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钱”是连接海峡两岸同胞利益的纽带之一(1)

2018年11月30日 10:59包海山 A | A
    最近,鄂尔多斯学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委员苏怀亮在“地方学研究之友”微信群,推荐了他的文章《应该赞美金钱》。我点赞,也有人在转发。我觉得这篇文章对打破某种思维定式以及改变人们的心态有好处。

    苏先生在文章中说:“写下这个题目后我依然感到惴惴不安,其实很早以前就打算写这样一篇文章,但一直没敢动笔,怕写出来挨骂,因为一看题目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金钱这玩意,世人骂了几千年”。他说:翻开中国的文献,凡涉及到金钱的,几乎都对其持鄙视的态度。尤其是人们把友情、爱情与金钱完全对立起来,不仅中国如此,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文学作品中也是如此,仿佛金钱成了万恶之罪魁祸首。

    现在苏先生对金钱有了新的想法,他说:我后来突然就冒出这么一个想法。想来想去,觉得钱本身并没有那么大的罪恶,问题出在人心。看了和听了古今中外那么多有关因金钱而发生的悲剧,我突然觉得,金钱这东西实在太公正太伟大了!与其说是人类发明的钱,倒不如说是上天投给人类的一块试金石,人类社会中一切良知与恶念、道德与恶行、邪恶与正义、自私与公平、诚信与诡诈、高贵与卑鄙都是由金钱检验出来的。我们应该把金钱视若导师和神明,我们应该敬畏它,赞美它,不可辱没玷污它,它在时刻提醒和检验着我们内心最深层最基本的本性和品质。它不仅能交换物质,还能测试人性。

    相对来说,大陆人感到惴惴不安、冒天下之大不韪来“赞美金钱”,而台湾人对金钱的欲望和追求是率真的,毫无掩饰。在台湾地区2018年县市长选举中,高雄市当选市长韩国瑜的名句“高雄又老又穷”,直捣高雄人的心;他的“货卖得出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十分接地气,而且是正中要害,抓住了民众的期许。高雄又老又穷,没有钱;“货卖得出去”就能去赚别人的钱,“人进得来”别人就会在消费中送来钱,从而使高雄发大财。韩国瑜围绕着“钱”,刮起一股韩流,激发了台湾人的共鸣。

    台湾是发达的商品经济社会,人们对金钱的欲望和追求是普遍的,是很现实的,但是金钱对人性的扭曲也显而易见。台湾山海文化杂志社总编孙大川先生在《森林漫步》中写到:“喧嚣、忙碌,只能产生时髦的思想,稍纵即逝,无法深入一个民族文化或个人生命的底层。欧洲人森林漫步的节奏,正是其文化传统的节奏:从容、节制、务实、庄严。而生活在台湾的人是忙碌的,惯常以‘勤奋’二字来合理化我们忙乱的生活步调;我们甚至认为‘忙碌’即是‘积极’,乃是现代化生活的表现。于是,‘工作’时想到的是‘指标’和‘效果’,‘读书’时关心的是‘考试’和‘文凭,对于‘知识’殚精竭虑四处‘掠夺’,就是为了满足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权利欲望。于是,‘忙碌’使我们更‘贪婪’,而‘贪婪’使我们更‘忙碌’;我们的‘勤奋’,使我们彻底的‘商业化’,生命日益‘贫乏’,生活日渐‘空洞’!‘忙碌’与‘贪婪’,只能让我们成为‘经济动物’,既无法成就高远的文化理念,也无法体验到作为一个人的尊严”。

    透彻之见,肺腑之言。台湾商业发达、生活富裕,但是竞争压力、生活忙碌、内心贪婪、情绪烦躁,使人们成为“经济动物”而无法体验作人的尊严。当然,在商品社会,这种人性悲哀的一面,台湾人有,大陆人也有,整个人类都有;穷人有、富人也有,“精神空虚的资产者为他自己的资本和利润欲所奴役”(恩格斯语),“将军或银行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人本身则扮演着极卑微的角色一样,人类劳动在这里也是这样”(马克思语)。商品社会是全人类“既不能跳过也不能用法令取消自然的发展阶段”。理解商品的困难在于,它“表现一种在物的外壳掩盖下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劳动力处于金钱支配才能创造出商品来,只有通过金钱衡量才能体现出交换价值,这就是商品社会的实质。理解了这一点,也就理解了台湾、大陆乃至整个人类商品社会的实质。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