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科技前沿》随想录(330)

2019年01月30日 11:18吴青萍 A | A
    大脑与聪明

    报载:科学家称狗比猫更聪明  狗的大脑皮层约有5.3亿个神经细胞,猫约有2.5亿个,人类大脑有160亿个。美国乌泽尔博士:“动物的神经细胞,特别是大脑皮层中的神经细胞的绝对数量决定了他们内在精神状态的丰富程度以及根据过往经验预测近期及所处环境范围内会发生什么的能力”。棕熊与猫的神经细胞数接近,但棕熊大脑比猫大十倍,表明猫的聪明程度与棕熊相当,但没狗聪明。狗在社会中可扮演很多角色,从警犬和援助犬到陪护犬和搜救犬不一而足,狗能做的似乎比猫多得多。(2017-12-2-7)

    思考:大脑与聪明是两个关联度特别密切的概念。大脑即司职动物行为方式的指挥器官,本质是一种客观性存在。聪明即人类对大脑指挥之行为方式的价值评判,本质是一种主观性存在。客观性存在的东西看得见摸得着,便于人们确立一定的标准来辨别其中的差异。主观性存在的东西却看不见摸不着,往往很难“随便”确立固定的标准来辨别其优劣。以此报道言科学家称狗比猫聪明来看,其从狗比猫的大脑皮层神经元个数多出1倍(5·3亿个:2·5亿个)的客观性标准来讲很有说服力;但据此举例说狗比猫聪明体现在前者能够在(人类)社会中担负多种警用医用家用职能而猫所不能就有些勉强。可能反对者会说猫即使不做这些事,却能坐享主人的猫粮疼爱不显得更聪明么。可见聪明概念的准确使用应更审慎全面才妥。

    如何审慎全面地使用聪明概念?从审慎看,说到底似乎还是要将大脑指挥下的行为结果对主体本身的益处大小相联系才行。简单说,即聪明与否或聪明的程度与其行为获益成正比。如此利益决定论的聪明观应好理解。从全面看,则这种获益不能仅限于行为者本身,还应牵连到与行为者相关的群体、族群以至同类整体。这种整体决定论的聪明观可能并不好理解与把握。还是从实际事例的分析来看。比如在丛林社会中,狮子们捕猎犹猪群时,母犹猪为了保护幼崽被吃掉,自己勇敢冲出其藏身的灌木丛,将狮群引开而终落狮口致死,但却挽救了后代们的性命。在狗与猫谁更聪明的命题上,如果将两者同样都经历了无数代优胜劣汰的竞争进化而存活下来,甚至猫的寿命(12~17年)比狗还长(8~12年)来比,显然很难简单判定。

    从一般动物进入到人类社会来看,聪明命题可分由简明到复杂的两大层次。简明者是讲人类比动物聪明(结论)的无可置疑。基本缘由当然是人类大脑比其它动物更为强大所致。可人类大脑(内在结构)究竟强大在什么地方,科学界似乎并无完全一致的准确认知(比如有脑容量说、神经元数量说、胶质量说等,但均缺乏演绎验证的周延性),说明其局限自然物质范畴的属性探索上尚处初始状态。反而,从人类精神世界超越于一般动物的优异性范畴来诠释更有说服力。如本报道中美国科学家乌泽尔说话中的后面那段:“内在精神状态的丰富程度以及根据过往经验预测近期及所处环境范围内会发生什么的能力”来解读聪明的大小程度就更合适——只有人类才具备丰富的精神观念体系,才具有预测处置未尽事务的能力,比如只有人类才能由一般动物所可能涉足的游牧社会进入到它们无法染指的农业社会。

    聪明命题的复杂性在进入人类社会后尤其凸显了。首先,人类大脑的结构基本趋同,现有的大脑神经科学还无法无能找出其聪明程度的功能性标准或指标。换句话说,即无论古今中外的人,其大脑聪明的功能几乎是相同的水平——甚至“聪明是后天造成的。”其次,人类是观念性动物。聪明观的不同,聪明程度的评价就不同。比如我们传统认可诸葛亮聪明透顶,但他擅长诈术之作为却很可能不被信奉诚信观念者高看。其三,人类社会及其文明经历了数千年漫长的坎坷曲折缓慢演进,但近二百年来却在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中急速飞跃起来,特别具有说服力的情况在于世界人均寿命——这个人类根本利益的集中指标——得到了史无前例的成倍延长……由此回看,似乎很有必要围绕此变化的核心——科学事业的萌发来为各种观念文化的聪明程度划定基本性的标准罢。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