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除了合作别无出路”到“合作是唯一正确选择”

2018年10月08日 08:23张志坤 A | A

    关于中美关系,中国始终面临选择与出路的问题。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曾有一个著名的战略判断,即“凡是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起来了”。

    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战略判断,因为这个判断代表着方向性的选择,即中国对外关系就要向美国方向扭转了,说得难听一点,就是要跟着美国谋发展。从此以后,中美关系成了中国最重 要的对外关系,不断密切中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方面的联系,成为当代中国对外关系基本的取向与核心之目标。

    对此,我们可将上述判断定义为改革开放以来中美关系的第一个或第一阶段的基本判断。

    从此以后,中美关系就走上了复杂的发展之路,期间所发生的各种各样事情多得很,也难说得很。尽管中美两国在发展两国关系的目标取向上各有不同,但对于推动中美关系走向历史的 纵深,两国当局却高度一致,简单地说,中国方面主流意见一直都认为,日益密切的中美关系符合中国的利益;同样,美国方面也认定,加强同中国在各领域和各方面的交流也符合美国的利 益,有利于实现美国所针对中国的目标。但有一点除外,那就是美国绝不向中国输出关键性的现代高科技,也决不允许大陆中国改变台湾海峡两岸的现状,这是发展中美关系时美国方面所恪 守的一条战略底线。

    正所谓“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无数人的心血和共同努力下,中美关系终于“密切”到了令人震撼的程度,这种密切从政治到经济,从文化到军事,从官方到民间,简直说不尽道不清了 。人们经常引用中美之间巨额的经济贸易,大量资本投资,每天上百个航班的穿梭,数量巨大的人员往来等等来证明中美两国之间的深入融合,以证实中美两国的高度依赖,甚至在敏感的军 事领域,有中国官方人士甚至公开发文主张中美两军要建成互信依赖的关系,等等。当此之时,中美两国好得如胶似漆、如蜜里调油,简直像穿了一条裤子、盖了一床被子一般。于是,一时 间什么“中美国”、“中美夫妻关系”等高论纷纷出笼。

    在这样的背景下,有关中美关系的第二个重要判断就粉墨登场了,这个判断是“中美两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只能合作,除了合作别无出路”。我们可以将其概括性地 称为“除了合作别无出路”论,该论可视为改革开放以来中美关系第二个或第二阶段的基本判断。

    但是,第二个判断完全是一个被中美关系表面现象所迷惑的肤浅判断,根本经不起严谨深入的推敲与批判,更经不起中美关系的狂风骤雨。笔者可以不谦虚地说,对于这个判断的批判, 没有谁比笔者更多、更不留情面。事实正是这样,就在这个判断大叫大嚷、登峰造极的时候,美国已经进行战略转向,已经重新规划设计中美关系,在战略上已经对中国进行重新定位了,发 展到现在,特朗普终于向中国全面发难,现在,中国一切所谓特朗普只盯着经济,只会同中国打贸易战的说法完全都是无稽之谈,实际恰恰相反,特朗普当局将动用一切手段,将从政治、经 济、军事、文化等各个领域全面围剿中国,中美之间的战略斗争已经迈进新的历史阶段。

    在这种情况下,上述中美关系第二个判断就被美国方面无情地撕成了碎片,不管中国方面如何大叫“管控”中美彼此之间的“分歧”,但所谓的“分歧”已经如脱缰的野马,奔腾肆虐, 现如今中国连这匹野马的毛都抓不着了。于是就只有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对中美关系做出了第三个重要的判断,这就是最近一个时期广泛宣扬的“合作是中美关系唯一正确的选择”,简称 为“合作唯一正确”论。

    现在,这个第三判断已经取代第二判断了。

    但是,虽然出台了这个第三判断,但中美关系却没有相应的第三阶段,而是直接地进入了对抗对峙的阶段。在这个历史阶段中,可以肯定说,美国不会做出中国所谓“正确的选择”,特 朗普当局不会满足中国的这份渴望,也完全不理会中国方面所谓的“唯一正确”,特朗普的选择多种多样,“合作”可能是他对中国的选项之一,比如要求中国在伊朗问题、朝鲜问题上同美 国“合作”,但在中国所渴望“合作”的诸多问题上,比如台湾问题,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一带一路”、贸易问题等等,美国一定不会同中国合作,而一定要发动越来越严峻的对抗, 并力求在对抗中压倒乃至压垮中国。

    那么,如果美国不做“正确”的选择,不把中国所谓“唯一”当做一回事,中国该怎么办呢?

    从“合作是唯一正确的选择”这一判断的语境和逻辑上看,中国当然要做“正确的选择”,即使美国做出错误的选项,中国也不会跟进,也不能因为美国错误,中国也跟着错误,中国所 能做选择只有“唯一”。其实,无论什么事情,如果只剩下“唯一”了,其实也就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了,比如挑选房子,如果摆在一人面前只有一套房子,然后让这个人挑选,这哪里还有 什么选择可言呢?所以,有关“唯一正确的选择”这句话,就逻辑关系而言,其实根本就说不通。

    逻辑问题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判断严重缺乏战略实践的支撑,没有相应的历史背景与时代条件,更没有在中美之间达成基本的“共识”。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方面并不认可这个 论断,这与上述第一个判断、第二个判断的情况迥然不同。上述第一、第二判断时期,中美两国或多或少还能就“合作”发展两国之间的关系达成一些“共识”,但现在,据说美国在贸易战 中已经“把刀架到中国的脖子上”了,假如美国进一步在经济贸易之外还要不停地对中国的“脖子”架刀, 中国的正确选择岂不是要变得毫无保障,岂不是成了软弱无力的乞求?

    有鉴于此,笔者以为,上述第三个判断充满了不确定性和不可持续性,注定将短命寿夭、命不久长。

    所以,“合作是唯一正确的选择”只能成为一记短暂与过度性的昙花,未来的中美关系究竟有多少种可能的选项,诸多选项当中究竟怎样的“选择”才算是正确的选择,现在恐怕还言之 尚早。但有两点可以肯定:

    其一,对中国而言是正确的选择,对美国而言未必就是正确;同样,对美国而言正确的选择,对中国而言也未必正确,中美两国将各有各的“正确”标准;

    其二,既然存在选择的空间和余地,所谓“唯一正确”的说法就不能成立,正确的选项在“唯一”之外还会有“唯二”、“唯三”等其它;

    这样看来,中美关系的第四个判断就变得十分紧迫,需要破茧而出。或者换句话说,中美关系的发展需要在“合作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之后有一个新的战略判断,这个问题已经变得刻不 容缓了。

最新评论
16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