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为什么不能用市场价格来度量经济规模

2018年08月10日 08:14陈亚君 A | A

    ——暨为什么说GDP不靠谱

    一、一个简化了的例子:

    假设有三个生产者A、B、C分别生产不同的产品a、b、c,为了方便起见,我们假设生产a、b、c三种产品所消耗的总能量(实部与虚部之和)都相同,都是1兆焦耳。因此,它们的自然价格也相同,假定每个产品的自然价格为¥1。

    再假设在某个特定的时段里,A、B、C各生产1000个产品a、b、c放在社会虚拟中转库内,A、B、C分别拥有等值于¥1000元对应的价值的所有权。中央银行共需发行(贷出)¥3000的法定货币给其采购代理(A、B、C)来与3000兆焦耳的库存价值对应。

    假设A需要100个b;B需要100个c;C需要100个a,而A愿意以¥100的售价,向C出售100个a;B愿意以¥100的售价,向A出售100个b;C愿意以¥100的售价,向B出售100个c,即交易是遵照自然价格进行的,交易符合古典经济学所谓等价交换的原则。交易结束后,由于社会虚拟中转库里有100个a、100个b、100个c进入了消费过程,此时仍有2700兆焦耳价值的货物在社会虚拟中转库中,中央银行必须从其销售代理(A、B、C)处回收¥300的货币。一圈下来,以货币计算的总交易量为¥300,以货币价格计算的库存量还有¥2700。

    如果A只愿意以¥200的售价,向C出售100个a,C也接受;B只愿意以¥200的售价,向A出售100个b,A也接受;C只愿意以¥200的售价,向B出售100个c,B也接受,即交易是遵照ABC规定的市场价格进行的,交易仍然符合古典经济学所谓等价交换的原则。交易结束后,由于社会虚拟中转库里有100个a、100个b、100个c进入了消费过程,此时仍有2700兆焦耳价值的货物在社会虚拟中转库中,中央银行必须从其销售代理(A、B、C)处回收¥300的货币,而参与交易的另外的¥300又重新分别回到了A、B、C的手中。但一圈下来,以货币计算的总交易量却变成了¥600,而以货币价格计算的库存量成了¥5400。

    如果A只愿意以¥400的售价,向C出售100个a,C也接受;B只愿意以¥400的售价,向A出售100个b,A也接受;C只愿意以¥400的售价,向B出售100个c,B也接受,即交易是遵照ABC规定的另一种市场价格进行的,交易依然符合古典经济学所谓等价交换的原则。交易结束后,由于社会虚拟中转库里有100个a、100个b、100个c进入了消费过程,此时仍有2700兆焦耳价值的货物在社会虚拟中转库中,中央银行必须从其销售代理(A、B、C)处回收¥300的货币,而参与交易的另外的¥900又重新分别回到了A、B、C的手中。但一圈下来,以货币计算的总交易量却变成了¥1200,而以货币价格计算的库存量却成了¥10800。

    以¥50的价格来进行交易,行不行呢?当然也符合古典经济学所谓等价交换的原则,其结果还是一样。只是一圈下来,以货币计算的总交易量却变成了¥150,而以货币价格计算的库存量却只有¥1350了。

    GDP计算是按照某年的不变价和当年的市场价来计算的,因此用GDP来计量经济总规模是不靠谱的。

    二、泡沫系数的计算:

    以¥400交易显然看上去要比以¥100交易繁荣(泡沫)得多;而以¥50元交易则显得萧条了。我们可以用以下公式来计算某一时间点的泡沫系数:

    Rbb(t) = ΣMTP(t) / ΣNLP

    其中:

    MTP(t)某时间点的市场价格;

    NLP为自然价格。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