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海纳百川的上海学(一)

2019年02月23日 08:10地方学研究 A | A
    上海地处长江入海口,这是中国最大的江河入海口 ;上海也是中国最大的国际化大都市,海陆空交通四通八达。她上善若水,海纳百川 ;有容乃大,包罗万象。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看,中国城市学地方学普遍关注的“上海学”以及国家级学术交流平台“世界中国学论坛”,与海纳百川、包罗万象的大上海相匹配。

    一、上海学的提出与发展

    据有关资料,上海学的提起,可以追溯到 1980 年 7 月,上海学术界讨论成立上海史研究会问题,历史所特约研究员江闻道先生提出了上海学的问题。他说“上海史研究是一门上海学,很值得下功夫把它搞好”。他所说的上海学,就是将上海史作为专门研究对象的学问。

    1986 年,上海大学人文学院成立了“上海学研究所”,举办“首届上海学研讨会”,时任上海市市长汪道涵、上海市社联主席罗竹风以及陈从周、陆志仁、胡道静、庄锡昌、陈旭麓、吴修艺、李庆云、杜信恩等专家学者到会祝贺并发表讲话,其发言的所有文章均刊载在《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6年第3期。2 后来还出版了一本上海学研究的论文集,内容包括三个部分:上海历史研究、上海现状问题研究和国外大城市如何对自身研究。

    1987 年出版的《上海文化年鉴》,在“新学科”中增设“上海学”词条 :这是一门以“上海”命名的新学科研究。它以“上海”为研究对象,以探讨振兴上海的理论、方法为该学科建立的目的。作为一门综合性学科,它并不以分门别类地研究上海的过去、现在、未来为其终端结果,而是在研究上海诸方面(从历时性到共时性)所形成的各分支学科的基础上,在“动态”探寻上海与外部(国际和国内其他省市)的联系,以及上海自身各子系统间相

    互联系,从微观和宏观两个视野,为上海和上海经济区的发展提供研究成果。“上海学”研究涉及的范围包括:社会科学、自然科学、文化、经济、生态环境、工艺技术,以及城市建设和管理等方面。目前,该学科研究还处在构架阶段。

    1999 年,《史林》杂志第 2 期举行了“上海学研究笔谈”,刊载了陈旭麓的《上海学刍议》、唐振常的《关于上海学(Shanghaiology)》、沈渭滨的《也谈“上海学”》、熊月之的《是建立上海学的时候了》、姜义华的《深化与拓展上海研究的十条建议》。

    2003 年,熊月之、周武主编《海外上海学》,正式启用“上海学”的提法,熊月之还分别撰文《上海学平议》和《海外上海学研究透视》,为“上海学”的合理性正名。2004 年《海外上海学》正式出版,约 42 万字。编者采取“不争论”方略,径直介绍他们认为的“海外上海学”应该包括的内容 :海外上海学研究的历程,美国、德国、法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和中国香港、台湾地区的上海学研究概况,上海学名著解读,上海学名家简介,后附论著目录。

    2015 年,由上海社科院近代上海史创新型学科团队主办的《上海学》辑刊正式创刊,并出版辑刊第一辑、第二辑。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上海人民出版社召开《上海学》首发式暨“多元视域中的上海”学术讨论会,来自上海社科院、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市档案馆、华东师范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东华大学以及《社会科学报》、《探索与争鸣》、《东方早报》《文汇报》《解放日报》和澎湃新闻网的 50 余位专家学者和媒体朋友,就如何办好辑刊展开研讨。3

    《上海学》辑刊旨在从通贯整体的角度关照、解读和诠释上海,力求宏观而又具体、系统而非琐碎地探讨上海城市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以及三者递嬗的内在渊源与历史脉络。在上海研究中,引入区域的视野、国家的视野和全球的视野,即把上海城市变迁放到区域(江南)、国家和全球的整体变迁格局中加以考察,从而更准确更具深度地揭示上海城市变迁的动力机制、约束条件和空间规模,揭示以上海为中心的国际化商业流通网络和知识传播网络的形成、延伸与拓展,以及在这个过程中上海所累积的巨大的城市能量和无远弗届的吸纳与辐射能力,进而揭示上海之于区域、国家和世界的特殊意义。

