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科技前沿》随想录(333)

2019年02月02日 01:29吴青萍 A | A
    冒险创新赞

    报载:“超级环1号”首次实测获得成功  一个磁悬浮测试滑板进入接近真空的管道,仅在5秒时间增速至70英里(承诺达700英里-1130公里),所有让超级环运作的必要元素都发挥了作用:推进、制动、悬浮和真空系统,几乎消除了摩擦和空气阻力。“此测试将让我们走向生产单元。”短仓由铝和碳纤维制造,长8·5米。需要掌握气闸系统,让短仓进出管道而不破坏真空。下步目标为250英里。努力提高管道的可靠性降低成本。铁路运输的未来或许就是真空管道和磁悬浮。(2017-7-14-7)

    思考:冒险与创新就像现代科技迅猛发展的车头。从诸多科技突飞猛进事件的发生过程观察,哪里在牵引着的不是人类冒险与创新可贵精神的身影呢。比如此“超级环”的项目。它是凭借真空条件下物质运动无空气阻力和在磁悬浮中运动无摩擦阻力的两个理论基点而推出的超高速铁路运输方式——将超过现有高速铁路时速的两倍,达到1130公里,已超过一般民航飞机900公里的时速了。虽然将铁路运输提速恁大意味着为人类增加福祉也很大,但其所冒风险也大。从风险角度看,高速度即高风险,亦即出事就会高危害高破坏。仅从其截断管道中短仓内外的真空密封看,稍有不达就会酿出极大事故。比如人体正常的血液流动均需要1个大气压的环境,无此会怎样呢?国外有人曾试验将自己的下手臂放在一段封闭玻璃管中,然后抽出玻璃管中的空气使其真空化,马上他的下手臂剧痛难忍暴涨成了紫红色。由此可见超级环的一个巨大风险:假如密封出事,短仓内的空气也可能被抽掉,里面的人会怎样啊。

    然而,超级环的上述风险并不能否定其完全成功开发后所能给人类带来的巨大福祉。就像火车、汽车、飞机以至医疗等现代科技的事物一样,它们既在大幅的造福于人类,也“自然的”存在一些对人类的较大危害。比如飞机一旦坠毁,其乘客就都很难保命;现代医疗药物能够高效的治疗许多疾病,可也会产生害人的副作用。但即使如此,拥有趋利避害天性人们仍然对现代科技事物钟爱有加,甚至趋之若鹜者还大有人在。为什么呢?还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道理。毕竟传统慢少差的低福祉比起现代快多优的高福祉差多了,比如现在的人均寿命就成倍延长咯。由此我们自应感谢现代科技的发展。而这种谢意中也应特别凝视现代科技发展中那种起到牵引作用的人类冒险创新精神。从人性本能来看,冒险创新与其对立对应的安逸守旧都是其超强大脑中(自生或滋生的)许多对称性的思想理念之一。而为什么在不同族群中相应的冒险创新或安逸守旧的精神(意识)表现却有很大差异差距,这只能从其精神信仰或观念文化的思想内涵上加以诠释了。

    比如在中西思想文化的基本性差异方面就存在求真意识与求功(名)意识的区别。立足于前者,便把追求真理(真相、真诚、真实等)当作最高的价值(甚至高于自己的生命),这样就能够勇于怀疑大胆探索,冒险创新就自在其中了。而基于后者,则会将个人的功名利禄当最高最终价值,于是信而好古述而不作,贪图安逸以不变应万变而葸于冒险创新。将如此分析的道理拿去演绎映证中西几千年的文明演进史是很有说服力的。曾看过一个演说视频,演讲者为某大学的名教授,其中说到中国过去几千年的科技发明在世界上是如何多地位如何高。我想其概念未必清晰准确。因为科技分为科学和技术。科学的萌生发展发达需要求真意识的文化酝酿,这在我们传统文化中始终是个缺位的“痛”。以至于我们过去有什么像样的科学(成果)呢。四大发明肯定缺乏科学的属性。仅是经验性偶然性的技术成果。所以它也一直不能在我们这种功名性文化中起到科学(理论)那种对社会前进的举一反三的重大推动作用。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