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寻走中华路(1) 秦安—成纪,中华之大源

2019年02月01日 12:17曹建明 A | A
    山梁、沟壑、河谷。

    天巉公路、靖天公路、泾甘公路、叶莲公路、蔡莲公路,不论你从哪里进入,你都会看到,黄土高原西部的梁峁沟壑,山多川少。王铺梁、中山梁、千户岭、云山,各大山梁,地势起伏,纷纷趋向秦安县城所在的兴国盆地。

    当然,尽管山多川少,然而,山水总相依。纵贯南北的葫芦河、散渡河,携带着清水河、南小河、显亲河、西小河等支流细水,似树枝网状般地聚集,流向北方的渭河。

    虽然原始森林尽被破坏,但是,还是有着广泛的天然乔木和人工乔木,构成植被的主体,保护着这一方水土。紫荆、刺玫、枸杞、五加等众多的天然或栽培灌木,也是一边为人们的经济生产作着贡献,一边协力保护着人类的这一片古老家园。

    鸢、雉鸡、雀鹰、苍鹰和石貂,还有一些留鸟与候鸟,不时地跃入人们的眼帘,告诉人们,这里,并不只有人类。

    我们的目标,是位于秦安县东北部的五营张邵店村—大地湾文化遗址。

    她分布于清水河与阎家沟河水之交汇处的一片台地上。台地分为一、二、三级。

    据考古工作者介绍,大地湾文化遗址分为多层:第1至3文化层,形成于距今60000至20000年前,地层中,有石英砸击技术产品,如石英石片、碎片等;第4文化层,距今20000至13000年,细石器技术产品和大地湾一期陶片开始出现;第5文化层,距今13000——7000年,以细石器和大地湾一期陶片为主;第6文化层,距今7000——5000年,主要文化遗物为半坡和仰韶文化晚期陶片。

    专家们认为,人类在距今6万年前,就进入到大地湾地区,成功地度过了寒冷的末次盛冰期并延续下来。使用先进细石器技术的狩猎与采撷生产的人们,可能随着末次盛冰期的来临,向南迁徙到这一地区。

    然而,最早进入到这一地区的人们,是否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祖先呢?

    许多文化遗址的发掘告诉我们,在狩猎与采集生产和农业生产之间,人类,还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渔猎生产。如:距今34000年至16000年左右的北京山顶洞文化遗址里,就发现了鲩鱼、鲤鱼的骨化石,说明山顶洞人已能猎获水生动物,把生产范围扩大至水域。

    研究人员说,在距今44000年至28000年之间,地球上出现了一个较为温暖的亚间冰期,而距今30000年,则是这段亚间冰期的最高温期。这段时间的雨水较多,导致湖泊很多,从而给人类的渔猎生产,创造了条件。

    而这个历史特点的发现,就为我们解读过去很难理解的历史古籍,增添了新的思路。

    许多史籍记载,伏羲氏“结网罟以教佃渔,故曰宓犧氏”。这是伏羲氏从事过渔猎生产的文字证据。

    而这个证据,就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史籍中的另一个难解之谜——华胥氏“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犧于成纪”。

    “大人”,不应该是指雷神,而应该是指历史这个“巨人”。“雷泽”,也不应该是一个地名,而应该是指一个雷雨与水泽繁多的年代。“成纪”,就是成就了一段以结绳记事的历史,使一段结绳记事得以完整的意思。

    “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犧于成纪”,整个意思就应该是:“华胥氏随着历史的脚步,进入到了一个雷雨与水泽众多的渔猎时代,由于定居一处,不再随着季节迁徙,所以,他们就努力地探索农业生产,从而完成了一段由渔猎生产过渡到农业生产的历史,而历史的起点,就是华胥氏,终点,就是庖犠氏”。

    “华胥”之“华”,是指华胥氏的宗教信仰。他们崇拜植物花果的光华。这也就表明他们在努力地探索农业生产。“华胥”之“胥”,字典解释为,1:蟹酱;2:片刻,一会儿 ;3:古代官府中的小吏

