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两次冷战之间的国际关系

2018年11月14日 10:13鲍盛刚 A | A
    英国历史学家E.H. 卡尔在其《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国际关系》中把期间的国际关系变化分为四个时期,即强制时期,和解时期,危机时期,也是回归强权政治时期,以及最后条约体系的终结和二战的爆发。而之所以最后导致战争爆发,他在另一本书《20年危机(1919-1939)》中归之于当时人们普遍对权力因素的忽视,无论学界还是民间,几乎所有的思想都存在这种错误。同样,如果以此分析,两次冷战之间的国际关系也可以分成几个时期,而目前正在进入一个危机时期,一个回归强权政治的时期。而之所以如此,也许是因为我们犯了一个同样的错误,即无视权力的因素,对此就如最近美国约翰·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在其《大幻灭》一书中认为的那样,一个以牺牲权力平衡政治而谋求自由霸权的世界,不过是肥皂泡中美丽的错觉,正是这一错觉使得美国在冷战后外交战略一错再错,同时也使世界在冷战结束后,短短二十多年后又陷入危机,走向第二次冷战的边缘。

    冷战后,美国和西方国家是经济全球化的倡导者与推动者,他们信心满满地认为全球化就等于民主化与市场化,而民主化与市场化就等于美国化与西方化,由此将达到历史的终结。随着经济全球化这个潘多拉盒子的被打开,饥渴的资本纷纷从美国和西方国家涌向地球的另一半,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因为那里有巨大的市场和充足的廉价劳动力。资本与技术的加速流动改变了以往以国家为主体的全球产业分工和贸易体系,其中中国崛起最引人瞩目,由于大量外资的涌入使中国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9.5%以上,是美国经济增长率的3倍。在加入WTO后,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和制造业大国,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和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1992年希拉里的丈夫克林顿当选美国总统时,中国经济总量只相当于美国的一个零头。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数据测算:当时中国的GDP总量只相当于美国的6.74%。那一年,中国GDP折合4226亿美元,同年美国纽约州的GDP是5197亿美元。当时以美元计价的中国经济总量比纽约州还少接近1000亿美元。但是,25年后按照世界银行的数据:2015年美国GDP为17.94万亿美元,同期中国的GDP为10.86万亿美元。中国的GDP已经达到美国的60.54%。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报告更是显示,以购买力平价计算,2014年美国经济规模为17.4万亿美元,而中国则达到了17.6万亿美元;也就是在2014年,中国的经济规模实际上就已超过美国。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的崛起显然离不开经济全球化,在过去的10年里金砖五国经济总量增长了179%,贸易总额增长了94%,城镇化人口增长了28%。而在未来5年,预计中国将进口超过8万亿美元的商品,吸收600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对外投资总额将达到7500亿美元,出境游人数达到792人次,俨然中国将成为世界经济与新一轮经济全球化的陀螺仪。

    无疑,经济全球化的逆转显然出乎美国与西方国家的意料,这不能不说是历史给它们开了一个玩笑。于是它们转而趋于贸易保护主义,从经济全球化的倡导者和推动者转变为反对者,闭关自守,试图逆转全球化的逆转。美国国际关系研究学者罗伯特·吉尔平曾写到,衰退中的大国有三种战略可选择,一最激烈的做法是利用自己的军事力量,排除新兴国家的经济挑战和军事威胁;二是后退到贸易保护中去,或者削弱新兴国家的经济;三是采取使本国日趋衰退的经济振兴起来的政策措施。通常受到挑战的国家是把各种战略结合起来贯彻。目前作为受到挑战的国家美国和西方国家,基本上遵循了这一原则,如美国重返亚洲,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就是遵循了第一条原则。而美国试图通过TTP和TTIP重建世界贸易规则,将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排除在外,就是遵循了第二条原则。再有美国再工业化战略,就是遵循了第三条原则。当然,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他又增加了许多新花样,如宣布退出TTP, 宣称“美国优先”,在南海与朝核问题上步步紧逼,等等。正因为如此,建立在市场逻辑基础上的全球经济问题正在转变为政治和军事上的问题,崛起和发展中国家与衰退中国家的矛盾正在激化,其中特别是在中国与美国之间。

    回顾冷战结束后27年,第一个10年可以说是美国与西方国家全球化全面推进的10年,而所谓全球化就是民主化与市场化,就是美国化与西方化,这10年历史处于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单极时刻。但是,第二个10年是经济全球化逆转的10年,特别是中国加入WTO后,全球化加速了世界经济中心的转移,所谓逆转是指全球化偏离了美国与西方国家设计的轨道,不再是等于美国化和西方化,而是去美国化和去西方化。美国与西方国家失去了对全球化的控制,而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反过来成为全球化的推动者。27年中最后近7年则是全球化与反全球化博弈的7年,一方面美国与西方国家试图逆转全球化的逆转,特别是美国,所谓全球化再逆转目的就是再美国化与再西方化,显然这是逆世界潮流而动。另一方面中国与新兴经济体国家顺势而为,不仅成为全球化的推动者,而且力图在经济全球化的基础上,推动国际政治民主化的发展。

    美国国际问题研究学者约瑟夫·奈曾经写到:“现在流行说冷战后的世界从权力政治时代向地缘经济时代发展。这种陈词滥调反映出分析的肤浅。政治与经济相联系。国际经济体系依赖于国际政治秩序。”显而易见,其意在于既然美国能够打开全球化大门,自然也能够关上全球化大门。那么到底是地缘政治决定地缘经济,还是地缘经济能够改变地缘政治呢?这无疑是两种不同的理念,并决定不同的发展方向与未来世界秩序的重建。目前美国外交的核心是地缘政治,而中国外交的核心是地缘经济;美国的优势在于政治与军事,其外交目的在于维护已经过时的霸权体系,而中国的优势在于经贸,其外交目的在于顺应全球化的发展趋势,在互利互惠,合作共赢的基础上推动国际政治民主化的发展。中国是顺势而为,并成为当今世界全球化的推动者,而美国则是逆势而动,试图利用其地缘政治优势,阻止全球化的发展。所以,如果说中美两国是当今世界两辆列车或者便车的话,那么显然美国的这一辆是开往20世纪,中国则是开往21世纪。事实上,冷战后27年经济全球化已经改变了世界,所以要想再回到过去已经不可能。对此美国布热津斯基曾经一针见血地指出,”全球化时代已经启动,一个主导性的力量除了执行一项真正体现全球主义精神,内涵和范围的外交政策之外,将别无选择。”否则,无异于选择自我孤立与自我边缘化。
最新评论
1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