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中美全面对决,将助中外合之道开新局

2018年08月10日 08:19王岩林 A | A

    按照我们之前的立论与梳理,自秦汉全面吸纳兼合强大异质文明对手、开启了中华文明大合路上的新局至今,中外合之道,已经迎来了她两千多年的曲折且光辉之历程。

    虽说,自有“中”开始,便会有“外”。但在周朝全面初创系统形态的中华文明共同体之时,由于我们的主要精力集中于内部整合,加之外部周边生存环境还没能将中与外的问题异常突出地推到前台来,所以便有了中外合之道全面开新造道乃是自秦汉始的一论。

    鉴于我大合文明在中与外的问题上必然会选取通合与兼合之一道,而一个大合文明最可怕的动能衰竭与最根本的致命伤就在于阻断了对外部世界、尤其是外部强大异质文明对手的大合作为,是故完全可以说,能不能在中与外这一“生命力源头”上大合强大的异质对手、并将中外合之道推向更深更广的新高度,便成为我中华能不能“产出”盛世王朝、鼎盛繁茂历史大时期的一个非常准且有效的指标(至于为何会是这样的,我们以后还会进行不同层面的分析与推导)。

    这是一个十分管用的历史考察工具。这是一套基于中华合之道大合文明自身主体特质而总结出的思考认识方法。若简单地梳理一番,便可知晓:秦汉之功,虽说跟这两个富有开创精神之王朝的积极能动努力密不可分,但探究更深层的根本,却不得不说是国内国外“两大格局”贯通联动情境下、也就是中外板块激烈互动历史大背景下,他们各自大合戎狄与匈奴这样异质强大对手(甚至是补足我中华娘胎里带来之致命不足的)的必然结果。换言之,秦汉,当我们以大合(此大合,是我根据合之道理论所特别定义和阐释的)戎狄与匈奴的中外合之道看秦汉那个时代的伟大作为时,一切一切的主观努力、内部风云与历史无常等,其实都只不过是这一条澎湃奔流之大河的必然与自然罢了。

    仅从中外合的空间拓展上来看,秦汉,主要是集中在西部与北部的周边;到了隋唐乃至宋元明清时期,则借助丝路贸易与多种精神文化上的交流通合,将中华文明体与外部世界的合,拓展到了几乎整个东半球、甚至一路向西的西方文明区。

    然而,正如我们所皆知的那样,中华文明在昔日近两千年里所接触与通合的所有异质文明强大对手,跟大清朝所遭遇到的、远离边境之西的西方相比,无论从异质度、远离性还是强度、量级上,都是难以比拟的。而我们之前的所有中外合,也没有一个到达过这个星球上最为两极的中西方广泛合、深度合、全面合、系统合之至高高度。不合至异,无以成至高。这,乃是大合之道的命理与要求。所以说,当世界越来越向着整体化迈进时,中西合,对既定理路上的大道文明或站位于人世人道中央文明的我中华来说,便是不得不直面的一个新挑战,而且是一个迈向世界文明最终大合的一个必经之大坎、之踏板。当年之大清,必然被历史所淘汰的根本原因,要说讲到点子上,其实就是没能自觉意识与适时顺应这一中西合的道之大势,更不要说站立在大合整个天下世界的潮头、实现中央文明的既定抱负了——当然了,自己内部的事都搞不好,也没想法与没可能去步入进取性的中西合之道。

    今天,在我们对自身的大合文明还极度缺乏主体性自觉之时,在我们还无法通过历史和现实、把自身的生存发展问题放入中外“两个大局”贯通一体的大视野里来看的时候,极少有人看清中美大对决的更深层意义,那也是不足为怪和可以理解的。

    在我看来,中外合之道,若不以空间拓展为主、而是以合之质的飞跃来论,可以说,自秦汉走到清末民初,是走完了她的第一长周期历史阶段。这个价段,总体而言,都是合远近之周边及相比之异质的。只是到了晚清民国直接遭遇西方以来,中外合的历史才被改写为全球范围的和跟自身在理路上完全异质之文明间的了。用我所发掘与阐释的理论话语来讲,就是:这是合之道前期最高文明第一次地开始了跟分之道最高文明的直接接触、碰撞、通合、统合。

