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科技前沿》随想录(342)

2019年02月19日 11:05吴青萍 A | A
    危机拷

    报载:全球昆虫或在100年内灭绝  超过40%的昆虫物种衰落,三分之一处濒危状态,灭绝速度是哺乳动物、爬行动物和鸟类的8倍;昆虫总质量以每年2·5%速度下降,意味着其一个世纪后会消失。昆虫是最多样化数量最多的动物,是其它生物的食物、传粉者和营养物质回收者,对所有生态系统的正常运转“至关重要”。集约农业,尤其是杀虫剂(“杀死幼虫,使土壤中的昆虫消失得干干净净”)是昆虫减少的主要推手,城市化和气候变暖也是重要因素(热带没有农业产业化,主要由气候变暖造成昆虫减少)。(2018-2-12-7)

    思考:现代化的世界变小了。事物之间的普遍联系愈益明显突出了起来。如此大趋势说到底显然与现代科技的迅猛发展密切相关。它既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福祉,又可能带来始料未及的天大灾难。比如此报道的昆虫可能在100年后灭绝一事。其主要推手(起因)不还是科技推起的集约农业,特别是杀虫剂的大规模广泛使用所致成的么。而现在人们尤其是科学界谈论的人类所面临的最大危机可能还不在此,它主要可归结在地球变暖和核战争的威胁两个方面。地球变暖成因于人类生产生活发展太快,大量燃烧矿物燃料等产生太多的二氧化碳气体而导致地球的温室效应不断升温,引起极地冰川融化,全球海平面升高陆地被淹等系列性灾难。核战争威胁加剧则成因于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所热衷推行的“美国优先”政策。在其上任以来,特朗普所应对的世界重大事务,大有一改过去历任总统靠协商谈判签约的法治性方式,而是单方面凭自己所想象的美国利益需要而退约毁约,其中也包括极其重要的保障世界核武器平衡的限制性条约,由此便造成了新的核竞赛和爆发核战的危险。

    如此危机四伏的当下世界是一种客观存在。如何认识并应对这种危机才更科学理性?似需把住三个要点。首先,还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将各方面更为客观科学的认知统一系统起来,以得到对危机的一种整体情况掌握。比如本报道所讲100年昆虫“或”灭绝,既然是讲的“或”,势必也就存在相反的“或不”,事实上昆虫可能不会100年灭绝的。任何科研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努力突破局限才能看得更全面。例如“昆虫新增种类”“新增昆虫的生命来源”等命题的解答就能更整体看清昆虫灭绝的问题。在全球变暖问题上,目前也有少数科学家认为其成因并非人类造成,而是地球周期性气候变化的观点。此中的道理也应充分吸收消化。在核战争危险方面,似乎应更为密切的了解把握美国政治和社会思潮的特点及动态变化;当然特朗普政策的思想理论来源,尤其是某种程度上的合理性也需认真扎实的进行研究,这样才能真正做到知己知彼,及早将自己的战略策略做好调整,从系统整体的角度来加快我们的改革进步。

    其次,应该充分认识科学发展也有两面性,即既提高效率增人福祉,又存在局限给人贻害。特别要看到,现代化社会发展至今,人类不靠科学发展来增加福祉是不可能不现实的;而一切科学发展局限对人类所致的危害也还只得依靠科学进一步更大更好的发展才能弥补克服。需指出个中道理实际上可能还有不少人并不清楚。如前段时间就有一篇微信文章很火,其主观点无非是忧虑我国农业粮食生产现状(包括土地撂荒、粮价、转基因等问题)和对策。其忧尚好,但其策却似乎对现代科技发展农业很不满,明显流露出退回到传统农业才好(的思路)便很成问题了。我想问一句,传统农业能养活多少人,人们能活多少岁哟。解决中国农业问题还得靠科技发展下的“农业革命”——如荷兰室内工厂化农业,无须农药,增产近十倍。第三,是最困难最隐蔽最重要的思想观念转变更新方面。比如从对立自利到合作共赢、从沿袭因就到依法守法等等,都缺乏一种现成的世界管理机制和文化养成方式来灌输普及开来。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