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我参与微博热点评论(64)

2019年01月28日 08:13苗实 A | A
    #不要钻牛角尖#  有个老头,80多岁了,过去在生产队的时候,辅佐过我的父亲,有一天,他对我的父亲说,队上某些哈怂见人没好言,老是说,刘多(别人对老头的雅称)忙忙乎个屁啊,一辈子没有干哈啥(无所作为的意思),夜里睡不着一琢磨,真是气死人了,更加睡不着了。我父亲回复说,舌头是软的,人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管不了的。但是,咱要会话劝自己,给自己开心,不要钻牛角尖,就行了。事实上,刘多是颇有本事的人,生养了五儿三女,包括供他们上学,给他们结婚,甚至是盖房,现在他们个个事业有成,就是孙子辈,不少也都成家立业了。更进一步讲,社会生活中,你就是再有本事,或贵为一国元首,或富可敌国,或学有所成,或技艺高超,或名动天下,等等吧,总有人对你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甚至是全盘否定你,这个谁也躲避不了。譬如,mzd,马化腾,钱钟书,赵本山,范冰冰,等等吧。当然了,我自己作为著名学者,独立经济学家,过去二十多年,被人都否定无数次了,冷嘲热讽,骂骂咧咧,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毕竟,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混迹在江湖哪有不挨刀?

    #农民怎么富#  昨天吧,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王辉耀先生建议,应该加快农村土地入市,尤其是宅基地入市,这会刺激内需,促进农村和城市双向流动,既能解决乡村只出不进的情况,也能解决大城市病。农村宅基地需要产权化,允许可转移可交易,三块地试点改革要继续扩大,重庆的地票制值得借鉴和学习。一旦农村宅基地可以入市,城里人到农村可以买房盖房,刺激了消费,同时农民也得到收入,可以走出农村,带动农村致富。前一阵子,我苗实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当然了,我支持王辉耀先生的建议。可以说,中国到了目前这个阶段,应该继续深化改革开放,以适应新形势的迫切需要,而不是抱残守缺,不知变通,依然坚守计划经济思维。譬如,农村农业农民这一块,土地土地流动是个半拉子,劳动力劳动力流动是个半拉子。与此同时,资本也好,人才也罢,进不去,这样一来,农业规模化搞不起来。说白了,目前三农这个尴尬局面,拖拖拉拉,时间不短了,我们国家这么多经济学家是该勇敢站出来说真话的时候了,不能再熟视无睹,装聋作哑了。毕竟,一方面,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央决策层有个核心决定,就是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那么三农这一块就要落实,不能雷声大雨点小;另一方面,农民进城受限制,土地交易受限制,资本下乡受限制,大口子开不了有难度,完全可以理解,小口子总可以开吧,我们不忘初心,关键在,发展中的问题,在发展中解决,如果老是担心出问题,那改革开放能启动吗,还一直进行到现在,整整四十年时间,造就中国经济奇迹,世界瞩目。日前,农村集体土地入市也迎来了重大进展。2018年12月,《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草案删去了现行土地管理法关于从事非农业建设使用土地的,必须使用国有土地或者征为国有的原集体土地的规定;对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确定为工业、商业等经营性用途,并经依法登记的集体建设用地,允许土地所有权人通过出让、出租等方式交由单位或者个人使用。现行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关于城市规划区内的集体土地必须先征收为国有后才能出让的规定,新增加一句“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以衔接土地管理法修改,扫清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的法律障碍。早在2015年,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可入市就已试点。2015年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定,授权国务院在北京市大兴区等33个试点县市区行政区域暂时调整实施有关法律规定。试点县市区暂停实施土地管理法、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的6个条款,按照重大改革于法有据的原则推进农村“三块地”改革试点,即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

    #创作是副业#  我为什么说,一个读书人,著述几百万字,主要著作几部,实际上不算什么,也就是没有什么了不起呢?其一,读书人的大道,无他,就是读书,读一辈子书,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当然了,这也是读书人的最大成就。而且,没有必要进行什么证明,读书人之间。譬如我自己,从1980年开始读书,一直坚持到现在,整整38年,还要多。客观讲,像我这样读书的,全国极有可能没有第二位,就是全世界也是罕见。所以,能够有如此成就,我不敢说引以为傲,很幸运,还是可以讲的。至于以后,只要自己条件允许和能力允许,肯定会继续读下去。更进一步讲,如果可以,也就是得天时地利人和,各种条件具足的话,我要尝试着向天下人做出一个样子,一个现代读书人的样子。极有可能,我心太大了,过于奢望了。但是,这种符合真善美的事情,我有心于此,并不过分,尽管道路曲折,相当艰苦,也需要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其二,读书人的小道,才是创作。因为,读书人,如果一点创作都没有,无法面对非读书人,甚至整个社会,也就是以非读书人为主的社会,会误解读书人,否定读书人的价值,真的认为百无一用是书生。其实,百无一用是书生,在读书人看来,这种百无一用是大用,而在非读书人看来,这种百无一用真的是无用了。那么,无奈之下,读书人,还是离不开小道,搞一点创作。当然了,在真正的读书人心中,这一点创作,不算什么,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更没有什么可炫耀的。也就是说,真正的读书人,主业永远是读书,而副业才是创作。换句话说,除了读书,还是读书,才是读书人的最大实力,而不是那么一点点创作。当下,有不少读书人,那是相当可怕了,到处宣扬什么不创作等于零,名副其实的舍本逐末啊,良可浩叹。打个比方,正如军人必须死战一样,读书人必须死读书。记得,九一八事变后,吴佩孚当面质问张学良:“你为什么不抵抗!” 张学良申辩说:“东北军的实力不如日本,如果现在全面开战,后果不堪设想……” 吴佩孚打断他的话,说:“军人最大的实力,就是一个‘死’字!国恨家仇,你一个也不顾,你老子的棺材都要竖起来了!”
最新评论
1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