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国家战略的实现是特定生产方式支撑的结果

2018年07月11日 10:49陆航程 A | A

    ——第六稿《推动国际公众资本生产方式发展的全球战略》之一

    一、国家战略的实现是特定生产方式支撑的结果

    改革开放前30年的国家战略,是基本实现民族工业化的基础性建设。

    当前中国的国家战略,概括起来,就是完成工业化升级改造、并走向全球化。

    每个时期的国家战略都由当时的生产方式来支持。

    改革开放前30年的民族工业化建设,是在基础条件极其落后,外部被封锁、内部缺资金的情况下,靠中央集权、政府主导、初步建立“资本经济”统领、社会资本生产体系下的管制经济制度,和工农业产品价格剪刀差完成原始积累来实现的。

    改革开放后,为了调整产业结构失衡,迅速改变民生、增加就业,恢复和引进了大量私有资本生产方式,同时在国民经济核心领域坚持和强化“资本经济”统领的社会资本生产体系,在国民经济整体上,形成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种经济体制的混合运营,实现了生产方式结构性改变,构成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主导、“资本经济”统领的“国家资本主义”。

    何新先生在《资本运动规律不利于“内需主导”--何新经济学旧日札记整理(一则)》(见微信公众号“何新文史”2018.06.27.)一文中,介绍了马克思关于“资本经济”的重要科学论断和经济学概念,可惜,在传统马经中,对这一论述重视不够,深入研究不够,结合中国经济建设实践总结得不够,对未来中国经济发展战略规划中,对“资本经济”的地位、功能和新生产方式预研、展现得不够。

    为了更清晰地了解我们不常使用的:“资本经济”、“社会资本生产方式”、“非资本价值生产”等重要概念及相互关系,下面尽可能用较短文字予以说明。

    根据何新先生关于“资本经济”的论述、以及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的研究,中国以及其他发达国家现代经济,当前以“资本经济”统领的生产方式有三(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1.本文作者理解:资本经济--是指国家主导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体系。“资本经济”并不是“私有资本”、“社会资本”、“国有资本”各种来源资本开展“实体经济”(包括银行等金融企业)经济活动的总称。“资本经济”不直接从事“实物经济”投资、生产和流通。“资本经济”有独立的经济对象(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范围和过程。“资本经济”就其本性看,天然是外延追求抽象价值无限扩张和资本必须不断外扩的经济形态。“资本经济”的发展必须向外看--即以全球体制为引导,寻求资源和市场两头向外的经济系统(何新)。国家避免系统性风险和促进经济发展的经济政策,不能只从“实物经济”生产消费出发,而要从“资本经济”无限扩张壮大出发,用增强“资本经济”实力抵御系统性风险,推动“实物经济”生产力和科学技术的持续发展。

    2.本文作者理解:私有资本生产--政府放权推动、主要实行市场化资源配置和政府监督管理的私有资本生产。--主要从事“实物经济”,生产劳动价值,也不乏一些企业信用价值创造。

    3.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①政府管理、“资本经济”统领下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②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③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理、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通常看作社会管理成本的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 这是改革开放前30年的占据绝对主体、主导地位的生产方式。改革开放以后,社会资本生产仍然占据国民经济主导体位,并且随着“资本经济”的壮大而加强。

    4.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应和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体现各类资本价值生产在长期历史积存中、正向外部性的聚合与聚集效应;以及未来科学智能化技术和社会化生产高度发展的正向外部性聚合与聚集效应。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客观存在的、额外增加的、排除泡沫成分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资产价值,为“资本经济”提供大量的“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这其中,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中国当前完成工业化、走向全球化的努力,就是在“资本经济”统领下,上述私有资本生产、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三种生产方式的支撑下进行、并取得巨大成就的。

    需要特别注意,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尽管私有资本生产得到从微弱到占据半壁江山的巨大发展,对增加就业和改善民生生活质量起到了巨大作用,但是工业化最重要的基础性巨型工程都是由政府主导的社会资本生产、国有资本生产完成的。

    私有资本生产丰富了“实物经济”产出,让中国脱离了“短缺经济”困扰。而政府主导的“社会资本生产”突出发展了“资本经济”实力,为国家经济直接或间接注入了大量的投资货币。

    并且由改革开放前三十前,积累下来的公共资产价值,也通过非资本价值生产方式,在中国改革开放发展中起到了巨大的支撑作用,提供了巨大的“抽象价值”财富来源,支持了“资本经济”对海量货币的生产。

    比如土地公有制带来的巨大财富转移效应,吸引了海量海外投资,国有土地级差地租利得的私有化,也在很大程度上直接通过商品房转化为私有资本生产主和居民的财富,让中国经济能够容纳更多的货币投放量。

    中国取得的高速发展成就,就是由“资本经济”统领下,上述三种生产方式支撑的,未来还需要这三种生产方式共同发挥更大的支撑作用。

    任何仅仅强调私有资本“实物经济”生产作用,片面否定政府主导的社会资本生产、“资本经济生产”、国有资本生产作用,那些用私有资本生产全面替代社会资本生产、国有资本生产、从而弱化“资本经济生产”能力的企图,是违背社会发展客观规律与现实、是注定要失败的。

