有关这个问题,笔者在2014年写了《当代中国的资产阶级为什么缺少民族性》一文,附后供参考)。

最新评论
2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