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对《教育在干什么:人不见了,这是当今教育的悲剧》的批判

2019年02月26日 10:05朱定飞 A | A
    我读到李春华先生《教育在干什么:人不见了,这是当今教育的悲剧》一文时,写下这样的评论:

    李春华先生文章标题《教育在干什么:人不见了,这是当今教育的悲剧》的所谓“人”,及文章开篇所谓“21世纪首先是人的世纪”,及其后的满篇的有关“人”的论述,都是用个别的少量的以偏概全的例证,来作为对其所批评与批判“不见人”的论据,全不做社会的、时代的、阶级属性的区分,以资产阶级学术思想的“人性”,来统概一切“人”的含义,这是十分愚蠢可笑的唯心主义思想的“杰作”。

    其存在的缺馅和错误,有如下多方面:

    其一、文章标题《教育在干什么:人不见了,这是当今教育的悲剧》,没有对“教育”一词做前置俢饰,好像是说全世界各国都一样;但从内容上看,则主要是分析批判当代中国的教育“只重智育,不重素质”的现象。

    “只重智育,不重素质”的批评或批判,是在中国教育领域宣嚣讨伐多年的“罪过”;  李春华先生这儿进一步升级为中国的教育不再把学生当“人”,文中说:“现实的教育中,我们多把学生当课桌,不开发其主动性;把学生当容器,只顾向其倾注知识。”文章中心部分,把对当代中国教育的某些现象,抽象地概括为“学生成了“自然之物”。”“另一方面,学生成了教育之奴;我们重现实需要,轻未来需要;注学校需要轻社会需要,重教师需要,轻学生需要。教育中,“人”不见了。”还举了个别教师体罚打骂学生、个别学生自杀等现象的事例。

    这在中国和全世界各国都是可能存在的少数现象,但能是当代中国所有学校、教纲教财和执教的校长、教师全部都这样吗?

    李春华先生对当今中国的教育,数十年来,每年培养出数百万高校毕业生和上千万高职及中职校毕业生,他们绝大多数都成了参加人类七大文明财富生产和发明创造的合格人才;成为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主体力量,有力地推进了中国和人类社会的发展。着应当是全世界人人有目共见的中国教育的伟大成绩,任何人也抹杀不了的。

    李春华先生睁着眼睛说瞎话,做出这样的结论,不是很荒唐可笑的歪曲与诬蔑吗?

    其二、文中关于“人”的论述:“金钱欲、权力欲和物欲挤满了我们双眼,遮蔽了“人”,”  “让我们看不见人,以至忘了人的存在,异化为“非人”。为此举了一个事例:到某校应聘的青年教师的话:“:因为你校工资高,奖金多,有住房……”而结论说他:“说的是大实话,是许多人想说的话,具有普遍性。”就用以说明当代中国·的教育“看不见人,以至忘了人的存在,异化为‘非人’”。这种结论,和当代中国在中共党领导下“一切从人民的利益处发”,坚持以“人”为本的思想,不是 完全违背了吗?

    在当今世界的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统治阶级都是资产阶级,资产阶级思想成为统治的思想,资产阶级的“金钱欲、权力欲和物欲挤”,确实挤满了世界人们双眼,遮蔽了“人”, 让人们看不见人,以至忘了人的存在,把人异化为“非人”。但这绝不是当今中国的普遍现实,更不是当今中国教育的普遍现象。

    李春·华先生文章中的这种缺陷和错误,可以举出十数项, 限于篇幅,不多冗赘。

    下面主要分析批判李春·华先生文章中尊奉资产阶级唯心主义代表人物尼采的思想的错误:文章说:

    “人活着,却不知道为什么活着——精神失落了

    尼采的一句“上帝死了”,是对人的精神危机的最高概括和最好表述。“上帝死了”使人们非常尴尬,一切为人们在天堂中找到可靠的东西没有了。老的上帝死了,而科学又不能提供一个新的上帝,人们的精神就无依托了,失落了。西方人的“上帝审判”是其精神文化精髓、核心、支柱,构成西方人的生命价值观和行为准则。“上帝死了”意味着传统价值观的泯没、人们精神支柱的倒塌、人们理想王国的摧毁。人们永恒的主宰也没有了。“上帝死了”给人留下的是迷惘、痛苦、困惑与失落。人们陷入了不可能重返伊甸园的恐怖虚无之中,亚当与夏娃的象征性的“失乐园”已成现实。人真正地成了失去“家园”的流浪者。”

