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2020年06月29日 11:52黄卫东 A | A

    在当前很多主流经济学家看来,中美脱钩,对中国来说,就是灾难,这方面有很多充分的证据,例如,美国政府下令美国公司停止给中兴通讯供应芯片,中兴通讯就无法生产产品,必然停产倒闭,只好接受美方处罚,给美方赔款,让美方派监察人员管理中兴。在中国主流经济界看来,中方对美国的技术依赖十分严重,中美脱钩代价太大。但这只是中美关系的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美方对中国的技术依赖如何?

    美国推动的经济全球化,推动产品生产专业化分工。现在各国生产的很多产品,都是由全球很多国家生产商共同合作的结果。况且美国已经不在生产工业消费品,美国要中美脱钩,自行生产,难道就没有对外技术依赖,包括对中国技术依赖?

    即使在美国宣传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生物技术领域,此次新冠疫情爆发后,中美两个在应对疫情方面的结果,都显示,美国在技术上已经落后中国,非常依赖中国,相反,中国却不需要依赖美国。美国本打算自己研制生产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比中国多出将近2个月时间,然而,美国研制出来的试剂盒却存在致命缺陷,无法使用,耽误了美国的疫情,最终不得不依赖进口,甚至打劫意大利,充分暴露了美国生物技术上的落后。相反,我国最早遭遇新冠病毒爆发,却在短短两周时间就拿出产品,很快就大批量生产,基本没有耽误国内的疫情检测需要,明显领先世界各国。此后美国更是从中国大量尽快相关医疗产品,用于新冠病人治疗。

    事实上,在中高端高科技产业方面产出,按照美国国家科学委员会最近更新的《美国科学与工程指标2020》,中国早就占主导地位,在全球市场份额上在过去十年间几乎增长了两倍,达到27%,在2012年超过了美国,2015年又超过了欧盟。在高端高科技产品出口市场方面,出口额是美国三倍,同样是世界第一。新冠疫情暴发后,美国连疾病检测都无法独立完成,其技术和经济上的衰落,已经充分显露。虽然美国和西方在中国有大量投资,很多出口来自西方企业,但他们很少将高技术产品生产转移到中国,我们在高技术领域的优势地位主要靠本土企业。

    在通讯领域,华为公司早在2013年就成为世界最大的电信设备商。2018年2月,华为完成首次5G通话测试,在无线通讯技术领域领先全球,相反,美国直到2020年初,还未能完成5G技术的开发。在全球通讯市场,中国早已成为世界第一,按照美国国际科学委员会的分析,在中高端高科技产业方面占据了46%市场份额,超过欧盟日本和美国总和,贸易顺差高达1500多亿美元,而美国日本和德国都是贸易逆差。

    美国尖端科技工程能力也在衰落。历史上,美国的科技影响力很大程度上是通过尖端科技工程来推动的。二战期间,美国组织国内几十万研究和生产人员,成功地在短期内研制成功原子弹。冷战期间,美国成功实现登月飞行和航天飞机载人升天。这些大型尖端科技工程成功的关键,是组织庞大的队伍,研制和高标准地生产高达数以万计的零件,不断地试验方能成功。美国曾经成功地研制并使用了五架航天飞机,总共发射一百多次,但后来却不得不停止运行。其直接原因是其中2架在执行任务时候发生了爆炸、解体,有14位宇航员为此丧命。1986年1月28日,挑战者号发射升空, 起飞73秒后发生爆炸,7名航天员全部遇难。2003年2月1日,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在结束了为期16天的科学实验任务之后,在返航途中解体,7名航天员丧生。航天飞机飞了很多年,应该是成熟的技术,最后挑战者号爆炸,不过就是一个小密封圈失效问题。而这样问题出现,根源是美国逐渐下滑的高科技产品生产能力,导致无法控制生产高可靠性复杂产品,导致失败越来越频繁,从而无法继续。航天飞机下马,是美国科技实力倒退的一个现实反映。从航天飞机下马以后,美国的大型科技项目,就再也没有成功的例子。

    2009年开始研制,2017年5月交付使用的美国波音737 MAX飞机,到2018年10月,在5个月时间内,就连续坠毁两架飞机,乘客300多人全部遇难。各国政府下令停止该飞机起飞,波音公司不得不下令停止生产。据路透社报道,过去几年里,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经常发现波音的安全问题,责令改正,公司承诺改正,但没有行动。路透社引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航空管理官员说,最后监管当局决定把所有查出的问题打包,跟波音公司谈判解决方案。2015年圣诞节前,双方达成一揽子协议,波音交1200万美元罚款,并承诺5年内从各个层面完善安全机制,从企业文化到操作准则,包括提高透明度,以达到并超过政府规定的最低安全标准。美国波音737MAX飞机失事后,波音公司不得不承认,该飞机在设计上就存在严重缺陷。相关的工业专家认为,波音737MAX无法掩盖的密集缺陷,预示着美国的工业神话开始破灭。