    ;4:乡里小吏;5:有才智的人 ;6:古代乐官 ;7、姓氏。这也就显示,“华胥”之“胥”,有介绍其官职、能力、历史、功劳与性格的意思,总的来说,是地位不高,历史不长、功劳不大,但是很乐观,很有才智,做了很多基本性的工作,为后人的成功,打下了基础。

    “华胥氏”这个名号,应该是后来的黄帝部族,给他们的历代祖先所取的谥号之一。

    除了这个谥号外,还有宓犧氏、庖犧氏、伏犧氏,都是谥号。而这些谥号,其根底,都在一个“羲”字。

    “羲”,上面一个羊,羊下有禾,禾下有丂(天上挂着一条龙),与禾、丂左右并列的,是一个戈。整个字形,就透露出一个牧羊、种地、以龙为图腾、尚武好战的民族特征。这不就是赵宝沟文化的特征吗?

    所以,黄帝部族所最熟悉的近祖,就是生活在今天东北地区的赵宝沟文化遗址的主人。

    那么,赵宝沟文化遗址的主人,与甘肃天水秦安县(成纪)这个地方,又有什么联系呢?

    “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犧于成纪”;“结网罟以教佃渔。故曰宓犧氏”;“养犧牲以庖厨,故曰庖犧”。

    综合这些古籍记载来看,华胥氏最初的渔猎生产,不是捕鱼,而是摸螺捞蚌。及至到他们发展出了渔网,并且靠售卖渔网来获利之后,他们的名号,就不能再叫“华胥”了,而应该叫“宓犧”。

    因为,他们这时候的宗教信仰,已经改变。大概这时候,他们的图腾,就是蛇。因为,“犧”字的字形表明,他们以肉类作为祭祀时的供奉。而花不吃肉,蛇才吃肉。“宓”,是宁静清闲的意思,表明这时候,他们有时间从事手工业生产。

    而宓犧氏,又是怎么变成庖犧氏的呢?

    因为,这时候他们开始养殖大型牲畜,并且可以从中选择上品牲畜,来作为祭祀时的供奉了。

    那么,这时候,庖犠氏应该在哪里呢?还是在这沟壑纵横的秦安(成纪)地区吗?不,这时候,他们就已经到了那茫茫的草原,已经在草原上放牧了。

    所以,宓犧氏,就是黄帝部族在秦安(成纪)地区的祖先;而庖犠氏,就是黄帝部族在茫茫草原上的祖先。包括赵宝沟文化遗址的主人,也是属于庖犠氏。

    那么,伏犠氏又是怎么回事呢?

    伏犠氏,就是庖犠氏南下,在中原打了败仗,被迫逃亡到湖南的黄帝部族的近祖。“伏”,是以伏击战的方式摆脱敌人的追击;“羲”,与“兮”同音,也就有同义,表示气喘吁吁,累得不行。

    了解了黄帝部族的来源脉络,我们再来看炎帝神农氏部族的来源脉络。

    史籍记载,“太皞庖犧氏,风姓”;“女娲氏亦风姓”;伏羲氏是“蛇身人首”,而女娲氏也是“蛇身人首”。这说明,这两个部族,确实是同出一脉。

    那么,他们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分道扬镳的呢?

    史籍记载,女娲氏“代宓犧立,号曰女希氏”。那么,女娲氏就是在宓犧氏之后了。而宓犧氏之后,黄帝部族的祖先就变成了庖犠氏,到草原上去了。那么,女娲氏“代宓犧立”,实际上就是原地顶了宓犧氏的门户,传承了宓犧氏的法统。女娲氏,才是华胥氏和宓犧氏血统纯正的正宗传人。

