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为什么有人把中美合作看得那么重?

2019年09月16日 09:07张志坤 A | A
    中美合作究竟在两国关系中占有怎样的位置,对中美关系究竟具有怎样的影响,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课题。

    毋庸讳言,长期以来,中国一些人把中美合作看得十分重要,重要到中美之间舍此别无他路、舍此别无他求的程度,成了压倒一切的任务,成了一切问题的核心,很有“悠悠万事,唯此为大”的架势。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呢?

    从理论基础来说,这是“人类合作代替对抗”论断的逻辑延伸

    当代中国有这样一种理论说法,这种说法认为,人类社会已经进入“全球化”、“一体化”新的历史时代,发展潮流与趋势是所有的国家都同西方先进国家进行“接轨”,从而走向“融合”。他们首先把“全球化”、“一体化”指向经济,在铺天盖地的经济学渲染基础上,使“全球化”、“一体化”正确性与合理性以及历史必然性成为不容置疑之圭臬。

    在这样一种预设前提的基础之上,自然而言地就要发生所谓的“融合”,就要超越经济而上升到政治、文化、科学技术等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即所谓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到了这个地步,国与国之间彼此互相依赖、密不可分的“大同”雏形、胚胎与影像即出现了,于是,他们进而得出结论认定,合作取代对抗是大势所趋,人类各国之间今后都只能走合作的道路,舍此之外别无他途。

    这种理论不但从根本上推翻马克思主义有关阶级与阶级斗争的理论,而且也从根本上否定了毛泽东主席有关三个世界的理论,从根本上否定了有关帝国主义必然导致霸权与战争的理论。但遗憾的是,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里,上述说法已经弥漫中国社会上下,成为思想价值中的主流。

    既然全人类都走向融合,都只能合作,中美两国当然也不能例外,非但不能例外,还理所当然地要起带头作用,理应成为这种融合与合作的排头兵。这是中美合作论的思想理论基础,也是其合法性外衣。不然,一个和平崛起的社会主义大国,同霸权帝国主义搞战略互信与合作,就难以在正义与道德方面自洽了。

    从历史变迁的角度看,这是改革开放目标追求

    有人说,历史就是所谓的“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改革开放则意味着中国从过去的河东跑到了今天的河西,既然到了“河西”这边来了,就要取得“河西”群体的认可与认同,而“河西”这边领头的国家无疑是美国,所以,中国的“专家学者”毫不避讳地承认,中国的“开放”主要是对美国开放。这也就意味着,中国必须首先在思想、理论与情感上认同和认可美国,让美国在中国的定义里从魔鬼变神仙、从坏蛋变好人。

    事实上,从改革开放伊始,美国在中国的政治定义中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根本性变化:改革开放以前,中国不承认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誓同美国争夺全球的领导权,不屈服也不臣服于美国的霸权权力,要同美国在世界战略权力方面平起平坐。在改革开放后,中国承认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承认美国主导全球秩序,承诺不挑战现有秩序与美国领导。这其实就是相当彻底的战略臣服与皈依。

    在如此臣服与皈依的前提下,中国当然就只能通过合作同美国打交道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获得美国的接纳、认可与认同。在此过程中所谓的“斗”,也只是限于通过“斗”更获美国青睐、更增美国感情这个底线,因此这样的“斗”就只能类似男女调情的那种情斗,目标还是巩固彼此之间的“婚姻”,这样的“斗”同战略斗争风马牛不相及。于是,中美两国“只能合作,除了合作别无出路”的惊人结论就应运而生了。

    从实用主义功利目的出发,这是中国和平发展机遇论的合理需要

    在一种庞大理论体系指导下,中国的“专家学者”们对中国崛起发展进行了立论设定,那就是当代中国的崛起是和平崛起而不是别的崛起。要实现和平崛起就不能同全球老大世界领导发生对抗与冲突,这是基本前提与基本常识。

    中国国内政治生活的基本经验告诉我们,任何人要赢得发展的机会与机遇,不同单位一把手老大搞好关系完全不行。国际政治不过国内政治的延伸,国内政治的实践与经验必然要应用到国际政治实践中来。因此,自改革开放以降,中国的内外政策就把取悦美国作为重要考量,像笔者这样经历过改革开放三十年多年历程的中老年人都有这方面丰富的感触与经验,来自美国的任何赞美与肯定,都会在中国激起不小的涟漪。在努力取悦美国的同时,中国还广泛宣扬与宣传美国,从政治、经济,到文化、思想,各种工具一哄而上,前些年简直都要把美国描绘成了人间天堂。直到现在,美国及其形象在中国媒体上总体而言依然正面、高大,改革开放以前“美国鬼子”的形象早已荡然无存。

    于是,合作就成了当代中国同过去那些“美国鬼子”打交道的基本方式,成了通向美国天堂的独木桥梁。

    现在,美国正对中国进行着全方位和全面的战略围剿,其经济贸易攻势已经打得如火如荼,人们普遍在思考中美关系向何处去这个重大的战略问题。笔者以为,中美关系会不会发生根本性转折,并不在美国对中国发动怎样的攻势,关键在中国对美国、对中美关系的理论认知与目标追求。前些日子,人民大学周新城教授发表了《认清美国的帝国主义本质,是应对中美贸易战的前提》一文,窃以为,如果重新对美国的帝国主义本质进行定性,或者回归过去对帝国主义的认知上,那中美关系顺理成章就要发生颠覆性变化,否则,合作就仍将一如既往地作为对美关系的主打品牌,成为中国所矢志不移的努力项目。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