    经济全球化必然导致各国经济上相互依赖。我们固然在技术上对美国有所依赖,但我们是世界上产业最全的国家,工业产出,如按数量计算,早就占世界一半左右,大部分工业消费品和基础产品都占世界产量一半以上,等于其他各国之和,高技术产业同样位居世界第一,对外依赖是最小的。只是因为西方在媒体上大肆宣传美国技术先进,误导人们,很多人迷信这种宣传。

    新冠疫情爆发后,各国应对结果打破了这种宣传谎言。例如,2019年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提供的世界各国对新流行病的抵御能力排名,美国第1,中国仅仅排在全球51名。但从这次疫情真实来临以后的国家应对情况来看,排名肯定不是如此。中国最早发现疫情,没有他国经验,只能在摸索中前进,很快启动全面防控计划后,仅2个月就控制了疫情,感染8万余人,死亡3千余人。而美国却连模仿中国成功经验都无法做到,到6月10日,已经感染205万人,累计死亡11.4万人。

    在手机网速方面,去年底,西方给中国排名第44,美国排名37,但全世界70%的4G基站在中国,中国4G基站数是美国15倍。

    美国在技术和经济上对中国的依赖也十分严重,甚至远超中国对美国的依赖。所谓中国单纯在技术上对美依赖,不过是少数崇美派散布的谬论,为它们对美国的妥协退让和投降寻找理由,包括不敢反击美方对华为禁售芯片等。

    另一方面,我们也不应过分高估高技术的作用。很长时间以来,国内以GDP为发展目标,宣传GDP发展了,国家就强大了。2010年戴旭先生在中国国防报上发表文章《工业化水平才是强国标志》,严厉批判了这种观点。如引用著名经济史专家麦迪森观点指出,中国虽然在18世纪到十九世纪初GDP世界第一,但紧接着:从18世纪初开始,英国率先进行工业革命,并扩展到法美等国,而中国仍停留在农业和手工业时代,经济呈现出粗放型增长。中国与世界的真正差距就从此时急转直下:从1840年开始,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中国却在对外战争中连续失败,丧失了约12%的国土,国际影响力一落千丈。

    戴旭主张,工业化水平才是强国标志,显然戴旭所说的工业化水平,是指工业化技术水平,而不是工业化数量水平,因为美国早已去工业化,戴旭所看重的制造业,在美国经济中所占比例很小,所雇佣劳动力,到2010年,只占11%,仅相当于美国政府雇佣劳动力一半左右。美国的制造业规模比中国小一个数量级,即使按高估的市场价值计算,美国的产值也落后于中国。

    就历史来看,1950年中国还是一个农业国,一年生产的钢铁还不到美国一天的生产量,工业技术水平与美国更是天壤之别。但在朝鲜战场上,中国志愿军却在中朝人民支持下,打败了美国为首的西方16国联军,打死打伤和俘虏联合国军225万余人。到了越南战场,毛主席发话:美军不得越过北纬17度线,否则出兵。这次,美国严格遵守了老人家的教导,不仅地面部队没超过十七度线,就连战斗机也设置了17度线提醒装置,生怕一不小心飞过了。

    抗美援朝胜利结束后,毛泽东主席总结,帝国主义侵略者应当懂得:现在中国人民已经组织起来了,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按照孙中山的分析,清朝的主要问题并非“专制”,而是清政府腐败无能,其组织领导能力严重不足,人民是一盘散沙,导致国家的资源不能转化为“综合国力”,无力对抗西方,才使中国坠入深渊。早在民国之初,孙中山就公开指出,中国当务之急,就是要通过建立一种全新的政治制度,将一片散沙的人民凝聚起来。共产党人正是因为能够很好地组织民众,才形成了强大的人民军队,才能打败美帝为首的数百万联合国军和美帝支持的八百万国民党军。

    历史来看,一个国家实力强大的关键是组织一支强大的军事队伍。历史上灭亡北宋的女真;灭亡南宋并横扫欧亚大陆的蒙古;以及统治中国的满清,都是刚刚走出原始社会,经济十分落后,技术水平很低,主要依靠一支强大的军队。近代以来,美国和西方列强实力强大,根本原因之一是能够将全国大部分适宜从军人员都组织起来,例如,南北战争时期,美国南方曾经先后征召了88万人,占南方白人人口16%,因大部分都伤亡,仅战死的军人就占南方500万白人人口5%以上,几乎每个家庭都有伤亡人员。无兵再战,才不得不投降美国北方。二战美国军队最多时高达1240多万人,占人口11%,加上1500多万从事军工生产的劳动力,完全为战争服务的劳动力占40%以上,不论比例还是绝对人数,都远多于约5亿人口的旧中国,包括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当时中国国民政府军队,最多时都不到全国人口1%。我们不仅需要强大的经济基础,而且要解决好国内民众的分配,建立良好的文化和意识形态,从而能够做到上下一心,才能组织和支持一支人数众多的强大军队。