    《上海学》辑刊由周武研究员担任主编,辑刊每年出版两辑,每辑 40 万字左右,设有特稿、圆桌对话、都市人文、当代聚焦、新视界、新史料、书评等栏目。周武提出了上海学的三个愿景 :一是呈现上海外在和内在的城市精神气质 ;二是希望把上海城市变迁放在江南、国家、全球的整体变迁格局中加以考察 ;三是吸引海内外同行共同推进研究。

    上海学发展 30 多年,有认同,有争议。在中国城市学地方学研究中,或许上海学研究者的不同观点的表达更直接、更坦诚。

    唐振常研究员在《关于上海学》中认为 :所谓此学彼学,名目不少,其实只是形式问题,多只图个热闹。过早为之定一名目,未必有助于学术的发展。上海研究方兴,何必匆匆即定上海学一词,以成固定。各家各派,国内域外,无妨各展所长,待其大盛,再作定论,岂不自然。姜义华教授说 :关于“上海学”,前些年就有学者提倡过,后来似乎没有原先所希望的那样发展起来。上海研究已经取得了相当显著的成就,但是仔细审视一下,就不难发现,其深度与广度还远远不够。“请恕我泼了一点冷水”。他认为,未来能否真正形成“上海学”,一要看上海本身的发展与它在中国、在世界的地位上升到一个什么高度,二要看上海研究内涵与外延深化和拓展到什么程度。4

    而在《上海学》创刊座谈会上,沈祖炜研究员则表示,对上海学概念是否认同可以研究讨论,但有人举起“上海学”的旗帜,就意味着将有更多研究人员汇聚到这一旗帜之下 ;杨国强教授也认为,学术期刊对培养和凝聚学术团队、推动学术研究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熊月之教授在《是建立上海学的时候了》中更是明确表态,经过 10 多年的发展,特别是上海在 1992 年以来的惊人变化,带来了国际、国内对上海研究的空前繁荣,上海学的建立已

    到了“实至而名归的地步”。他认为 :有没有必要建立上海学,最关键的有两条,一是上海有没有值得研究的特质,有没有一门独立的学问所要研究的内涵 ;二是学术界能否聚集起比较成规模的研究力量。

    由此可见,关于上海研究,认为现在不应该称其为“上海学”的主要原因,一是担心过早为之定一名目,以成固定,无助于学术的发展 ;二是觉得现在的研究,其深度与广度还远远不够。而赞成构建“上海学”的主要原因,一是上海有作为一门独立的学问所要研究的内涵,上海的惊人发展变化带来国内外对上海研究的空前繁荣 ;二是建立上海学,能够聚集起成规模的研究力量,这对培养和凝聚学术团队、推动学术研究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综合来看,上海研究与“上海学”研究,其研究对象和内涵是相同的,不同的只是对“上海学”这个概念认可与不认可,这只是一个形式问题。以局外人的角度来看,或者说从地方学研究的普遍意义来看,构建“上海学”不见得“定一名目,以成固定”,“上海学”是不断发展变化的。上海本身海纳百川,引领中国全球化融合发展,不能与此相匹配就不是“上海学”。可以说,在本质意义上,上海具有作为一门独立的学问所要研究的内涵 ;在表现形式上,建立上海学能够聚集起成规模的研究力量。或许正因为具备了这两点,中国城市学地方学研究者普遍关注“上海学”。

    注释:

    1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地方学调研组 (包海山执笔)

    2曾军,上海作为方法--探索一种反思性上海学的可能性 [J]. 学术界 : 第163 期 .2012.

    3《上海学》辑刊正式创刊并举行首发式 . 中国社会科学网 .2015-5-17.

    4姜义华 . 深化与拓展上海研究的十条建议 [J]. 史林杂志,1999(2)。

    作者: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地方学调研组包海山执笔

    来源:奇·朝鲁主编,奇海林、杨勇副主编,《地方学研究》第1辑,学苑出版社,2018年9月第1版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