    两位蔡先生特别创造性提出的“非资本价值生产”概念尤为重要,只有从这个角度、从这样一个全新的生产方式高度,才能将改革开放前30年创造出的信用价值,在改革开放后发挥的财富转移功能认识清楚,抵制全面否定改革开放前30年生产关系所取得成就的任何歪理邪说。

    而且,从“资本经济”生产角度看,非资本价值生产为“资本经济”生产提供了无限增长的“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这才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秘密。

    几点说明:

    1.2018年,注定是众多历史事件发生的一年,也是众多“痴人说中梦想”的一年,中国元首与印度总理非正式会谈;金正恩跨过三八线与文在寅宣布结束战争状态;特朗普与金正恩约定见面……,这些事件如果一年前有人敢于预测,世界上无人不说“那是痴人说梦”,而现在这一切却被“没敢露面”的痴人说中(假如真有这样的痴人的话)。

    2.在美国加大对华贸易战、科技战、中国力怼,继续下去,就可能发生中美全面对抗的局面下,这里却在谈论未来可能发生的中美合作的基础、方式和路径。这也有点“痴人说梦”的感觉。谁知道呢?谁让赶上2018年,谁敢说,这一切注定不会发生?与其未来大吃一惊,不如现在潜心研究,是否真有实现的客观依据。

    3.尽管特朗普发动了对中国的贸易战,要求中国将天然气的采购对象从其他国家转移到美国,目的是拆散中俄两国战略伙伴关系。但就在特朗普身边,也有许多期待与中国合作发展的力量,我们需要争取的就是这部分力量,这是我深入研究、反复修改有关中美合作发行国土证券相关文章、促成中美两国在金融领域深度合作的初衷。尽管现在看来这些研究有点“异想天开”,似乎是“天方夜谭”,但反复研究的结论是,基本逻辑是科学可信的,坚持传播开来,总有一天机缘巧合,就能够实现梦想。

    4.本文中关于“资本经济”的相关概念,大部分直接引自何新先生的《资本运动规律不利于“内需主导”--何新经济学旧日札记整理(一则)》一文,本文结合现代经济发展历程和新结构特征,做了部分演绎。

    5.本文中关于“社会资本生产”、“非资本价值生产”等概念,均引自蔡定创、蔡秉哲两位先生所著《信用价值论》,本文做了部分逻辑归纳、演绎和推论。

    6.本文作者理解:资本经济——是指国家主导的货币、股市等信用价值生产体系。“资本经济”并不是“私有资本”、“社会资本”、“国有资本”各种来源资本开展“实体经济”(包括银行等金融企业)经济活动的总称。“资本经济”不直接从事“实物经济”投资、生产和流通。“资本经济”有独立的经济对象(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范围和过程。“资本经济”就其本性看,天然是外延追求抽象价值无限扩张和资本必须不断外扩的经济形态。“资本经济”的发展必须向外看--即以全球体制为引导,寻求资源和市场两头向外的经济系统(何新)。国家避免系统性风险和促进经济发展的经济政策,不能只从“实物经济”生产消费出发,而要从“资本经济”无限扩张壮大出发,用增强“资本经济”实力抵御系统性风险,推动“实物经济”生产力和科学技术的持续发展。

    7.本文作者理解:社会资本生产——包括:①政府管理下的货币、股市等“资本经济”信用价值生产;②政府投资与管理下的国有资本生产;③政府直接支出的国家行政管理、国防公共安全、宏观经济管理、国民教育与科研、基础设施与公共环境、公共福利与社会保障等通常看作社会管理成本的社会资本生产(可见,这里的社会资本生产非指私有资本生产的总和)。——主要生产作用于宏观经济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价值。 这是改革开放前30年的占据绝对主体、主导地位的生产方式。改革开放以后,社会资本生产仍然占据国民经济主导体位,并且随着“资本经济”的壮大而加强。

    8.本文作者理解:非资本价值生产——是指非资本控制的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与信用价值生产方式,特指那些由历史积累起来的、不参与资本生产分配过程的、通过集聚效应和聚合反应体现到商品价值中,但并不直接加入价格体系的非资本价值生产要素,包括广泛应用的非专利知识、社会环境要素。体现各类资本价值生产在长期历史积存中、正向外部性的聚合与聚集效应;以及未来科学智能化技术和社会化生产高度发展的正向外部性聚合与聚集效应。非资本价值生产的价值产出包括:社会购买力、科学普及、技能水平和自主学习能力、资产附加价值,特别是:由便利性提升而增加的住房价值(非指交易价格,是指在非交易情况下,住房客观存在的、额外增加的、排除泡沫成分的使用价值。在“土地级差资产价值证券化理论”中称作“土地外部追加投入级差地租”)的那些公共设施建设影响要素,等等。——主要生产社会共有、共享的非商品价值和信用资产价值,为“资本经济”提供大量的“抽象价值财富资源”——这其中,饱含着被忽视的、巨大财富的价值来源和存在方式。

    9.本文中关于“地租利得”概念,引自何新先生所著《反主流经济学》。

    ——陆航程的博客、陆航程的blog - 草根网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