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农民养老金问题应该提上国家议事日程了

2018年07月08日 11:22苗实 A | A

    我:说茅老不是经济学家,是中国经济学界最大的胡说八道。与此同时,支持西北乡党老潘,多拍见精神的照片,如果可以的话。当下,中国太需要说真话的经济学家,为什么,物以稀为贵。毕竟,很多中国经济学家只顾自己,一门心思想着升官发财。更进一步讲,说真话,不是为了批评政府而批评政府,而是洞悉百姓疾苦,说源于民心民意的真话。譬如,提高农民养老金,这是中国最大的民生,那么多经济学家,不论在朝在野,竟然没有人发声,是何道理?闭着眼睛,装作看不见,实在是不可理喻。在这里,不想再重复了,可以看《苗实:60岁以上的农民应该有退休金吗?》和《苗实:再强烈呼吁农民养老金提至每月300元》!

    步啪唬:每月300不够啊

    我:现在,陕西才100

    我:我的文章,是2014年以前写的,发在天涯经济论坛,当时有30多万人看了

    步啪唬:其实郭树清老早就提过全民社保。838计划也提过全民社保

    我:农民没有土地所有权,只有使用权。可以说,这相当于农民是给中国集体农业打工。那么,如果不提高农民养老金,就让农民完全拥有土地

    步啪唬:集体也不可消亡,集体所有制,农民经营权可以分离

    我:农村干部也是干部,农民那么辛苦,还替国家养活他们,没道理

    步啪唬:不是这么说的

    步啪唬:国家干部也是干部,也可以说农民这么辛苦,还替国家养活他们

    步啪唬:村镇总要人管理的

    步啪唬:华西村等,集体所有制也有好的典型

    我:不少农村干部,把村里地卖了,几百万上千万元,不给农民分,进自己腰包了

    我:全国有几个华西村那样的,负债累累,笑话

    步啪唬:负债累累,那是自治问题

    我:再譬如,国家补贴农民盖房,结果农村干部就补贴给自己,大多农民靠边站

    步啪唬:腐败问题,不是所有制问题

    胡宁:农村干部不都是农民自己选的吗?

    胡宁:农民自己选村长,看来问题还是很大啊

    步啪唬:选举是可以操纵的

    步啪唬:政府都有腐败,别说村里了

    胡宁:听说,农村选举贿选严重。买票都是司空见惯的。

    我:乡上都确定了,农民就是拿笔打勾而已

    胡宁:有些富户靠贿选当上村长,肯定还得想办法把这个钱挣回来。

    胡宁:我问过很多不同省份的村里人,没人说选举是上面指定的。都是村里的大姓里的富户才去选。

    胡宁:选村长也是有风险的,可能花了不少钱,还没选上的。

    我:基本就是确定了,农民参加选举就是个样子,每人都有小礼品

    胡宁:还有竞争对手,花钱让对手退出的。候选人如果觉得自己当选可能不大,很有可能就拿钱退出了。

    我:这个东南沿海,中西部,不一样的

    胡宁:可不是小礼品啊,那可是100到1000一张票去买。根据不同地区富裕程度决定选票价值。

    胡宁:农村基层有些地方都出现了黑社会化的趋势。

    胡宁:这次中央打黑除恶行动,很大程度就是针对农村基层政权黑社会化的趋势。

    我:有这种情况,不过很少

    胡宁:如果多了,中国就完蛋了。

    我:农村基层组织,管理涣散,偷拿偷吃很普遍

    胡宁:但贿选肯定是相当普遍,我问过的全国不同省份的村民,关于选举问题,就没有说没有贿选的。

    胡宁:村官选举已经搞了好多年了,说明村民自己选举,自治管理,并不能避免管理涣散,偷拿偷要,贪污受贿。

    我:肯定是贿赂县上乡上的干部居多,要当村干部的话

    胡宁:要建立法治的环境,并不是一选就灵。

    胡宁:贿赂大干部有什么用?他们又没有选票。

    我:不过,有的村子有资源,就发财,有的村子没有资源,就受穷

    胡宁:村民每人都有自己一票,可怎么才能用好这一票,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胡宁:因地制宜,发展经济,这道理很简单。

    步啪唬:腐败不是所有制问题

    我:所以,改革开放难上难,好事多磨。农村,土地产权问题,农民养老问题最突出

    步啪唬:现在大企业,现代企业也都是股份制企业。集体所有制和股份制有多大区别?

    我:一个产权模糊,一个产权清晰

    步啪唬:集体所有制实行股份制改革,也可以产权清晰

    步啪唬:现在浙江这边都实行农村股份制改革

    步啪唬:现在要确定的问题是是否还需要农村集体所有制,再确定怎么实行集体所有制

    步啪唬:农村改革需要系统性,整体性。单纯的户籍改革、产权改革都没用。我觉得全民社保是农村改革的基础,是保障

    我:国家基本经济制度,集体所有制是之一,改变很费事的

    步啪唬:费事是操作问题,首先要确定理论可行性

    我:休息,改天聊

最新评论
1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