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新宏观:卖房买股,利民利国

2018年08月10日 08:18张二寅 A | A

    2018年8月5日,作者参加京苑创新与雪松控股联合组织的投资沙龙上指出,现在卖房买股恰逢其时,当时只是PPT展示,未能详述,故作本文。

    中国股市十年原地踏步,市盈率处于历史低位,截至2018年8月8日,有229家上市公司跌破净资产,尽管只占上市公司总家数的6.5%,但由于大市值的银行占了绝大部分,因此破净总市值占比相当高,股市的持续低迷,让券商入不敷出,开始减员降薪,也使大股东抵押贷款屡屡被强制平仓,触发股指的进一步下跌,中国股市到了生死存亡之际。

    中国的储蓄率闻名于世,那么,庞大的储蓄去哪了?

    高涨的楼市。

    最近网上有个段子,中国股市只值6个苹果,但是,6个上海楼市抵得上美国楼市。

    新宏观认为,中国的楼市已经走到了尽头,它不再会重复以前的炒房暴富神话。

    首先,房地产公司投资贷款与居民按揭贷款都处于高位,不可再加。

    其次,最大的房价推动力消失了——地方政府因为土地卖光了,有了开征房产税的动力。

    再次,房产税的开征,使房地产的投资属性转变为消费属性,打击了炒房投机资本。

    然后,从人口因素看,90后00后不缺房,二孩要在20年以后才能形成需求。

    还有,房价房租比决定了买房不如租房,这将加快囤房者抛售的步伐。

    最关键的是,决策者已经认识到,高房价会推高生产生活成本,引发滞胀,引发产业外移,本国空心化,同时,炒房的高收益打击了创新研发与勤勉劳动,不利于实体经济增长,故坚持抑制房价泡沫,房价不能涨到天上去。

    因此,对于个人而言的理性投资策略为卖房买股。

    有人讲,买股会亏,而持有房产是赚的。

    以为房价还会越涨越高,这种惯性思维是投资的大忌;另外需要理解房价不是持续上涨的,它是有波段性的;由于中国股市的不规范,不具备长期持有的条件。因此,卖房买股要把握好买卖节奏。

    即如果踏准2014年卖房买股,2015年卖股买房,2018年卖房买股这样的投资节奏,那么,收益要比一直持有房子高。

    当然,这不是空想,因为本人2013年10月21日发表《北京房价一年内必然进入下跌走势》,2014年果然下跌,然后2015年初国家连续降准降息挽救房市;自己于2015年10月买房。

    具体如何选择股票,可以参考《新宏观:市盈率陷阱》一文。

    上面讲的是利民的方面。

    利国的理由如下:

    重农学派认为虚拟财富都是虚的,因为它并不创造使用价值,然而,现在已经不再是重农学派所熟悉的实物经济时代了,而是货币经济。第一经济首席经济学家指出,在货币经济时代,货币循环主导了实物循环,由于央行带来的基础债务与商行制造的衍生债务,经济出现了债务长周期,净储蓄的背后是债权或股权,它们是不可兑现的,因此,过高的银行债务或过高的股市市值都必然周期性崩裂坍塌。但是,在没有消除周期之前,有管理的股市市值却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股市的稳定可以保证上市公司的产权稳定,由于上市公司对实体经济具有决定性作用,从而稳定了实体经济的产出。反之,股市的不稳定甚至崩溃导致上市公司产权系统崩溃,进而上市公司规模清算倒闭,工人大量失业,导致实体产出急剧下降,经济陷入大萧条。

    2007年中国GDP为27万亿人民币,2017年中国GDP为82万亿人民币,涨幅200%。2007年美国GDP为14万亿美元,2017年美国GDP为19万亿人民币,涨幅36%。中国A股2008年8月7日2727点,十年后涨了16点,涨幅0.5%,美国标普500指数2009年3月666点,2018年3月2800点,涨幅320%。显然,中国股市市值占GDP比例偏小,不利于经济实体的产权组织,从而抑制实体产出。

    因此,作为国民,将储蓄购买优质股票,可以促进企业家投资,有利于扩大再生产,从而增加就业,生活富足,社会安定。

    特朗普上台后,其主要经济任务为增加就业,减少债务。为此推动再工业化,发动贸易战,促使美元回流,推高美股成为其炫耀的政绩。

    那么,作为美国的最大逆差国与经济对手,打压中国的A股必然成为特朗普的根本任务,因此,贸易战背后的实质为金融战。

    外资在A股低迷时施加压力迫使中国开放金融市场并放弃控股权,乘机廉价收购中国公司,进而控制中国经济主权,中芯之痛就会成为新常态。

    因此,中国国民卖房后不去购汇,而是买A股就具有了保护本国企业产权的属性,它将减少本国企业的破产倒闭,增加就业机会,防御外来野蛮人,有利于国家社稷。

    事实上,市场经济具有内在不稳定性,中国完全可以加以利用,而不必被动应付。

    效仿俄罗斯,抛光美债,运回黄金储备。因为美债具有不可偿还性,实质是最大的庞氏骗局,当美债收益率突破4%时,它将不再是美股下跌时的避风港,而是灾难区,美债的崩盘迫使美联储再次量宽,这势必拉低美元,于是外资流出,中国的资本外流压力消失,何必纠缠报复关税数额对等呢?

    效仿欧盟的“阻断法令”,不必遵守美国的相关域外制裁。美国对中兴的制裁,尤其是没有投资而凌驾于董事会之上,严重侵犯了中国的法治主权(参见2018年6月7日的《世界贸易组织应裁决美国301条款无效!》文章), 这比侵犯一块领土更为严重,只有捍卫主权才能赢得对手的尊重。

    当然,打铁还需自身硬,A股要进入良性发展轨道,需要制度性重建(参见2018年6月25日的《新宏观:重建中国股市的九点意见》),严惩欺诈上市的发起人、承销商、中介机构,对会计造假、庄家炒作毫不手软,坚决清理股市僵尸,最后要建立央行的平准保障机制,维护股市的平稳运行。

    本文首发于第一经济

最新评论
6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