    女娲氏“号曰女希氏”,这应该也是黄帝部族给他们取的谥号。“希”“羲”同音不同形,表明黄帝部族,承认女娲氏和他们的祖先有亲缘关系,但是,却不承认,女娲氏也是他们的祖先。因为,女娲氏伙同外族,打败了他们的祖先。这个仇,他们记下了。“女希氏”之“女”,表明女娲氏在性情上,和黄帝部族的祖先伏羲氏也有很大的差别,伏羲氏性情阳刚,女娲氏性情阴柔。

    我们再看女娲氏之“娲”。“娲”中之“呙”,是陶器。而能够以陶器作为名号,表明他们就是陶器的发明人之一,是最早使用陶器的人。

    陶器是农业生产探索过程中,能够保全农作物种子的唯一工具,却不是人们赖以做饭的唯一工具。这一点,决定了陶器制作的动因,是为了农业生产,而不是为了做饭。而有陶器必有农业生产,有农业生产就必有陶器,这个考古发现的规律,也可以佐证这一点。

    所以,宓犧氏之所以更名为女娲氏,其原因之一,就是宓犧氏还处在渔猎和手工业生产阶段,而女娲氏,则进入到了农业生产阶段。

    另外,“娲”“蛙”同音,表明女娲氏的宗教信仰,也相对宓犧氏发生了改变。女娲氏的图腾不再是蛇,而是蛙。因为,他们这时候有条件进行人口扩张,所以,他们就产生了生殖崇拜。而蛙,是一种看来很有生殖能力的动物。

    女娲氏崇拜蛙,就表明他们是仰韶文化的主人。因为,仰韶文化中,就有很多蛙的形象,表明仰韶文化的主人具有蛙崇拜,也就是生殖崇拜的信仰。

    而大地湾文化遗址的第6文化层,距今7000—5000年,就主要是出土仰韶文化的陶片。

    关键是大地湾文化遗址的第4文化层,距今20000至13000年,细石器技术产品和大地湾一期陶片开始出现;第5文化层,距今13000—7000年,以细石器和大地湾一期陶片为主。这个考古发现,表明黄河农业文明,与长江农业文明是同步进行的,都是在距今20000至13000年之间。

    而黄河农业文明的开创者,就是仰韶文化的主人,就是女娲氏。因为,遗址中的文化发展,是连续的,并没有中间的断裂。表明是仰韶文化的主人女娲氏部族以及他们的祖先,一直在这里生活与发展。

    回头我们再来看看,为什么这个地方,能够发展出农业生产呢?

    因为,这个地方,在狩猎与采撷生产时代,可能是个好地方,但是,到了渔猎生产时代,她就不是那么好了。所有的能够最先产生出农业生产的地方,其渔猎生产的条件,都不是很好。

    这里的地势,产生不了许多湖泊。而以最初的渔猎生产能力,没有湖泊,渔猎生产的收获,就是不可能很大的。所以,华胥氏当时生活在这个地方,应该是很困顿的。

    正是因为穷则思变,所以,华胥氏才在渔猎生产与狩猎生产、采撷生产之外,还要另谋出路,这才发展出了手工业与农业生产。

    我们再从华胥氏到宓犧氏的信仰变化,推测他们的性情变化:华胥氏的性情是平和、乐观的,所以,他们才会崇拜花;而宓犧氏的性情则阴森、强悍,所以,他们才会崇拜蛇。

    而性情的变化,也显示出他们实力的变化。华胥氏是由于实力不足,被其它部落排挤、驱赶,才辗转流浪到这个与渔猎生产并不融洽之地的。而宓犧氏时代,他们的实力显然是有了很大的增长,所以,他们才会脾气见涨。

    但是,比起那些开阔之地的部落来,他们的实力,显然还是不足。所以,他们才会崇拜蛇的盘曲据守、能屈能伸。

    而正是由于宓犧氏的两面性,才孕育出女娲氏和伏羲氏这两个同源,却不同性格的部族来;也因此在后来的中华民族的形成过程中,四大部族中,他们华胥氏与宓犧氏的后裔,就分领了两大部族,使之成为中华民族的大源。
最新评论
11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