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7)

2018年11月28日 10:27包海山 A | A
    2.推动知识增量

    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特别是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具备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基础条件,才能形成科学文化共同体,而科学文化的主体内容以及最大增量,也是特定的历史发展阶段的社会现实需要所决定的。

    21世纪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代,就世界大部分国家人民自主选择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而言,是在资本主义生产条件下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恩格斯指出:“问题不是在于要简单地确认一种经济事实,也不是在于这种事实与永恒公平和真正道德相冲突,而是在于这样一种事实,这种事实必定要使整个经济学发生变革,并且把理解全部资本主义生产的钥匙交给那个知道怎样使用它的人。”

    这里有三点很重要:一是经济发展的“事实必定要使整个经济学发生变革”,二是深刻“理解全部资本主义生产”的各个阶段,三是要拿到“理解全部资本主义生产的钥匙”并成为“那个知道怎样使用它的人”。

    要想深刻理解全部资本主义生产的全过程,就必须清楚资本主义发展到什么程度才会消亡。马克思指出:“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对于资本主义消亡的过程,马克思认为,“是通过资本主义生产本身的内在规律的作用,即通过资本的集中进行的”,即“在一个生产部门中,如果投入的全部资本已溶合为一个单个资本时,集中便达到了极限。在一个社会里,只有当社会总资本合并在唯一的资本家公司手中的时候,集中才算达到极限”;“规模不断扩大的劳动过程的协作形式日益发展,科学日益被自觉地应用于技术方面,土地日益被有计划地利用,劳动资料日益转化为只能共同使用的劳动资料,一切生产资料因作为结合的、社会的劳动资料使用而日益节省,各国人民日益被卷入世界市场网,从而资本主义制度日益具有国际的性质。······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

    资本主义是对资本而言的,资本主义“外壳”的“炸毁”,就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所具有的资本属性的“外壳”“炸毁”,而资本关系的外壳炸毁或者说自然消失,要同时具备两个方面的条件:一是社会总资本的高度集中达到极限;二是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不能相容的地步。我们只有理解了这些,才能深刻“理解全部资本主义生产”的全过程,才能拿到“理解全部资本主义生产的钥匙”并成为“那个知道怎样使用它的人”,从而“使整个经济学发生变革”。

    从根本上“使整个经济学发生变革”,需要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需要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全球化系统性创新发展。

    恩格斯指出:“这两个伟大的发现——唯物主义历史观和通过剩余价值揭开资本主义生产的秘密,都应当归功于马克思。由于这些发现,社会主义已经变成了科学,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对这门科学的一切细节和联系作进一步的探讨。”

    由此可见,社会主义变成科学,是因为马克思发现了唯物主义历史观和资本主义生产的秘密,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对这门科学的一切细节和联系作进一步的探讨。当我们对这门科学的一切细节和联系作进一步的探讨时,意识到能够促进整个经济学发生变革的根本性问题,是以人为本,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如恩格斯所言:“当工人弄清了劳动的价值究竟是什么,工人不再作为物件而作为一个不仅具有劳动力并且具有意志的人出现的时候,到那时,全部现代政治经济学和工资规律就完蛋了”;“只要分配为纯粹经济的考虑所支配,它就将由生产的利益来调节,而最能促进生产的是能使一切社会成员尽可能全面发展、保持和施展自己能力的那种分配方式”。

    生产、分配、消费各个环节是彼此联系、相互促进的有机整体。怎样使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都弄清劳动的价值究竟是什么,劳动者不再作为生产交换价值的物件,而作为一个不仅具有生产使用价值的劳动力并且具有意志和尊严的人出现,分配不再为纯粹经济的考虑所支配,而是实行使一切社会成员尽可能全面发展、保持和施展自己能力从而最能促进生产的那种分配方式。接地气的地方学研究,应该对这些老百姓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问题的一切细节和联系作进一步的探讨。

    从宏观上来看,怎样促进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怎样科学地应用资本的运作规律,通过社会总资本的高度集中来促进人类智慧的有效整合?人类命运共同体与高度集中起来的社会总资本之间的关系,将会怎样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这些方面的理论探索和社会实践,将会成为新时代人类共同创作的最大的知识增量和社会财富,而全球地方学研究的协同创新与融合发展将大有作为。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