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地方学研究的前沿科学问题

2019年02月19日 11:22包海山 A | A
    一、对前沿科学问题的思考

    《Science》即《科学》是美国最大的科学团体“美国科学促进会”出版的一份学术期刊,为全世界最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最近地方学研究者在“地方学研究之友”“内蒙古学专项”等微信群里转发《Science:全世界最前沿的125个科学问题》。

    有人简单归纳统计这125个问题,其中涉及生命科学的占46%,关系宇宙和地球的占16%,与物质科学相关的占14%以上,认知科学问题占9%。其余问题分别涉及数学与计算机科学、政治与经济、能源、环境和人口等。

    从地方学研究的角度来看,这125个问题可以归类为有关宇宙、地球以及地球自然村里突出人类的科学问题。地方学是研究地球自然村这个地方的自然生态环境和人文历史发展现象和规律的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包括传统意义上的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而目前还处在主要研究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阶段。就Science公布的125个最具挑战性的科学问题来看,地方学研究者可以选择其中的一些科学问题,重新排列组合,形成合力,集体攻关,应该形成和发挥全球各地方学研究协同创新、融合发展的优势。

    地方学研究是努力创建跨学科的综合性系统性新的学科知识体系,强调“时-空-人结合、过去-现在-未来结合、全方位-多要素-立体化研究”以及与地球自然村相关的物质、能量和信息的综合研究,因此可以说创建地方学学科知识体系本身是人类社会最前沿的科学问题之一。相对而言,Science公布的科学问题是各自独立的,而地方学努力系统性研究。

    总有一个系统包含了所有的系统,例如地球生命在何处如何产生、什么基因的改变造就了独特的人类、什么是人类科学文化的根源、人类合作行为如何发展、是什么提升了现代人类的思维和行为、怎样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等,其实都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在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演化以及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回归中,地方学是以人法地为切入点、以探索客观规律为根本任务、以道法自然为终极目标的系统性学科。人类之所以能够构建这样的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是因为人类本身作为自然界的产物,“人和自然都服从同样的规律”,外部世界和人类思维运动“这两个系列的规律在本质上是同一的”。

    二、地方学研究的三个重点前沿课题

    地方学是在地方文化研究基础上构建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民族地区,由于规律得以实现的形式不同而形成不同的文化,而规律本身是不受地域局限、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存在;地方学就是在研究有形的各具特色的地方文化基础上,探索无形的支配一切事物发展变化的普遍规律,也因此才能成为一种新的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

    个性特色、表现形式与普遍规律、内在本质是辩证统一的关系。例如,所谓的道、长生天、真理等,这些概念是具有个性特色的不同表现形式,而其内在本质即所揭示和反映的都是普遍规律。

    探索和揭示规律的人、探索和揭示规律而形成的科学文化以及客观规律本身,这是不同层次上的三个概念。相对而言,个体生命是短暂的,科学文化可以穿越时空在社会“公共大脑”里得到传承与发展,而客观规律是永恒的即“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

    人类科学文化不断创新发展的过程,就是人类不断更全面而深刻地发现和认识客观规律的过程。在这过程中,就个体而言,当代人不见得比古代人更深刻理解客观规律。日本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汤川秀树曾在《创造力和直觉——一个物理学家对东西方的考察》中指出:“老子是在两千多年前就预见并批判今天人类文明缺陷的先知。老子似乎用惊人的洞察力看透个体的人及整体人类的最终命运”。德国学者尤利斯噶尔认为:“也许是老子的那个时代没有人真正理解老子,或许真正认识老子的时代至今还没有到来,老子已不再是一个人,不再是一个名字了。老子,他是推动未来的能动力量,他比任何现代的都更加具有现代意义,他比任何生命都更具有生命的活力”。

    老子穿越时空的洞察力,道学千年蕴含的生命活力,在于感悟、认知和转化了客观存在的“绵绵若存,用之不勤”的自然法则能量。地方学把时-空-人、过去-现在-未来结合起来,以探索客观规律为根本任务,以道法自然为终极目标时,就能够超越民族、国家、时代等界限,把地球自然村作为人类可持续发展的共同家园来系统性研究。例如,“老子道学、成吉思汗文化、马克思理论比较研究与集成创新”课题研究,就是一种很好的探索与实践。

    在人类历史发展的长河中,资本的产生、发展、消亡有其内在的必然规律。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具有资本属性的历史条件下,当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是我们现代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的轴心时,“资本”“劳动”以及资本和劳动的“关系”,这是全球地方学应该共同研究的三个重点前沿课题。毕竟,这三个问题与全球每个地方、每个人的切身利益和生存发展直接相关。对此,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探讨其要点。

    1. 资本

    资本是一种集中的社会力量,它有不断高度集中的规律,而且社会总资本集中为唯一的单个资本,“集中才算达到极限”,从而使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所具有的资本属性的外壳炸毁,最终把人类劳动从商品地位解放出来,还原自然界和人类世界原本是无价之宝的自然属性。对其过程,马克思认为,这是通过资本主义生产本身的内在规律的作用,即通过资本的集中进行的。规模不断扩大的劳动过程的协作形式日益发展,科学日益被自觉地应用于技术方面,土地日益被有计划地利用,劳动资料日益转化为只能共同使用的劳动资料,一切生产资料因作为结合的、社会的劳动资料使用而日益节省,各国人民日益被卷入世界市场网,从而资本主义制度日益具有国际的性质。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

