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评何新的《反主流经济学:新国家主义经济学》(十五)

2018年11月14日 09:51车武军 A | A
    价值理论

    记者:西方现代经济学,有很多流派,也形成了很多分枝,主流和非主流是否存在区别呢?

    何新:20世纪西方经济学有很多流派。20世纪形成的某些非主流流派甚至从马克思的经济学中吸取了他们认为有用的观点。但是从总体而言,在基本理论观点上,主流经济学所承袭的是法国经济学家萨伊的主观效用价值理论。西方经济学的数学模型也正从主观效用的“边际分析”(对数学分析中的“极限”概念的一种应用)中发展出来的。

    记者:主流学派的主要理论观点是以市场供求关系作为价值形成的决定性机制。

    何新:所以他们用主观价格论置换了古典经济学关注的价值形成理论。古典经济学的基础之一就是价值理论。因为只有通过价值形成的分析人们才能解释资本主义经济增值运动的发生根源。近代经济学的价值理论,几本可以划分两大流派。

    一个流派注重于生产过程中价值形成的问题。这是客观价值论包括马克思代表的劳动价值论和李嘉图代表的成本价值论。另一流派则注重市场价格的形成,即市场需求对于商品的价格的涵量关系,这就是效用、需求价值论,主观价值论(64面)。

    笔者认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模式已经走入歧途,在歧途上解读被扭曲了的价值规律不是真正科学的价值规律。也就是说,现实中的这种价值规律已经被陷入歧途的经济给扭曲了。所以,按照现实中的价值规律来解读价值形成的原因,结论往往会似是而非。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笔者发明的智能社会经济模式中,价值的展示方式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因为在智能社会经济模式条件下,国营市场物价都是国家物价局统一制定的,国家物价局制定商品零售价格是按照两种成本之和来制定的。那么是哪两种成本呢?

    一种成本是指产品的生产成本,产品的生产成本包括物质成本与人工成本。在智能社会经济模式条件下,全国工农业生产都是国家财政付出的生产成本,生产成本包括人工成本与物质成本,这两种成本数据都掌握在国家审计部门的数据库当中。

    为何说这两种成本数据都掌握在审计部门的数据库当中呢?因为在智能社会经济模式条件下,只有国家采购部门有权使用国家财政拨付的公共经费。除此之外,任何国家部门都是没有一分钱经费的,各部门需要物质补给就给采购部门打电话获取。但是,采购部门使用公共经费必须要向审计部门报销的。在这种机制下,生产单位需要物质补给就联系采购部门获得生产物资供应,然后采购员将采购的物质送至生产单位,由生产单位负责人签收。这个签收证明就是采购员用来向审计部门报销使用公款的证明。由于采购部门的所有采购单据都要到审计部门报销,那么审计部门自然就掌握了全国工农业生产的物质成本数据。然后审计部门制定电脑数据时间表格,将各种报销单据的金额进行归类填入表格当中存储。然后将表格数据传输给物价局存档。

    还有工农业生产的人工成本数据也同样储存在审计部门数据库当中。因为全国每个生产单位的所有工人的待遇都由生产单位负责人造表上报审计部门审计,然后再由国家财政发工资,银行提供转账服务。由于所有人工工资报表都经过了审计部门审计,那么审计部门自然掌握了全国工农业生产的人工成本数据。然后审计部门同样制定时间表格再将工资报表数据填入其中。物价局如需要怎样的成本数据可以随时向审计部门提取相关表格数据查询核算。由于报销单据与工资报表都有生产单位同一个负责人签名,那么就以负责人签名的报销单据与工种报表按时间段统计,就得出某生产单位在某时间段批量生产产品的总成本,然后再将总成本除以产品的件数,就得出某种产品每件的生产成本价格。

    有了产品的生产成本价格,然后国家物价局再将这个成本价格翻一番作为商品零售价格试点用于国营市场销售。

    为什么要在产品的生产成本价格上面翻一番作为零售价格试点呢?因为国家财政不止付出了产品生产的总成本,而且还付出了国营市场的服务成本、经销成本、国家各方面的公共建设成本、国防成本、全民免费医疗成本、免费教育成本、义务养老成本等等,这些成本就是第二种成本。而这些成本暂时还是未知数,怎么办?那就先在产品的成本价格上面翻一番作为零售价格试点,然后再根据国家财政全年的公共支出总数来分摊价格。因为在智能社会经济模式条件下,商品价格就是调控国家财政总量平衡的砝码。而且商品零售价格形成的全年国内生产总值就是国家财政全年创生货币供应的总量。

    如果国家公共财政全年支出的货币总量超过了国家物价局制定商品零售价格的全年生产总值,那么就说明商品价格还要上调。反之,如果国家物价局制定商品零售价格之后的全年国内生产总值大于国家财政全年的创生货币总支出,那么标志着国家财政存在支出过剩。如果支出过剩数量不多,可以滚入下一年的用度。如果支出过剩很多,可以用一部分在年终给全国人民分红来分摊。又或者将商品零售价格下调,那么国家财政的这种支出过剩就消失了。

    根据智能社会经济模式中价值特征进行解读,那么价值近似于天平秤上的砝码,如果将创生货币供应总量固定,可以通过价格调整来保持与国家财政的创生货币供应总量上的一致。又或者,将商品价格固定,采用创生货币供应量的多少来保持与商品价值总量上的一致。

    如果采用前者,固定货币供应总量,采用价格调控似乎不太灵活。毕竟,价格调控牵涉整个国营市场的商品存量的价格变动,工作量浩大。那么采用后者就科学一点,利用创生货币供应的多少来保持与国营市场现有商品价值总量上的平衡就非常简易与轻松。因此,价格调控不适宜于经常调控,除非遇到大规模的自然灾害或军事战争,国家财政明显感受到突然的支出压力,那么就紧急采用价格调控来释放国家财政的创生货币支出能力。

    在智能社会经济模式条件下,价值属于不同商品之间与不同劳动之间的以货币为计算单位的通用量化工具,是经济学常用的针对各方面经济数据的计量、统计与核算工具。赋予价值的内涵是国家财政付出的各方面公共成本的货币开销。国内生产总值与国家财政的公共总开销保持总量平衡。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