    在这儿曝露出李春华先生心目中的所谓“人”,完全是指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下,由资产阶级统治下的的只具有资产阶级思想的“人”,把 尼采的一句“上帝死了“,演绎成世界上所有的“人”的思想堕落:“意味着传统价值观的泯没、人们精神支柱的倒塌、人们理想王国的摧毁。人们永恒的主宰也没有了。”这完全是没落资产阶级消极颓废的思想。

    这样的思想,在当代正在中共党领导下奋发努力为·中华民族的复兴、为创建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14亿中国人民中,没有半点存在的余地。

    李春华先生在文章结尾,从哲学上根本否定物质第一性,思想意识第二性的唯物主义规律,荒唐地认为人的“ 身体的存在不能从本质上标志人的存在。他文中说·:

    “  现代生命观则认为,人的“身体的存在并不等于人的生命存在”,因为人的生命存在不同一般动物的生命存在。人不但活着,而且知道为什么活着。也就是说,人有意识活动,能意识到、体验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这是人别于一般动物的生命本质。身体只是人的生命工具,精神才是人的生命本质、主宰和价值体现。因此,身体的存在不能从本质上标志人的存在。有的人活着,但已失去了自尊、自信、梦想、激情,失去了人性、人情,失去了人格精神,如行尸走肉,也就失去了人的存在。人应该有追求(知道为什么活着):宁可追求没有,也不可没有追求。”

    这一段谬论,其重大错误有如下几方面:

    其一、说“身体的存在并不等于人的生命存在”,这是完全违背社会客观实际的谬论:

    人身体的存在,就是说人的生命存在,这是任何生物体存在的根本规律;怎么能荒谬地否定“并不等于人的生命存在”。说“身体的存在并不等于人的生命存在”;难道人还没有死,活着的身体还存在,就可以说这人生命已经死去并火化了,火埋葬了?这完全是违背生物体存在的根本规律的打胡乱说。

    其二、“有的人活着,但已失去了自尊、自信、梦想、激情,失去了人性、人情,失去了人格精神,如行尸走肉,也就失去了人的存在。”

    这是把人的生命体的存在,一定存在其固有的万千类思想意识的客观实际,用所谓的“自尊、自信、梦想、激情,失去了人性、人情,失去了人格精神”来取代,认为只要失去了上述这些“人格精神”,“就失去了人的存在。”

    李春华先生难道不知道所说的“自尊、自信、梦想、激情,失去了人性、人情 人格精神,”仅仅是其“万千类思想意识的”一个局部,还根本不能完全概括人的全部思想意识。而只要上述“ 人格精神不存在”,人就不存在……这是典型的无视事物全部实际的,资产阶级唯心主义的荒谬结论。

    其三、所谓的“自尊、自信、梦想、激情,失去了人性、人情,失去了人格精神”等等思想意识,在阶级社会里,不同的阶级完全有根本不同的理解与认识。某一阶级所遵奉的““自尊、自信、梦想、激情,失去了人性、人情,人格精神,”有可能恰恰是另一阶级所唾弃、反对因而不存在于这一阶级的人体的思想意识中。难道这一阶级的人体的全部生命,就不复存在了吗?

    这也就资产阶级唯心主义者对任何社会事物不用阶级分析学说,得出的荒谬谬论。

    其四、从辩证物主义的哲学规律:物质第一性,思想意识第二性的规律来分析,任何“自尊、自信、梦想、激情,失去了人性、人情, 等人格精神”,都是由人的身体中先天的生物性的大脑细胞,在接受了人类祖先发明创造的第二信号系统的词语思维的传承而出现的,不是先天存在的。也不是神灵的赐与;要先有人体,还是要有正常生理机能的人体,经过几年到十几年的社会、家庭生活与教育等等活动,才能传承与发展了思想意识与精神品格。任何“自尊、自信、梦想、激情,失去了人性、人情, 等人格精神”,都是由人的身体的生命活着而产生,而存在;生命不存在了,思想意识就不再存在。这是两千多年前的中国古代思想家王充,就认识到了,在其《论衡》一书里就明确地认识到“人死如灯灭”。怎么现代人还糊涂落后到这种地步?

    李春华先生作为中国上海(不知甚么单位)的一个“特级教师”,公然宣传资产阶级唯心主义思想,不但打了自己的脸,上海的不知甚么单位,恐怕也会感到羞愧的吧?

    我曾有·打油句说:

    “一从网上发文论,百年功罪万人知。珍惜羽毛慎下笔,莫为网上留骂名!”

    愿与李春华先生共勉。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