    货币是政府制造的,用于组织民众的工具。在市场经济时代,货币是最重要的组织工具。新中国成立后,立即停止了西方势力在中国境内的经济金融活动,使得西方再也无法通过经济侵略获得货币,控制中国民众了。相反,当时国家财政能力迅速提高,财政收入从1950年62.2亿元迅速增加到1953年213.2亿元,约等于100亿美元。在国民党时期,即使在抗战全面爆发的1937年,政府财政收入不过2亿多美元,加上从银行贷款,也就获得总共6亿美元。对比日本当年财政收入约8亿美元。可以说,新中国利用货币组织民众的能力也远超国民党和日本侵略者。

    然而,在改开时代,政府虽然制造了大量货币,但却没有利用这些货币组织国内民众。自1995年以来,央行依据外汇储备发钞,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西方货币,交给西方。直到现在,交给西方的人民币仍然高达21万亿元。而换来的西方货币,都作为市场上人民币的依据,主要购买利率极低的西方国债,等于免费借给西方,高达3万亿美元,又等于给西方20余万亿元;加上西方拿获得的人民币到中国投资,利用投资形成的资本抵押,贷款获得的资金远多于投资;等于将上百万资金交给西方,让西方用这些资金控制我国民众,为西方资本家生产财富,西方每年从中国获得的财富,可以说是天文数字。

    2013年01月08日中国科学院国家健康研究组对外发布《国家健康报告》第1号中披露,美国从全球攫取的红利达73960.9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96.8%,是攫取红利最多的国家;中国损失的财富高达36634亿美元,占全球财富损失的47.9%,是全球财富损失最多的国家。报告指出,中国人均损失财富达2739.7美元,相当于中国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2倍;2011年中国损失的霸权红利,相当于中国军费开支的33倍、科技投入的44倍、教育投入的16倍和医疗卫生投入的37倍。若按劳动时间计算,中国劳动者有60%左右的工作时间是在无偿为国际垄断资本服务,创造“剩余价值”。

    大量财富损失,给中国带来的影响,就是资源枯竭,物价猛涨,环境恶化。例如,由于过去十几年供应全世界稀土市场的掠夺性开采,我国重稀土资源仅够开采20年了。我国开采的铁矿石平均品位已经从10年前40%降低到25%,而国外的铁矿石品位高于60%。为了供应能源生产这些工业消费品,我国2012年消耗了39.3亿吨不可再生的煤炭[32],占世界消耗量近一半,主要来源于国内。由于开采煤炭的资源利用率仅40%,等于一年消耗了近100亿吨煤炭资源。长期大量消耗我国的煤炭资源,致使我国优质煤炭资源迅速减少,现在我国很多煤矿开采的煤炭是被放射性物质严重污染的劣质煤炭。到2011年国务院对外公布,我国已有69个资源枯竭型城市。

    当务之急,是收回交给西方资本家的上百万亿元货币,从而收回货币金融主权,杜绝西方资本家控制我们的民众。在高技术领域,面对美国新一轮封锁,我们应当对等还击,只有对等反击,如同样对美少数公司禁售高技术产品;同样象美国禁止华为公司进入美国市场一样,禁止苹果产品到中国销售等,让美国遭受重大损失,才能制止美国的猖狂进攻。一味妥协退让,是不可能制止美国的。

    美国历史表明,对美妥协退让和表达善意,是毫无用处的。印第安人曾经帮助美国人在美洲生存下来,包括早期建立的农业生产技术都是来自印第安人,美国精英也专门设置感恩节,但美国精英感谢的不是印第安人,而是感谢上帝派印第安人帮助他们,而他们对待印第安人的帮助,就是转而灭绝了印第安人。美国精英发动叛乱,实现独立,是依靠法国人的援助,但实现独立以后,很快就抛弃了法美同盟,转而加入到法国敌人的阵营,还趁机打劫法国。美国的祖先本是英国人,但美国强大以后,同样帮助英国的对手,包括帮助英国殖民地独立,将英国推下了霸权。对美妥协退让和善意,只会被美国精英看作是美国应得,是对手的无能。毛泽东先生早在1953年就指出,“美帝国主义者很傲慢,凡是可以不讲理的地方就一定不讲理,要是讲一点理的话,那是被逼得不得已了”。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