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科学建设任重道远

2019年02月26日 10:08包海山 A | A
    1月26日,鄂尔多斯日报“鄂尔多斯学研究专刊”刊载了《鄂尔多斯学研究会2019年十大工作要点》,其中前九项侧重于工作研究,例如《我与鄂尔多斯》、《鄂尔多斯风采》、创办“鄂尔多斯文献馆”等,是相对独立的课题和活动;而最后一项有侧重于学术研究的内容,例如积极开展学科体系建设,继续开展走进大学、走进基层、走进网络“三个走进”活动等,这是需要几代人长期开展的系统性工程。

    鄂尔多斯学研究者、内蒙古文联原主席阿云嘎在《鄂尔多斯传奇故事·序》中认为,“工作研究” 和“学术研究”是两个概念,两种“研究”各有特色也各有各的意义和作用。其中“工作研究”主要是对具体工作运行机制的研究,带有时效性和应急性;而学术研究更具备深刻性。所以我们不仅需要工作研究,同时也需要学术研究。而学术研究需要付出更多的心血,因为它需要扎实的学术功底,需要对各种学说进行比较研究,选择研究角度等等。如果缺少学术研究,我们的研究就不可能深入下去。对于我们来说,既然叫做鄂尔多斯“学”,那么学术就是他的灵魂和旗帜。

    创立鄂尔多斯学及其研究会以来,非常重视学科知识体系的探索与构建,并且努力应用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来为社会发展服务。16年多以来,不忘初心,坚持不懈,勇于探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特别是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杨勇,在《地方学研究》辑刊的第1辑中说:“鄂尔多斯学概念已经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体系”,“鄂尔多斯学是中国地方学研究的一面旗帜”;在第2辑中说:““鄂尔多斯学已经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体系”,“鄂尔多斯学也是中国地方学研究的坚强阵地”。

    为了吸引和凝聚更多学者智慧,汇集和整合更多研究成果,共同促进地方学研究的协同创新与融合发展,由中国地方学研究联席会学术委员会与各地方学研究机构合作,从2018年开始编辑出版中国地方学研究成果系列《地方学研究》,每年2辑,第1辑由鄂尔多斯学研究会编辑出版,第2辑由北京学研究基地编辑出版。这是一个长效运行机制,将持续谱写地方学研究的探索和发展历程。在这个过程中,鄂尔多斯学研究者在第1辑发表相关文章14篇,在第2辑发表文章2篇。在今年、明年乃至未来10年、20年,怎样在这个平台上持续展现不断创新发展的研究成果,这是鄂尔多斯学研究者必须认真面对的现实问题。

    2019年,是鄂尔多斯学研究的关键之年,挑战和机遇都很突出。

    说挑战,是随着构建学科体系的持续推进,研究人员普遍深刻认识和体会到构建新的综合性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的艰难,甚至也有人从事了十几年这方面的工作之后,说现在根本不存在鄂尔多斯学,它只是一个理想和愿望,只是一个腹中的胎儿。

    说机遇,是因为很多地方的有识之士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构建和应用新的综合性系统性学科知识体系是必然趋势,这既是为社会发展服务的需要,也是科学本身系统性发展的需要。今年将由内蒙古社科联举办第二届“内蒙古学论坛”,特别是由中日韩三国有关地方学研究机构共同举办“首届亚洲地方学与地方文化学术研讨会”,鄂尔多斯学研究者将积极参与。我们意识到,从鄂尔多斯学、内蒙古学、中国地方学到亚洲地方学、全球地方学是一个有机整体,是在地球自然村这个巨系统内个性特色与普遍原理的辩证统一的关系。

    正是这种视野、胸怀和智慧,我们对地方学的构建与应用充满信心。特别是杨勇先生已经亲自披挂上阵,扛起中国地方学研究的一面旗帜,傲立中国地方学研究的坚强阵地,现在没有退路,不能失去尊严,不能开国际玩笑。2019年,鄂尔多斯学研究会将怎样调兵遣将,内外联动,形成合力,集体攻关,在学科建设与应用方面有新的突破?对此社会各界将拭目以待。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