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药贵,是历史向我们催缴的社会进步税

2018年07月10日 08:07肖星宇 A | A

    ——观药神有感

    看完电影,我起身往外走。腿却不听使唤,身体倾斜。影院的漆黑中我一片迷茫——我怎么了?我试着站起来,却栽倒下来……

    这是一部难得的好电影。最近对中国电影很失望(并不是出了那些乱七八糟的合同),特别是对比印度电影。印度电影在我心目中一直就是歌舞片,直到拉贾汉的三傻。其实印度还有其他很多优秀作品,比如《无法避免的战争》,大家可以搜来看看。我看的印度片也不多,但给我的感觉就是敢拍敢放。而最打动我的是触动人心的真实。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这个渺小的时代,中国影片没有力量没有价值的原因。视觉、情节不出彩,也不敢点击大众当下最关切的社会焦点。于是你的文化价值在哪里呢?我们不拍反应我们自己生活的故事,那就不能叫中国电影。我们拍的东西就只能被观众流放。

    幸而,国家自5月1日起进口抗癌药将实行零关税,增值税降至3%。在国家推动医药改革的大背景下,我们也看到了这样一部亲民的电影。这部电影的冲突点在于穷人吃不起高价药。而便宜的仿制药在国内属于非法的假药。那么病人,穷困的病人可以吃到便宜的仿制药吗?我不是问该不该。

    有这么一种匪夷所思的物理现象。河里漂着一艘船,船仓内体积排开的液体重量大于船重,也就是船的浮力足够。你能想象得到吗?如果这样一艘船浮在绝对零度的液氦上,即便浮力足够,风平浪静,它也会慢慢沉没。因为,只要船舱外液体势能比舱内高,它就能够向内渗透。这是必然的自然现象。中国人一向用自然法则来说我们的社会道德,那么同理,只要有价格势能,人的欲望就能将门槛两边逐渐拉平。何况这是人欲中最强烈的一种,生存欲望。所以降低救命药品关税真心是一剂良药。

    片中的这个矛盾中,其实并没有很突出的反派。原研药虽然制造成本低,但是研发成本高。你让仿制药占了市场,他挣不了钱,谁还会去费力研发?假设医药公司是一个程勇式的好人开设的,他薄利卖药,给医药公司投资的资本、股东还愿意投资吗?利益链条断了,生产的链条就断了。他下次还能顺利研制出救命药吗?

    所以,穷人吃不起药只是一个表面现象。人人都可以当好人,但是第一,你怎么让好人的善行可持续?第二,你怎么鼓励其他人也跟着当好人?

    资源紧张,所以就只能让少部分人活下来,而穷人活该吃不起好药吗?我们再推理一下,当新药研发出来,产能充足之下,有两个选择,高价少数人吃,低价多数人吃。哪种选择可以使得社会财富最大化?当然是低价。更多人存活就有更多人劳动、更多人消费,就是更大更繁荣的市场。

    所以——划重点了!!!我们面临的问题关键是:有利于社会整体的行为,无法得到社会的奖励。于是人们不听从社会价值的召唤,而是拜倒在金钱脚下。

    研发救命药并不能得到社会奖励,你要通过市场以某个有利的价格将药品卖出去,你才能得到奖励。很多人说市场是好的,不要用看得见的手扭曲市场。说的对。可现实问题是市场因为各种因素不完备,市场自己就要扭曲自己。

    面对市场的诱惑,两个方案,一种,一吃就好;另一种,必须一直服用才能压制住。在技术垄断别人无法挑战我的情况下,我选哪个方向研发呢?我们的种子为什么农民不能留种?因为种子公司设计的品种就是那种只管一茬儿的。二代品质明显下降。如果让农民留种节约了农资,种子公司就只有把第一粒种子天价出售,那就无法推广了。体育运动员第一次就可以跑到他的极限。但是他初赛打破纪录一点,半决赛再打破一点,总决赛还保留一点,干嘛——留着下次奥运会继续上头条。一骑绝尘的公司会不会将他的产品做到一半好,留下很多升级换代的地方,好一茬一茬的收割消费者呢?我们地产,在没有执政成本的情况下,是一次性把该交的交完,以后就是你的了,还是每年你都该给我呢?