    社会资本高度集中的背后是人类智慧的有效整合。无论是高度集中社会资本的“引力中心”,还是有效整合人类智慧的融会焦点,终究都是遵循自然法则。也就是说,只有遵循“法网恢恢、疏而不失”的自然法则,才能使社会资本高度集中,才能使人类智慧有效整合。“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这是创造和集中社会资本的圣人之道与天之道。在科学运用资本运作规律的和谐社会,真的愿意并且有实际能力为人民服务的人们,怎样通过奉献与效率创造更多的社会财富和社会资本,并且成为管理和执行“资本”社会职能的专“家”即新时代资本家,自觉成为社会发展机制中的主动轮?怎样使高度集中的社会总资本实现全民人格化,使人类共享发展成果?这些问题将会成为新时代研究社会资本的前沿课题。

    2. 劳动

    劳动是人的内在本质。劳动价值具有二重性,即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马克思说:“劳动作为使用价值的创造者,作为有用劳动,是不以一切社会形式为转移的人类生存条件,是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即人类生活得以实现的永恒的自然必然性”;而“生产交换价值的劳动则相反,它是劳动的一种特殊的社会形式”。

    对于每个人来说,一方面,无论在观念和情感上怎样超脱,都是特定社会关系的产物;另一方面,无论在什么社会关系中,人的自然天性依然存在。在商品社会,通过追求交换价值来维持基本生活,通过创造使用价值来实现自由发展,人们在这二者之间寻求某种平衡。随着社会劳动生产力的发展,特别是智能机器人在各个生产领域的广泛应用,很容易生产出社会全体成员实际需要的所有产品,而传统意义上追求交换价值的劳动者将普遍下岗,几乎找不到从事创造低价值的简单重复程序化劳动的就业机会。

    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怎样改变劳动价值评判体系以及形成人性化的社会分配机制,将会成为非常严峻的社会现实问题和理论创新课题。恩格斯说:“资本在日益增加,劳动力在随着人口的增长而增长,科学又日益使自然力服从于人类。这种无穷无尽的生产能力,一旦被自觉地用来为大众造福,人类所肩负的劳动就会很快地减少到最低限度”;“只要分配为纯粹经济的考虑所支配,它就将由生产的利益来调节,而最能促进生产的是能使一切社会成员尽可能全面发展、保持和施展自己能力的那种分配方式”。

    一方面,怎样通过提高社会生产力并且自觉地用来为大众造福,把人类所肩负的劳动减少到最低限度;另一方面,怎样使承担最低限度的劳动者普遍提高深入,有更多的获得感,分享发展成果,使一切社会成员尽可能全面发展、保持和施展自己能力,从而提高社会生产力。这是辩证统一的关系,这将会成为人类共同的迫切需要解决的非常具体的前沿课题。

    3. 关系

    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是过去积累起来的劳动和现在直接的活劳动之间的关系。马克思认为:“只是由于积累起来的、过去的、对象化的劳动支配直接的、活的劳动,积累起来的劳动才变成资本。资本的实质并不在于积累起来的劳动是替活劳动充当进行新生产的手段。它的实质在于活劳动是替积累起来的劳动充当保存并增加其交换价值的手段。”

    随着社会发展,我们从三个方面能够看到改变资本实质并且最终使资本属性自然消失的必然性:1.科学文化是在过去劳动中形成和积累的,同时也是现在直接活劳动所掌握和发展的,因此当科学文化成为第一生产力并在生产力体系中发挥决定性的指数效应时,现在直接的活劳动将有条件有智慧有能力支配过去积累起来的劳动;2.当只有在创新和共享中才能无限增值的科学文化,成为社会财富和社会资本主体时,这种共享性和无限增值性决定了,现在直接的活劳动通过提高效率和奉献创造更多剩余价值时,便可以使社会资本具有为未来活劳动提供服务的功能;3.随着现在直接的活劳动具备几十天之内就能够使真正有价值的科学文化总量翻一番的能力,随着资本具有为直接的活劳动提供服务的功能,人类不仅可以改变资本实质,改善资本和劳动的关系,而且还能够通过不断提高可共享的社会公共产品比例和总量,来逐渐淡化并最终消除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资本属性。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在社会总资本高度集中以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资本和劳动的关系,将主要是高度集中为唯一的单个社会总资本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之间的关系。那时,从资本的角度来看,由社会总资本形成的一般的社会权力所包含的“生产条件向一般的、共同的、社会的生产条件的转化”得以实现;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来看,“政治权威将由未来的社会革命而消失,公共职能将失去其政治性质,而变为维护真正社会利益的简单的管理职能”,在民主自由的命运共同体中,“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由此可见,自觉主动科学地改变资本和劳动的关系,能够使我们现代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轴心”的构成要素和旋转方式得以改变。因此,这是全球地方学应该共同合作研究的具有全局性的重大前沿课题。

    作者:包海山,草野思想库副理事长、草根网“地方学研究”负责人、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副会长。
最新评论
3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