    这前与后的中外合,这乃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中外合,是我们通过中与外的两两关系(或中央与外部的两相对应关系)、最终迈向大合人类世界的最后一道大坎(也是大台阶)。我们只有迈过了这个最难、最高、最迥异且前期二三百年最具比较优势的大坎,才能走向为地球上的全人类架构一套新的天人道统与实现最终多元一体的大同目标。

    就在半年一年前,我在思考与论述人类多元一统文明共同体的终极目标时,还对将会是一步到位呢、抑或是分步推进呢,深感有些拿不准。最近的中美贸易战打响,让我更加坚定了今后新文明的大合历程、必将至少分两步走的一种基本判断。

    从大道理路与开创人类新文明的担当来看,中华之外别无他者。可从今日中国的现状、抱负及在世界所处的位置、相对西方的比较优势来讲,却又不足以支撑得起一个一统全人类共同体的架构和作为。一带一路、通合亚欧,固然是朝向人类文明共同体而去的,但她一方面还没有大到足以覆盖整个地球世界,另一方面呢,还会遇到今日唯一一个超级霸权大国美国的阻拦和反制。

    抛开现实世界之象与国际政治格局不看,单从最根本的大合之道上的中外合之道来说,中外合,要想更进一步地走向中华与世界合、甚至基于中华之道的以道合世界,那是不可能就这么一番坦途地一路走下去的。从中外合到合世界,虽然都是合,但却必然会有一个质变级的大不同。她不仅要求我们更加地开阔开放,甚至还要令我们丢弃自秦汉开此道来所设定的两两异质对手站位,跨步更高的多元与一统关系上去(更大可能或许还要以自身主体的消隐为代价,以换取全人类对大道一统平台的拥立和推崇)。这一切,都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甚至乃是在还有强大异质对手的情境下、根本不可能去想象和做到的。

    应该感谢特朗普主政的美国。是今天的特朗普政府,让中国人可以丢下不切实际的幻想了。是今天的中美贸易战和必将全面化的大对决,将中国几乎不可逆转地拉入了继秦汉开启的中外合之后、又一轮新的直接走向极分与大合迥异文明间相合进程的中外合之道。这是一次中西方碰撞的新历史事件,这更是一个新的大合时代的开启。现在,我们或许应该更多地认为是美国主动挑起了非战争形式的战事,但若干年以后,人们更可能会说是中国在走向中西合的过程中、被美国“神助攻”般地大大推进了一把。

    有人会说了,美国都跟你打起来了,何以会有全球化时代的中外合或你说所讲的这个星球上最远端、最异质文明间的中西合呢?

    这个问题,得从以下几方面来讲:

    第一,美中这次必将不断摊牌的长期对决,是一种互掐互打;但最终却一定是一种斗而不破、非直接毁灭战争性质的。这个是一定的。当今的美国、中国、世界、乃至全球化关系、核武力量等,早已捆绑住了一切人的手脚并阻断了发动新的世界大战的动力源。

    第二,非战争的互掐互斗行为,表面看是一种非合之为、反合之动,但在大合之道的理路上(大合之大,就在于它能容得下自己的背面与反动),却并非皆是如此,甚至还有其极为独特与可贵的大合之大用。即便是炮火连天的战争,历史上,通过征战实现大合、成就文明全面深入融合的例子多的去了。往往的情景是,桌面上互掐互斗的双方,私底下却会以对手出击的理路、填补与改进自身的短缺和不足。不断地互掐互斗的结果,不是让一个比一个更异质了,反而是让一个与一个更多了同质化的基础了。这对异质文明间的争斗,可以说是一个颠破不破的铁律。更不要说了,这样越斗越看清谁也毁不掉谁的经历本身,最终是会将两国社会民意拉回到合之道的大道理路上来的。对此,我们有十足的信心。

