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国土证券如何推动美国基建目标的实现?

2018年07月10日 08:00陆航程 A | A

    ——第二稿《美国如何完成基础设施建设目标》之八

    八、国土证券如何推动美国基础建设目标的实现?

    美国拥有全球最强大的“资本经济”全球金融信用价值产能,也拥有最强劲的“信用资产价值资源”,但连续三次历时10年周期的金融风暴却表明,美国的“信用资产价值资源”也有枯竭的时候,一旦出现枯竭,必然产生信用链断裂,在多米诺骨牌效应推动下,出现资本死亡,爆发金融风暴。

    既然垄断金融已经成为美国经济的支柱产业,既然“信用资产价值资源”是金融产业扩大经营规模的支柱,既然美国的“信用资产价值资源”也常有枯竭的时候,那么,是否可以利用中国迅速扩张的“公共实体经济信用资产价值资源”来支撑美国“资本经济”的再发展?

    我们看到,中国已经将数万亿人民币的“国有土地地租利得”投入了私有资本生产资源配置市场,只要将这部分“国有土地地租利得”证券化,改变私人资本对房地产价值中部分财富的拥有形式,就可以让金融产业获得一项巨大的金融产品,让国家获得一个功能强大的宏观调控工具。

    进而,就可以让处于沉没状态的潜在价值转换为可计量、可交易的金融工具,支撑新货币的发行,就可以组织定向投资,继续提升国土证券交易价格的上涨,形成新的价值循环,形成全新的“全球公众资本生产方式”。

    国土证券最终投资者是“全球公众资本投资人”,由“循环增值经济”定向投资生产力支撑的国土证券价格不断上涨,就可以让这些“全球公众资本投资人”获得可观的投资收益,金融集团可以从中获得可观的金融利润。这种区别于“社会资本生产方式”和“私有资本生产方式”的,全新生产方式将推动社会的更大进步。

    尽管由于国土证券主要发行地在实行土地公有制的中国,“循环增值经济”定向投资地也必然主要在中国,这样会增强中国的经济实力,但中国建立的是一个开放的经济体系,中国经济是一个“耗散结构”,资本在永不停息地奔跑中,中国一定会追求内外投资平衡,必然会加大对外投资,包括对美国基础设施建设投资。

    这样,在中美两国合作推动的“国土证券”定向投资循环增值经济外部性扩张结果,就一定会让美国获益。美国改造基础设施建设所需资金也可以获得充足的保障。同时,中国也会加大对美国其他产业的投资,提高美国的就业率。

    在全球发行国土证券需要美国金融集团、房地产商的积极参与,中国数百万亿(含非商品房国有土地和集体所有土地)国土证券发行资源,集中通过中美合作建立的“国土证券银行”和“国土证券全球交易分中心”完成发行交易业务,这本身就是一项巨大的产业,直接提高美国相关产业的发展,让中美两国在金融及房地产开发领域建立更加紧密的合作关系。

    我们知道全球前10名最大银行总资产额仅仅1万亿美元。中国拥有潜在的100万亿美元可证券化信用资产价值资源,只要开发出1%,就让世界金融格局完成一个大变局。因此,未来的“国土证券银行”必将成为全球最大的金融企业。

    关键是未来巨额“永不停息奔跑中的资本”管理者是谁,谁有机会参与管理。中国已经制定了鼓励国际金融扩大对中国金融企业的控股权政策,这样的机会对美国国际金融集团和房地产商来说,不容错过。

    国土证券未来将成为各国货币可直接交易、控制、存储的价值保障锚定物,使货币发行具有了更明确、可流通、可贮藏的金融产品支撑物。

    “国土证券银行”必将成为各国货币发行锚定物的储备银行,必将成为全球金融产业中心。

    这样一种产业地位不正是国际金融集团梦寐以求的吗?有了这样的金融产业地位,美国解决基础设施建设计划所需资金不是唾手可得的了吗?

    如果美国与中国合作,一起获得了这样的金融产业的投资管理机会,还愁美国继续高速发展吗?

    在“国土证券银行”具体主导、主持的“全球公众资本生产方式”对中美、对全球经济的强力介入之下,美国政府还用整天等待美国国会对政府预算的批准吗?

    几点说明:

    1.2018年,注定是众多历史事件发生的一年,也是众多“痴人说中梦想”的一年,中国元首与印度总理非正式会谈;金正恩跨过三八线与文在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特朗普与金正恩约定见面……,这些事件如果一年前有人敢于预测,世界上无人不说“那是痴人说梦”,而现在这一切却被“没敢露面”的痴人说中(假如真有这样的痴人的话)。

    2.在美国加大对华贸易战、科技战、中国力怼,继续下去,就可能发生中美全面对抗的局面下,这里却在谈论未来可能发生的中美合作的基础、方式和路径。这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谁知道呢?谁让赶上2018年,谁敢说,这一切注定不会发生?与其未来大吃一惊,不如现在潜心研究,是否真有实现的客观依据。

    3.尽管特朗普发动了对中国的贸易战,要求中国将天然气的采购对象从其他国家转移到美国,目的是拆散中俄两国战略伙伴关系。但就在特朗普身边,也有许多期待与中国合作发展的力量,我们需要争取的就是这部分力量,这是我深入研究、反复修改有关中美合作发行国土证券相关文章、促成中美两国在金融领域深度合作的初衷。尽管现在看来这些研究有点“异想天开”,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反复研究的结论是,基本逻辑是科学可信的,坚持传播开来,总有一天机缘巧合,就能够实现梦想。

    4.本文中关于“资本经济”的相关概念,大部分直接引自何新先生的《资本运动规律不利于“内需主导”--何新经济学旧日札记整理(一则)》一文,本文结合现代经济发展历程和新结构特征,做了部分演绎。

    5.本文中关于“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概念,均引自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信用价值论》,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6.本文作者理解:资本经济——是指国家主导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体系。“资本经济”并不是“私有资本”、“社会资本”、“国有资本”各种来源资本开展“实体经济”(包括银行等金融企业)经济活动的总称。“资本经济”不直接从事“实物经济”投资、生产和流通。“资本经济”有独立的经济对象(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范围和过程。“资本经济”就其本性看,天然是外延追求抽象价值无限扩张和资本必须不断外扩的经济形态。“资本经济”的发展必须向外看--即以全球体制为引导,寻求资源和市场两头向外的经济系统(何新)。国家避免系统性风险和促进经济发展的经济政策,不能只从“实物经济”生产消费出发,而要从“资本经济”无限扩张壮大出发,用增强“资本经济”实力抵御系统性风险,推动“实物经济”生产力和科学技术的持续发展。

    7.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①政府管理下的货币、股市等“资本经济”信用价值生产;②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③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理、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通常看作社会管理成本的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 这是改革开放前30年的占据绝对主体、主导地位的生产方式。改革开放以后,社会资本生产仍然占据国民经济主导体位,并且随着“资本经济”的壮大而加强。

    8.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应和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体现各类资本价值生产在长期历史积存中、正向外部性的聚合与聚集效应;以及未来科学智能化技术和社会化生产高度发展的正向外部性聚合与聚集效应。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客观存在的、额外增加的、排除泡沫成分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资产价值,为“资本经济”提供大量的“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这其中,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9.本文中关于“地租利得”概念,引自何新先生所著《反主流经济学》。

    ——陆航程的博客、陆航程的blog - 草根网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