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关于闽南学(五)

2019年02月02日 01:37地方学研究 A | A
    (四)历史研究

    闽南学的研究对象是闽南民系及其创造的闽南文化,了解任何一种文化,都要面临三个基本问题:哪里来(历史)、有什么(内涵)、是什么(核心精神)。因此关于闽南民系与文化的历史研究,是构建闽南学学科体系的基础研究之一。

    关于闽南民系的历史变迁,有许多问题值得深入探讨 :比如史前闽南地区的人类活动 ;中原移民对闽南民系形成的作用 ;古百越文化的遗存 ;闽南人引以为豪的海洋文化的起源 ;宋代闽南文化的鼎盛是如何形成的 ;元代外族入侵对闽南文化的影响;明清闽南人向外播迁的原因、路径和影响;刺桐港、月港和厦门港几个闽南重要港口海洋贸易的兴盛与流变 ;闽南民系如何实现现代转型等等。

    作为汉民族共同体中的一个重要民系,闽南民系历史流变的研究,将有助于进一步丰富人们对汉民族共同体、对中华民族发展过程的认识。

    (五)本体研究

    闽南文化有什么?这是闽南文化研究三个基本问题之一。事实上对闽南学的研究最早和最普遍的就是对闽南文化具体事象的调查描述和归类分析,其内容至少包含了以下 20 个方面的内涵 :方言、口传文学、生产技术、民间工艺、行旅交通、建筑、服饰、饮食、民俗、商易、医药、民间信仰、民间艺术、武术、游艺、大众传媒、民间教育、先贤及其学术思想和闽南人的思想性格特征。

    这其中有的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消亡,成为文物,成为记忆,但它们依然是闽南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它们所蕴含的智慧,我们今天可能因环境情感的变化而无法体会,但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比我们更聪明的后代,会从中领悟智慧的火花,点燃新的创意。比如闽南商易文化中的郊商郊行,而今是再也看不到了。但在清治台湾的 200 多年间,正是郊商郊行构建了闽台海峡经济圈,推动了两岸的发展与繁荣。其中的艰辛和智慧,经验与挫折,难

    道就没有值得我们今天去汲取、去思索并将有益于近日两岸的交往与共荣的智慧吗?

    对于闽南文化的本体研究,必然要触及另一个基本问题 :闽南文化是什么?亦即闽南文化的核心精神。

    闽南文化的核心精神,是引领闽南人,做人要做什么样的人,及追求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生活,是一种价值取向、理想追求。千百年来它始终引领着我们要探寻其中永生的理念。

    任何文化的核心精神都在信仰里面,西方文化的核心精神要到基督教的教义里面去找,伊斯兰文化的核心精神要到古兰经里面去找。闽南文化的核心就应该到闽南民间信仰里面去寻找。闽南民间信仰有迷信,但也有好东西。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世界上哪有绝对纯洁、绝对正确无误、无暇的东西呢?闽南民间信仰有封建迷信,同时它是最宝贵的文化遗产,寄寓着闽南人的精神寄托和精神追求 ;也以闽南的方式展现中华文化的核心精神。

    (六)文化类型学研究

    世界上每一种独特类型的文化都有其自身的功能,都是该共同体内的人们为适应自身的生活生存环境而创造出来的。因此,从建构闽南学的意义上来说,对闽南文化的研究,就不应该停留在对闽南民系某些文化事象的直观描述,甚至也不应仅仅停留在对闽南文化与汉民族传统文化和中华文化源流背景的考证上,而应该把闽南文化的方方面面作为一个整体、一个有机生命体、作为一个文化类型,分析其各种文化事象之间的内在联系,以及这种联系的逻辑依据和历史凭借,进而分析这种类型的文化是如何因应闽南民系独特的社会传统和生存环境而产生、而发展,分析这种文化的独特价值以及在当代社会潮流面前所应采取的应对措施。这些应当是我们研究闽南学的基本学术路径和现实落脚点。对闽南文化进行文化类型学的研究,分析该典型形态的文化与其社会系统及生存境况的内在关系,应当成为闽南学学科建设的重要内容。

    (七)文化生态研究

    任何一种文化都无法脱离其生存环境,也无法摆脱其生命的规律。闽南文化的阳光、雨露、空气、土壤是什么?他的生命规律又是什么?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设每一天都在问询我们这两个问题。对于全国,也是全世界第一个文化生态保护区,这不仅是一个理论问题,更是一个实践的问题。我们必须回答,必须深入研究。

    (八)多视角研究

    闽南文化作为一个具有典型形态的民系文化,其所涉及一系列问题,任何单一学科都是无法解决的。但是,闽南学又绝不是各个相关学科的简单组合,而是运用各相关学科中适合于研究闽南民系及其文化的理论和方法,采取综合的和跨学科的方式来研究闽南民系和闽南文化。

    (九)比较研究

    由于闽南人过台湾、下南洋、徙潮汕、迁浙南的迁移史,使闽南文化区域在地理上并不完全相互毗连,并且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不同地理区域中的闽南文化也产生了差异性。而近年来,关于文化区域的理论研究和实证研究,在我国越来越受到重视,并产生了不少重要的研究成果。文化区域理论中关于自然环境与文化区域、行政区域与文化区域、经济类型与文化区域、移民与文化区域等研究,以及关于文化区的分类、文化中心与边界分合、文化区域的等级体系及其配置特征、文化的层面与空间系统等理论,对于我们的闽南学研究,显然是非常重要和迫切的。我们应当充分应用文化区域学这些宝贵的研究成果,来提升闽南学研究的水平,并据此对闽南文化区域做出科学的界定,对文化区域内不同地域的文化差异做出科学的分析。

    (十)应用研究

    闽南文化不仅要传承,更要创造性转型和创新性发展。保护、研究、传承、建设、创新、交流、宣传普及,七个环节环环相扣,缺一不可。

    我们的理论研究不能关在象牙塔,必须关注、回答现实社会生活给我们提出的问题。只有把闽南文化研究紧紧地联系着社会发展的脉搏,我们才能获得各方面更多的支持和帮助,才能使文化和社会经济发展相辅相成。

    特别是面对海峡的波涛和人为的阻隔,闽南文化如何发挥维系两岸闽南人重要精神纽带的作用,为民族和解与祖国和平统一做出应有的贡献,是摆在我们面前所有闽南人共同的课题。

    (十一)未来学研究

    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华文化、闽南文化还能不能和怎样才能继续创新发展,这既是一个现实问题,又是一个理论问题。

    文化是通过两种不同的方式来发展的 :一是“趋同”,一是“变异”。“趋同”是一种纵向发展,也就是趋于共同的方向。“变异”是一种横向的开拓,一般有三方面的导向,即融汇外来文化,边缘文化的中心化和与原来互不相干的其他学科杂交。

    只有两种方式均衡运用,互相作用,文化才能巩固发展。闽南文化的发展同样离不开“趋同”与“变异”。闽南文化的未来系于我们如何大胆而又谨慎地运用“趋同”与“变异”,开创出新的局面。这一方面留给我们研究和实践的空间是无限的。

    作者:陈耕,厦门市闽南文化研究会会长

    来源:奇·朝鲁主编,奇海林、杨勇副主编,《地方学研究》第1辑,学苑出版社,2018年9月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