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经济学家本来就是社会的

2018年07月09日 08:38苗实 A | A
    有资深网友问,苗老师,您读书研究已经很久了,为什么那么冲动,将自己的所有创作,免费分享给国内外千千万万网友?第二个问题,有人指出,您反反复复讲得都是初级的东西,谈何研究,自己如何看?第三个问题,为什么网络上会出现那么多人反对林毅夫,反对李稻葵,反对胡鞍钢?我苗实回复道,第一个问题,我一直认为,经济学家是社会的,理所当然就应该把自己的研究心得公布于天下,以飨广大读者,进而起到“捍卫市场经济,传播科学文化,塑造社会文明”的作用。而且,一个读书人,数十年如一日,甘坐冷板凳,滴水穿石,久久为功,达到学有所成,相当不容易,这时候,就需要有一个用武之地,可以说网络就正好是我施展才能的大好平台,一边写经济学与中国经济,解决有家国情怀的这一部分人的思想困惑,一边写学术与社会人生,解决有个人追求的这一部分人的思想困惑。说白了,我这么一个小人物,能够崛起为中国经济学界的网络红人,学以致用,已经是佛祖垂青,父母积德,师友帮衬,个人高造化了。至于名利,不是说毫不在乎,而是有所为有所不为,还是可以做到淡泊一点的。第二个问题,他说得很偏颇,我研究新痛苦指数,研究新结构经济学,研究中国经济改革转型,都是经济学前沿问题。可以说,提出新痛苦指数让我在经济学界名动天下,撰写有三十多万字的专著《新结构经济学观:思辨中扬起发展理论第三波》(原名《林毅夫学术批评》,《改革转型如是说:与林毅夫教授商榷》等等)让我更上一层楼,由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公开出版《中国经济如是说:思考·改革·转型·探索》让我在线下得以广泛传播。第三个问题,林毅夫,李稻葵,胡鞍钢,这三位老师,我在前面的文章中已经有所提及,大家可以去看。至于网络上会出现那么多人反对他们,极有可能是,他们的某些发言,只考虑到政治正确,不接地气,甚至是违背了常识。可想而知,他们现在有发言权,或者说得到了领导赏识,进而拥有了高居庙堂之上的机会,势必有难言之隐,一般人体会不到。所以,我主张,没有必要谩骂他们,给予更多包容,让他们自由说话!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