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科技前沿》随想录(129)

2018年07月10日 07:51吴青萍 A | A

    论快乐

    报载:专家称新鲜感能使人快乐 68名参与者吃爆米花,一半人常规一次吃一粒,一半人用筷子吃,速度都一样,后者更享受其感觉。被称为“享乐适应”。当你对某种东西感到厌倦时,与其替换它,不如试着用非常规的方式去消费它或与它互动,就可能永远都不会厌倦它了。(2018-6-28-7)

    思考:快乐跟幸福是一对含义非常近似的词语。快乐为通俗用词,幸福则多为书面用词。在英语中,两者干脆都用happy,而我们翻译过来就主要落在幸福的含义上。快乐本质上是一种精神上得到满足后的愉悦感。人们的精神世界是极其丰富复杂的,精神追求也会极其多样化,所以,人们得到的满足,获得的快乐幸福感也会是多方面的。报载的这条消息分析了人们喜新厌旧方面的普遍性追求,在针对相同事物中,以期变换方式之新来获得快乐感。我倒觉得变换应事的方式并没有涉及到主体感受者自身的精神世界(观念世界),其快乐感毕竟是初浅的(小儿科的)。主体只有从思想观念上进一步优化或者更新,才能得到更为深切绵长的人生快乐。比如“知足常乐”者即是。

    李泽厚曾经划分了人类族群的四种观念文化形态,并作了极简概括,言为美国是罪感文化,日本是耻感文化,印度是苦感文化,中国是乐感文化。四种文化本质是四种不同的思想体系、四种不同的根本追求,于是即可推理出四种不同的快乐(幸福)感。比如罪感文化中,认定人生来就是有罪的,所以必须尽量多做好事赎罪,于是乎便有了乐于奉献一说。耻感文化则讲究人的职责重要甚至高于生命,于是乎才有了尽职尽责精益求精寄乐事中的一族。苦感文化却以为人生就要受苦,甘于受苦,逆来顺受,乐做苦行僧,都为来世。乐感文化虽有乐观积极自强不息的一面,但容易沉湎于器物追求而懈怠腐化。如何改进乐感文化,可能还得回找革命文化中的那些精粹精华来撑起骨架才行。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