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文人和商人

2019年01月26日 08:12孙强强 A | A
    就我自己来说,喜欢纯粹的商人不喜欢纯粹的纯粹的文人。商人可以用真小人形容。商人是积极入世的人,比较现实,容易交往和看清他的目的和行为。纯粹的文人吗?那就是伪君子了。亦正亦邪,亦张亦合,对于事情,不置可否,考验当事者的智力,让别人去猜测自己的思维和行动来配合自己的行为。他们假清高,不屑于谈利,但生活又必须有利,行为乖张,孤介,高估自己的能力或无法使自己的能力世俗合适化。,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入世的还是出世的,只信奉着自己,待价而沽,价高者得。如果无人问津或滞销,摆出一副假清高不屑一顾的姿态或“世人皆浊我独清”不同流合污“节操”。

    纯粹的文人们读了几本书,看了前人的一些总结,欲望膨胀。自认为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宇宙洪荒,人情往来,莫有不知。于是书生意气,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其实世界是现实的,饭是一口口吃的,路是一步步走的,不可能一蹴而就。这方面商人就很好,他们虽然贪婪,想一夜暴富,但他们知道社会需求和市场价值之间的关联,他们对于自己物品的定价机制都是遵从于市场需求,他们知道自己的利润来源于市场的认可,他们遵从市场规则,现实,媚俗,变通,一切以市场机制为准则。

    文人想成就自己的抱负,必须有商人的思维。必须遵从市场机制, 必须让别人认可你。想让别人认可你,就必须知道媚俗,现实和变通,找到一个合适的契机,推销自己的理念,进入某一群体平台或搭建属于自己的群体平台,把自己的理念和群体的理念糅合在一起,成为或成立一个向心力的团体和利益,让大家一起维护和发扬光大团体的利益。团体的利益成功了,自己也就成功了。

    好像是说,达尔文考察世界地理时,曾在南太平洋群岛看到一个土著民族尚处于原始社会阶段,想改变此地人的面貌,又无时间。于是他把一个较为聪明的孩子,带到伦敦上学,学成后让他回归到自己的家乡,担任教化的重任。若干年后达尔文想起此事,又来到那个岛屿,眼前的景象和自己若干年前一样没有变化。他感到疑问,问当地的长老那个在伦敦学习的人呢,长老说,那个年轻人回来不久就被他们吃了,说他在外面学傻了,回来后说我们的乡规民约这也不对,那也不对,这也得改,那也得改。后来我们开会讨论,留着那个“疯子”无用,碍事,一致决定把他吃了以绝后患。

    纯粹的文人往往有“洁癖”之症。嘴里虽然唱着“水太清则无鱼,人太察则无友。"实际的生活中则背道而驰。狗屎虽然臭人,你别说,搁在鲜花的植株下还真能使鲜花更加美艳。更加让花儿惹人垂爱,留恋。社会需要互动和互利才能发展 ,这一点商人做的非常好。他们能够非常敏锐的观察到社会的需求,能够放下身段,能够媚俗,知道舍与得之间的变数,会舍小利,而逐大利。所以像海瑞这样的人,历代的统治阶级都是把他祭在祭坛里,作门楣。至于使用嘛,则另当别论,不知道变通和合作的人,怎么可以推动社会进步呢?

    总之一句话,好的文人其实就是好的商人,文为质,骨骼清新非俗流,商为翅,可上九天揽日月,成全了自己,也成全了国家和社会。
最新评论
8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