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对《走向成功的22个好习惯》的两大批判

2018年07月07日 08:17朱定飞 A | A

    我要对“左岸右岸_sxky”先生此文,提出两大批判:

    我要批判的第一个内容;

    一个正常的普通人,即或是一个勤奋有志向的人,如果真要按“左岸右岸_sxky”先生所提出的22个习惯l来生活和为人处世,那他或她简直就不是人,而是一个神!

    因为一个正常的普通人,即或是一个勤奋有志向的人,不说每天做到“左岸右岸_sxky”先生所提出的22个习惯生活和为人处世。

    就是每年,甚或一辈子,能做到“左岸右岸_sxky”先生所提出的22个习惯中的一个两个,来生活和为人处世,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为这种要求,是很荒谬无稽的!

    即如第一个习惯:要求“每年、每月、每天”都给自己“订一个切实可行的目标,并尽最大可能去实现目标”。

    这样的习惯,且不说一般人能不能养成?

    试问一般社会人,有没有可能和必要养成这样的习惯?

    完全没有!

    因为人类社会的客观规律规定了,人类每一个健康的成年人,都在运用七大类劳动形态,进行七大类文明财富的生产和发明创造。

    因此社会生活的实际,已经替绝大部分人“制订”了他或她“每年、每月、每天”要达到的劳动生产目标。

    那还有必要和可能“制订”他或她“每年、每月、每天”要达到的劳动生产目标?

    有人会质疑剥削阶级或统治者也有“劳动生产目标”?

    有的。七大劳动形态中的政治领导管理(包括阶级斗争)劳动,就主要是统治阶级主政集团(包括其指挥下的军警等)的主要劳动生产。

    被剥削压迫阶级的反抗起义武装斗争,也是这种劳动形态。

    所有剥削阶级也有“劳动生产目标”?是的也要也要进行劳动生产。

    剥削阶级要运用其所掌握的生产资料(现代社会是各类资本)进行物质文明和其他多种文明财富的生产的生产组织、管理、经营、运作等劳动。

    所有的劳动(包括性劳动),都只制定大的规划和生产计划。这种规划和计划,就为每一个人制订了“每年、每月、每天”要达到的劳动生产目标。

    绝没有可能要求,也没有必要让每一个人制订“每年、每月、每天”要达到的目标!

    “左岸右岸_sxky”先生所提的22项成功习惯,虽然都充满了对年轻人励志的正能量。

    但几乎都是空中楼阁的美好画图,是想当然的虚拟意识。

    不说让任何人能做到22项习惯,就是始终坚持不逾、没有半点差池地做到其中的任何一项,都是不可能的!

    这就是辩证法的客观规律。

    我的第二项批判,有如下几点:

    1、“左岸右岸_sxky”先生在文中提出其中心论点:“一个人之所以与众不同,不是看他读了多少书,而是看他的性格、习惯和内在驱动力。”

    前置论点提出“一个人之所以与众不同”,这个提法混淆了或模糊了“左岸右岸_sxky”先生此文的中心论题:“成功的好习惯”。

    一个人之所以与众不同,可以有千百种原因:如脸上有个疤;手上长有六根指头等等。

    有“成功的好习惯”仅仅是千百种原因之一。

    至于一个人能够取得成功的原因,也有千百种:因为对所谓的“成功”一语,就可能有千百种内涵。

    科学认识所谓“成功”,是指任何人在七大文明财富生产和发明创造中取得成绩的标志;而且因阶级地位的不同,所谓成功有等第、层次、级别等的区分。高干官员与大小企业家及官二代或富二代的成功,和农民工及其子女的成功,其等级内涵相差有天壌之别。

    “左岸右岸_sxky”先生抛开了“成功'一语的内涵不论,是文章的一大失落,也是大失败!

    2、“左岸右岸_sxky”先生把“成功的原因”概括为:“不是看他读了多少书,而是看他的性格、习惯和内在驱动力。”

    前置论定说成:“不是看他读了多少书”,有两大缺陷:

    其一、好像读多少书,是可有可无,无足轻重的。读书这个概念也不准确;可以指旧时代考取功名,现代则由小学到博士后;也可以指读过各类专业或非专业的书籍。现代国家规定九年义务教育制,读了多少书是立身根本。无论什么人出身社会,首先就要问“学历”。因此读多少书,是成功的机会和基础条件。说“不是看他读了多少书 ”这显然是错误的。

    其二、否定读书不是成功的根本条件。这显然也是错误的。因为现代社会上所有人的人都要继承人类文明,书籍(纸质与电屏的文字)是传承文明的主要载体,要取得人类七大文明财富生产与发明创造的任何“成功”,不读书,而且不读许多数是不可能的。

    3、论定一个人取的成功的根本原因或条件:“是看他的性格、习惯和内在驱动力。”

    这是只从社会单纯的个人学识、思想修养与行为习惯来认定:决定个人成功与否的根本原因。

    所提出的“看他的性格、习惯和内在驱动力”,不具有规律性的普遍意义。

    这是抛开阶级分析的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的观点。

    限于篇幅,不做深入的分析。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