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如此简陋的中医诊所,疗效好就能让我信任吗?

2019年02月18日 01:50沈文朋 A | A
    2018年底,一对新疆的夫妻带着三岁的儿子到深圳梧桐山中医学堂看病,小孩患者的是视网膜母细胞瘤,一只眼刚在北京摘除,一个才三岁的生命,罹如此绝症,又遭到如此治疗,实在令人痛心。但是,患儿父亲的一番话,却让十分振惊和惭愧。

    患儿父亲进门后打量了一下我的深圳梧桐山中医学堂附属中医诊所,就一脸的疑惑说,沈老师,你名气如此大,治愈了如此多的疑难杂症和危重症,没有想到是如此简陋的诊所,现在就这么一个学徒的助手跟在身体。我原以为你带几十个徒弟,几层楼的诊所。

    患儿父亲犹豫了一会,才让儿子看病。

    我十分的内疚,人家不远万里过来看病,我的诊所却如此简陋,既没有许多诊所那样挂满了“再世华佗”、“妙手回春”之类的锦旗,也没有制药的道具,连个药柜也没有,也没有经络的挂图,仅有一个小小的不显眼的塑胶小铜人,甚至我和助手也没有穿白大褂,就连汉服也没有穿。除了一个大大的书架放满了中医书籍或许能显示我们在搞中医之外,我的诊所跟普通家居几乎没有任何区别。这实在令一些患者失望并且不信任。

    我承认这是我的失败之外,我不注重并且十分讨厌形式的东西,我不懂也不屑营销,我的精力有限,我要把有限的精力投入钻研中医技术上。中医太博大精深,我的精力又十分有限。在此,我对过来诊治的患者深致歉意。

    记得五六年前,一个患者肝硬化腹水,在深圳的医院打白蛋白抽腹水,十天没有拉过一滴尿,医院下达病危通知后找到我,我开的外敷药用后一小时,开始拉尿,病危解除。

    七八年前,我妻子的伯母——直肠癌晚期患者、中山市的一个肺癌晚期患者都是倾盆盈碗便血,医院无能为力,找到我用药,半天止血。

    三年前,我到东莞出诊,到了铁路隧道三院我才知道,高龄患者已下病危通知四天,处于半晕迷状态,喝水也要用汤匙撬开嘴巴。我们没有道具,只是用三个指头。开的药也十分普通,既没有进口西药,也没有名贵中药,甚至没有干姜附子,更别说几百克的干姜附子了,只是十分普通的温化痰饮健脾之类的药。而且还交待,停用一切西药。停用西药用我们的中药后,一天后能吃点稀饭,第二天可以推到外面晒太阳。

    几天前,一个朋友说,“沈老师,我那得肾炎的兄弟现在每三天去做一次透析了。”我问,怎么会这样?他说,病现在急乱啊。本来去年在你这治感觉好些了,但是,他后来去了广州的大医院找大专家诊治,成尿毒症了。

    比如我治疗的糖尿病、高血压、癌症、不孕不育等病疗效很好,也有不少治愈的。有的人觉得怎么可能?人家医院的大专家也就治一两个科的病。我回答说,真正的有水平的中医,是全科医生,专科中医是西医化中医,把人这一互相联系的整体割裂成互不关联的部分,疗效就会大大影响。

    看看人家西医吧,人家有救护车,像军队打仗一样,一大队的救护人员把患者抬上车,笛声长鸣,然后到医院推进有高级无影灯的手术室,几十种手术刀、高科技的尖端设备仪器,然后五六个白大褂紧张手术。你说,这场面有刺激多振憾。简直是看好莱坞的大片,即使好莱坞的大片内容很差甚至逻辑混乱,你能不被征服吗?

    中医三个指头把脉,草根树皮治病,有科技含量吗?有振憾力吗?

    医圣张仲景,他的装备比任何一家医院都差远了,但是,我相信,医圣的技术可以秒杀现在世界上的任何个医院,即使号称最顶尖的医院。

    不过,我觉得,对医疗而言,疗效才是王道。我把精力都用到提高医术上,不在乎患者对我们外在的简陋的嫌弃。确实有极少数慕名而来的患者,看了我们简陋的诊所及我们的穿着,不看病就走了,我是爱看不看的态度,一般不会劝说患者。

    我主要治疗的是疑难杂症和危急重症,大多数疗效很好。不过,令我不安的是一些患者到我这治疗疗效不好甚至无效,虽然比例不大,但是我收了人家诊费,却没有治愈,内疚啊。

    真正的民间中医,虽然治病救人,却受到各种势力的打压、追杀,更让人绝望的是少数患者在治疗中没效或没有达到预期疗效或者出了点问题,他们就说,“我要举报你!”难道医院的医生的病都能治愈?难道医院就没有出错过?提着脑袋行医,得到点诊费也是火中取栗,民间中医成为世界上最悲壮的职业,最可怜的职业。这让我想起抗战英雄杨靖宇将军。

    1940年2月,抗战英雄杨靖宇所处的濛江地区最低温度已是零下42度,他的部队已经几乎全战死战场。杨靖宇只剩孤身一人穿着被树枝划破的棉衣和一双早已损坏的棉鞋艰难的辗转在深山老林之中。2月22日,精疲力尽、饥饿难耐的杨靖宇在保安村以西的山里的赵廷喜等四个村民,杨靖宇请求赵廷喜等人,“你们几个能不能进村给我买点吃的,再给我买双棉鞋,我多给你们钱。”

    赵见杨几天没有吃饭,脸上、手上、脚上都是冻疮,说:“我看你还是投降吧,如今满洲国不杀投降的人。”赵廷喜哪里知道,岂止是不杀,如果杨靖宇投降,日本人还打算让他出任伪满洲国军政部长,利用杨靖宇制服东北抗日联军。

    杨靖宇沉默了一会,对赵廷喜说:“老乡,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还有中国吗?”

    我也想说,老乡,我们都中国人,如果我们竟然举报中医——护佑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国粹,那民间中医以后谁还敢行医?我们生病了还能找到民间中医吗?中医不就灭亡了?

    附

    医室铭(仿陋室铭)

    高文庆

    医不在诩,有德则名。药不在贵,有效则灵。斯是医室,惟我德馨。开门疗疾苦。闭户养精神,谈笑学岐黄,往来访“杏林”。可以论伤寒,讲内经,无诽谤同道,勿怨天尤人;欲济困以扶危,须艺高而技精。世有不治之病,愿无夭枉之人。心存济世,不为利名,纵为沉疴不起,尽吾术之可能。医室虽小,何陋之有?!

    《医室铭》摘自《黄河医话》,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