    市场没有垄断,没有门槛是最好,问题是市场自己本身就是门槛——我们所有人都必须通过市场获得生存所需。

    当社会中所有人都依附于地主的时候,皇帝的财政也就被架空了。当社会所有单位(包括政府)的收入都仰赖市场的时候,于是,我们也看到一个人人向金钱跪拜,听从金钱指挥的社会。那些CPI、PPI就成了金钱派(计算出)来的钦差大臣。国家的行动不再为人民的福祉,而是为资本市场的良性循环撑腰。

    病人还有出路吗?有良心就有希望!良心才比黄金更重要!

    电影里药贩程勇的行为怎么变化了?警察曹斌是什么时候转变态度的?他们都被病号触动了良心。还有黄毛对程勇的态度,当他图钱图自己的时候黄毛不屌他,当程勇为大家奉献的时候,黄毛可以为他去死。大家都还有良心,心没死,就还有可以变好的希望。而警察局长为什么抓住病人的救命药不放?说法不容情,那是幼稚。中国的事情,尤其是官场,一向是最懂事最懂变通的人的集中地。

    药代表能破例旁听警察的案件会议,也当仁不让的打断会议建言建议。局长能这么贯彻法律法规,而知情后也丝毫不手软。为什么他就能做到刚直不阿?

    ……黑暗中,我一捏我的大腿——没有感觉。原来是坐久了麻了。麻木的腿接收不到来自我的心的信号,也支撑不了我的身体。假如我一直保持刚才的坐姿一两天,血液不循环,怕是要腐败烂掉。到那一步也就只有锯掉一途了。

    谁能推动社会进步——精英?权力?人民?一目了然!

    有利于社会整体的行为,无法得到社会的奖励,就只有找市场,最后变成首先保障资本有利。根本改变这条的办法,有两个。让人变成机器人,机器运作不要利益,只要成本。让一个市场之外的社会角色(这个角色意味着,它的存在,不需要市场提供资源),为所有人提供最基本的生存所需。赎回他们脆弱的肉体,才能拯救出卖给金钱的灵魂。

    两个办法,任何一个都不可行,要两个结合在一起才有可能。我们为什么不被收空气税?氧气是一草一木生产的。还没有人能控制一个个叶绿体。一个个叶绿体不就是一个个制造氧气的工厂吗?这个工厂的产权不属于任何人,不属于任何社会中的权力部门,不属于任何市场中的资本。草木只会向自然界索取资源,不会向社会向市场要什么。

    答案就是自动化,并且这些自动化的产能属于市场之外的财富。

    而至今所有的工具都被控制于权力与资本的结合体。于是,我们要从这样的市场中获得,必须以自己的劳动作为交换(支付)。而未来的工厂不可能自己长出来,当下只有权力与资本的结合体能够研发。那么,我们要准备通过一个是那么过程获得社会最优解?

    有了一个最优解,让大众吃到便宜药,健康的劳动力就能有更多产出。但是我们的精英解不出来。医保并没有解决问题,医保只是转移了问题,药还是贵,并且会因为医保更贵。进了医院,医生首先问你是医保还是自费。医保有医保的医法,自费是自费的医法。打补丁是不行的。药贵,是历史向我们催缴的社会进步税!电影里的反差是科技的进步(药越来越好)与社会倒退(人越来越穷)的剧烈反差!

    只有非市场的非盈利部门(政府必须从市场中收税,他盈利意愿不强,但仍然算盈利部门。实际上油水多得很漏洞大得很),向大众提供非劳动收入,大众地位才会因此提高,才有力量推动社会前进。只有获得非劳动收入的有尊严的国民,才有资格有能力有意愿推动社会的进步!所有老百姓的痛苦都是历史向我们催缴的进步税!

    建立新的符合人性的价值观,建立新的符合新价值观的利益链条,由新的利益链条催生新的生产链条。

最新评论
11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