    第三,最坏的结果,可能是美国像退群一样地退出争斗、偏居一隅。因为中国不会退。坚实上升的、有中央文明雄心与抱负有的中国,是一定不会放手中外合之道的,用现在的话讲是不会屈服于美国霸权的。而美国呢,开了此头,便必然也是能打多久、就打多久的,除非出现全面地崩盘或识时务地偏守一隅。这两者,其实都不怕。反倒是美国过早地退出,甚至连另起炉灶的想法也没有了,才是对我们大行合中西之道带有釜底抽薪意味的。因为到此时,剩下的全靠我们自己的自觉使命担当了。那时的政府与文明之士们,能有这种一致的共识和至高的担当吗?或许那时,才是我们最难找到统一进路的关键时期。

    第四,还有一个连锁效应,非常有利于中华大合文明的中外合、尤其是中西合,那就是中美对决的炙热化,会反作用于中国向西的决心与进程。向西,一方面是地理取向意义上的,另一方面就是合西方文明于己道意义上的了。从现实地理政治格局看。跟美国打得不可开交了,无论是为了寻求支撑,还是为了另开新场,中国都得用比以前更大的气力通合亚欧大陆。这样一来,反倒是全球文明的中央区“世界岛”,会渐渐与清晰地实实在在呈现出来。美国挑起贸易战乃至全面对决,在最根本意义上反倒会帮助世界隆起一个繁盛交融的亚欧文明通合区来。而这,恰恰是中外合之道走到今天,中华文明实现自我与升级中外合结构模式的一条光明正道。

    美国是西方文明中的一份子,但西方文明的发源地与主场地在我们同一大陆上的西头。走向了亚欧大陆的深处,其实在文明合、特别是异质文明合的意义上,一点儿也不比中美和逊色,甚至只会更加地深入全面与波澜壮阔。以这样的视野看中美间的对决,便会发现,向西、还是向美,只是改变了中外合一个时期的一种运动朝向罢了。先中美和合,再中华与西方大合,是一种大合异质文明的路径方式;先中西和合,再进而以中华之道合美国及其他,也是一种大合异质文明于一大道的路径方式,只有时间顺序和面向对象上的不同,没有什么实质性本质性的差异。况且,从优势比较与双方意愿的角度看,面西而出的中西合,恐怕有着更多更大的可行性与互动空间。

    第五,中美间的全面对决,对中国认清自己、认清现阶段国际形势、补足短板、健康健全自身社会、致力于提升文明化等级等,也是一种极大的帮助。另外或许更加重要的是,美国发起针对中国的贸易战及不断引向全面性的大对决,对中国人两极分化的盲目自卑与盲目自信可以起到很好的去泡沫化作用,也有利于中国人更加坚定地寻回自身悠久文明的主体性和在历史传统中找到抗击、兼合强大异质对手的有力支撑。用通俗的表达来说就是,能让我们这个有些快速催胖和内心浮躁的大个子,更好地沉下心来客观冷静地看待刚有了一定了解的外部世界和多有不知的自己,苦炼内功,提升文明质素,重新在文明的大道上笃定前行、傲然挺立、引领世界。

    最后要说的是,不同质文明间的合,尤其是中华大合文明每一次地合入异质文明强大对手,一方面必将为自己引来源源不断的充沛活水,对涤荡自身、激发动力、扩大格局、提升层级具有根本性的道生意义;另一方面对人类世界来说都是一次中隆中央文明之道的伟大贡献。我们不要仅仅简单地将中华文明理解成是中国的、中国人的文明,中华文明、尤其是他所开拓扩展出的中华之道,乃是世界多元一统文明的阶段性雏形与活样板,乃是真正属于未来时代的人类新文明之道。中美间的问题,我们不能仅仅站在中国的视角上看,也不可全站在中美两个国家的角度来看,而要站在中华引领的人类合之道与西方代表的分之道的角力和进一步通合统合的更高视野上去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将自己一切的爱与恨、喜与悲、自信与不自信、认识到与认识不到,统统装进道之自然而然的那条大河奔流之中去。

 

最新评论
12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