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必要的恶

2019年01月25日 08:09张小波 A | A
    金灿荣教授在一次讲座中提到:美国的宪政理念是:政府是必要的恶;德国的宪政理念是:政府是集体(民众)智慧的结晶。两种理念截然相反,竟同时存在于当世最优秀的国家中,让人觉得着实怪哉。关键我们是什么?

    很多鸡汤文中,特别推荐和向往大城市。机会多,相对公平,层次高,圈子多。但机会多、层次高、圈子多是因为人多的缘故。其实公平才是最重要的。为何那里公平?思来想去最后得出结论:公平是权力干预少的缘故。难道大城市权力不想干预?非也!回想09年在大城市工作时发现一个近50岁地税的专管员竟然有500多万的股票市值,那她有多少房产与存款已经不需要揣测!我想权力有天然干预经济生活的动力,只是大城市的权力因为城市的大发展喂饱了,所以干预的弱了,显得公平了。小城市(农村)怎么没有异军突起、遍地开花?权力的分利冲动非常强,所以根本没有优势,所以也不可能发展起来。

    为什么说改革带来红利?因为权力的分利模式已经无法进行下去了,只能靠改革。不是因为改革带来了红利,而是因为现有的模式限制了红利的产生。就比如谁都想薅羊毛,但是小地方薅的恨不得把羊都吃了,那以后哪里还有羊毛可薅?所以要对羊好一点,多吃点草,养多点羊,我们再薅。所以总理说要改革、特朗普减税同理可证。

    俗语“江南熟,天下足”。在要素禀赋的古代说江南是全国最发达的地方;是因为在土地肥沃和水源充足这很好理解。当今时代已经是工业化和信息化时代,江南的物质资源富集已经弱化。为何还是江南和广东率先发展起来。离民主公平近而离权力相对较远也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因数。华西村缘何发展了起来?是因为吴仁宝化解了权力的干预。格力电器为何发展起来了?是因为两人拍档懂得与权力相周旋。为什么BAT能发展起来?是因为其跨地区无国界,传统的权力无法染指。中石油、中石化、中电信、中移动、五大行这些权力集中地是发展了还是没发展?标准不一,结果不一。但因权力干预倒下的明星企业是不可计数。这必要的恶和集体智慧结晶的结合体究竟是促进了发展还是限制了发展?我们不需要得出结论,通篇我想讲的是我们要换一个角度去看问题。

    经济飞速的发展伴随着通货膨胀也飞速的发展。创造财富的同时时,权力已经砍去一大半:这就是税收。到了民众的手里放着,还要被收取通货膨胀税。窃钩者诛 、窃国者侯。类似是民众对偷自己钱的小偷深恶痛绝,对偷自己钱的权力却无动于衷。

    回到必要的恶和集体智慧的结晶,我们种的是集体智慧的结晶的仔,结成了控制力不够的必要的恶的果:乃为中庸之道。

    权力乃泛指,讨论普世规律不涉及政府和党派。事权、人权、财权都是权力,金钱也是权力,舆论也是权力,小到保安收费不收费也是权力。水至清则无鱼,我们只不过需要更多涤除权力中私的成分,让社会更公平、民众更幸福、环境更优良、子孙更健康。所谓习总书记“把权力放进制度的笼子”之应有之义!
最新评论
3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