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应当少用贫穷这个词而改用经济困难这个词

2018年08月10日 08:14数学 A | A

    在毛泽东时代,凡是城市户口的人,如果一家人的平均收入低于每月12元,可以申请经济困难补助,这个补助标准是补助到每人每月12元。

    我以为,在现代中国,贫穷这个词应当少用甚至不用,因为它不科学,而经济困难这个词可以多用。

    首先要说真正的贫穷的定义,我提出的定义就是人均寿命,或者说期望寿命,只要不到达一个损寿的程度,就不叫贫穷,和收入多少没有关系。

    假设有甲乙两个国家,甲国平均寿命为40岁,乙国平均寿命为100岁,甲国人民特有钱,个个有钱,乙国人民个个没钱,如果要我选择,我选择当乙国人民,活得长才是关键,你甲国人民再有钱有啥用?活到40岁命都没了,还叫富裕吗?我乙国人民一分钱没有,但是个个一百岁,我好穷哟,但是活得比你长,你钱多买不来命,要这钱有何用?

    现在找来一个网友,给他两个选择,一个是寿命40岁,一到就死,但是同时给他一亿元钱,一个是身分无文,但是保证他活到100岁,他会选哪样?我认为一般的人都要选择活得长,特殊的人不算。

    因此,那个清华的新生声称自己贫穷,有可能算是炒作,就要问她你这一辈子是不是有严重影响寿命的事情?营养跟不上?或者长期身体受虐待?解放前的中国人民才可以称得上贫穷,因为平均寿命才三十几岁。

    那个新生声称自己家最难受的一件事情是姥姥得了乳腺癌死去了,因此并没有人被警察活活打死,也没有被一个黑社会揍一顿,而是姥姥得癌症。

    一说到得癌症这事情,我有两个大学同学,都是妻子得癌症近年去世的,一个是骨癌,一个是肝癌。一个同学是工厂主,妥妥的资本家,很有钱,因此先后总共砸了五百万元钱,送进广州中山医学院的附属医院,而且这个医院有机会通过香港拿到美国最好的抗癌药,所以他老婆算是多活了半年,但是是在病床上多活了半年,你穷人如果有了这钱在床上少活了半年又咋啦 ?我看穷富就这点差距,而且大多数人没有那么倒霉,动不动就得癌症。另一个同学是高级工程师,也有钱,因此治病是花了一百万元钱的,因此他老婆多活了三个月,其实得癌症这事情本来就很倒霉,因此就算有许多钱在床上多撑了那么几个月,也还是很无聊。

    我现在也六十多岁了,我就想,一个人如果没有其它天灾人祸,那心血管病和癌症总得选一样。而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因为心脏病三次被救护车送进医院抢救,当时我的心脏真的很难受很难受,但是,就是在我最难受的时候,我心里在想,看来我要死了,看来心脏病也不是那么难受,确实比起敌人的严刑拷打还是要好得多。而我听说癌症那是真倒霉,真的很痛苦。我就想反正这两个病总得选一样,是不是干脆就努力吃好的不爱护心脏抢在得癌症之前得心脏病死了挺幸福的?

    有一句话说得好,就是一个人一辈子挣到的钱,是他花掉的钱。

    再提一些老的共产党员,他们一辈子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因此为了建设祖国,一直节衣缩食,生活简朴,因此他们一辈子花掉的钱是少的,去世前将存下的钱全部交了党费了,那是真正的为共产主义献出一切了。但是他们活得寿命并不短。那你要从他们花掉的钱看他们也很可怜?也值得同情?也算贫困人口?

    例如甘祖昌,我上小学的时候,也就是1962年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一个将军甘祖昌回乡当农民了,结果现在都活着,九十多岁了,他的许多战友都死了,历次政治运动根本整不到他,他和老婆两个人其乐融融地务农,后来习主席都去看望他。我以为甘祖昌是全世界人民学习的好榜样,青壮年时期为祖国为人民的解放立下赫赫战功,年纪大了就回家种地,务农其乐融融。如果你要计算他一辈子花的钱,很可能就是一贫困标准,但是如果是按我本文提出的人均寿命标准,他就是一个富人。

    现在媒体上大肆宣传的什么贫穷的讨论是中了台独分子们的计,其实台独分子们在买通国内文人掌控国内舆论方面还算是成功的,确实就是导致了台湾省青年认为大陆是人间地狱。

    因此,我以为以后什么扶贫都不要叫扶贫,而是想尽办法提高人均寿命。人均寿命上去了这个人没钱就没钱了,不用管他,没什么可怜的,你都能够活那么久了还有啥可抱怨的?苦不苦?想想长征二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

    而我国边远地区还有许多地方人均寿命不高,我以为可能主要还是心血管疾病,因为运到医院来不及,他就死了。如果是癌症,离死还有距离,还来得及送到医院,然后就是医药费报销的问题,砸钱让这个人多活三到五个月。这些问题解决了人均寿命就上去了,至于没有钱,那不管都可以。

    为什么说不要提什么贫穷而要说经济困难。例如我国的所有城市,都有清洁工这个行当,这个行当对于维护人类社会的某一个方面是起很重要的作用的,要尊敬他们,而且这个行当也不可能消灭掉。而清洁工的工钱,你通过扶贫能够让它上升多少?能够年薪一百万吗?也不可能吧?所以扶贫本来就是一个伪科学。

    例如一户人家,父母都是清洁工,努力为保持一个城市的干净而奋斗,他们的收入,必然和他们吃的饭穿的什么衣服用的什么电器等是有配套的,他们的孩子根据政策也是能够上得了学的,这样的家庭就是平稳的,就不能够说他们失败,有可能他们的生活就是其乐融融的。因为反正这个行当在可望的未来是存在的,不能够将一个行当的人都定义成失败。一个城市有许多人平稳地生活为维护这个城市的运行而奋斗,他们都不能够认为是失败。同时也没有办法让他们个人高薪。

    但是我说的经济困难不是指的这个,而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一些突发的事件造成的一些人的经济困难。例如,一个老板,因为飞来横祸,导致突然欠下巨额债务,比如原来是有一千万元的,因为一个操作不当导致一千万元没了还欠下五百万元,那从他的财富看他还远远不如一个清洁工呢,他过的是不平稳的生活,就有可能发生临时性的经济困难。而这个飞来横祸有可能不是因为共产党造成的,而是特朗普造成的。一些高级职员本来收入不错,突然性地也因为各种横祸导致了经济困难。这些问题才是更需要关注的。而过着平稳生活的穷人,反而不一定不幸福。

    一个社会如果大量的人过着低收入的平稳的生活,但是人均寿命是高的且持续增高,那就是好的。真正的动乱危险在于太多的人遇到了一些不平稳的突发事件,所以这样的事情是需要避免的。

最新评论
7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