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恍然如梦《静夜思》

2019年01月29日 08:01普宏魁 A | A
    ——和何新《静夜思》新解

    读了《李白<静夜思>新解》一文,甚是赞同何老观点。确然令的惊诧的是,李敖及郭沫若竟然会质疑李太白的诗的“义理”来,斥责太白文理不通。

    他们的质疑:一是家中不可能结霜,二是在床上不可能做一下低头一下抬头的动作。其实我看,李、郭二人的问题的核心,并非是质疑诗的义理通与不通的问题,其实是他们不懂得诗的“语法”的问题。

    因为,我们是不能按照日常的语法来解释诗的。否则就会出现三个问题:一是诗无法解释,二是解释与作者意思相悖,三是弄出严重的笑话。

    李、郭二人的笑话确实有点搞大了。

    诗是高度形象与高度凝炼的语言,要理解诗要具有在自己的内心中构建“诗的图画”的能力。这个“诗的图画”即是一种境界,境界就不仅仅是单纯的图画,其实准确地讲应该是诗人的 “心相”——即心境。

    成功的文学作品、书法作品都一样,能让人直接受到一种深刻的感染,并且为作品内在的情愫所吸引,进而进入这样一个与作者心灵相应的境界之中。

    所以要解读古诗,要理解诗中所表达出来的非常成功与自然的场景的转换。如此诗中的转换,即刻画出一种悄然如梦的思乡的情结:

    第一个场景:

    半夜中醒来之后,深夜的清凉、宁静与孤独并存。

    而醒来的原因,极有可能就是冷,冷醒了。

    所以“疑是地上霜”用得非常出彩,霜给人道出了作者内心冷清与寂寞。内心的冷清从环境的冷清弥散了出来。作者冷醒了。

    第二个场景:

    睡不着了,起身。

    起来往窗外望。

    望什么?望明月。除了明月还能望什么!

    第三个场景:

    望了一久,更加感觉凄凉与天地的静谧。

    不知不觉中,开始想家了,感觉到难过了。这时人也真正地清醒了。

    清醒就真正的感受到了更加凄凉的孤寂的味道。

    这时,长吁短叹之后,低头陷入了沉思。

    这里“低头”用得非常出彩,映射出了作者内心的无奈与颓废。

    整个诗的思路即是:1.冷醒——无眠——起身;2.无聊——只有外望——只有月亮可望;3.更加冷——凄然自怜;4.苦闷至极——无奈地低下头(后悔外出?想回家?)。

    结束语:一个游侠的日子也不好过,孤独如何排遣!每夜深人静的时候,内心的孤寂,无人能够知道!

    《静夜思》的独到之处在于,微妙地捕捉出了人由恍然朦胧到清醒的心理状态,道出是一个“静”字。恍然如梦之间,心静如水,人的心理更接近于真实。描写这种沉静的、深刻的,似乎淡然却十分明晰的“思乡情绪”,确实少见。这种思乡的情结,是寒冷似水的清晰的,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情结。这种情绪往往只有在意识与非意识的临界点上才会从深处显露出来。
最新评论
2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