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科技前沿》随想录(824)

2020年06月30日 09:27吴青萍 A | A

    由墨学看去

    浏览了《墨学三字经》(可能是现代人以“三字经”这种便于读诵的方式来诠解墨学的经典),可能它还谈不上能够翔实论证墨学(或者其他中国学术思想成就)相比古希腊思想学说毫不逊色之立论的。比如古希腊思想三杰创立的科学思维规则——形式逻辑,就是中国任何思想家(包括墨子等)都没有企及的方面。

    概括地讲,墨学所举还是在一些基本的思想观念方面,确立了一系列先进优秀的精神意识,这点很可贵。但是墨学毕竟没有主流(过!)中国的观念文化。这里当然存在历史偶然性(!)的无奈。但我们作为后来者,应该尽量清晰清醒地认识其中的规律性,掌握运用这些规律性,才可能对我们更为有利吧。

    思考一下上述这种某人的思想被族群或社会接受而主流其观念文化的偶然性。可能迎合受众心理需求与一定的权势推动是最基本的两个前提。而符合受众心理一条却有明显的动态或互动特点——说得多听得多后便能增加相关既定的心理同理性需求,一种新思想的普及需要其本身(说教)的有力灌输来促成。

    怎样灌输,还得依靠一定的权势(力量)。所以此偶然性的问题(产生的二个条件)便集中到了一定的权势推动(条件)。如此权势力量在人类大部分族群观念文化的形成中,几乎都是蕴含在一定宗教神祇名下的精神信仰方式之中。中国无此原生并长期主流社会观念文化的精神信仰,而是罕见的世俗功利性观念文化类型。

    墨学的如此思想文化之属性本质也非精神信仰(应该还包括老子学说),也似可归类于世俗性之列。既然世俗,是不是就存在着其基本性的价值取向上具有非超越性的属性,亦即不能像一定精神信仰那样将真善美的追求高举到超越现实(利益)、甚至高于生命(如希腊智慧女神)的无上地位。于此则势必埋设着动力欠缺和方向不清的隐忧。

    由此结论再来观察在中国大部分文明史中忝为主体观念文化的儒家思想所作所效,就很明晓究竟何在了。应该说,就一般的道德沦,儒家确实还有一些优秀的思想禀赋。可为何其治下两千多年的中国社会,其德治德性总体上却并无明显的提高,反而陷入了一种进退无据前途不明的循环周期(律)呢?根本就可能还是其最终追求的非信仰性罢。

    另外,从更深的思想层次和更广阔的历史角度来看,科学(理论)文化的萌生发育发展乃至发达往往都在(极少数甚至个别)既定的观念文化族群里,其他族群却都很难达成。比如在我们中国的观念文化治下就这样。以前我们总说自己古代并不落后,譬如还有四大发明,其实,那可能不是我们的科学理论如何萌生和发育发展发达了的。

    科学理论应该是本质性系统性整体性的事物规律性知识。中国古代何曾有过呢?四大发明充其量只算得上是偶然性局部性表面性的技术性知识,哪里谈得上是科学理论呢。从这个视角来看墨学,虽然有些朴素的求实理念,但也远未达到科学理论的程度。五四以后虽然欲高举科学大旗,但至今已过百年,我们的科学理论依然落后于人。

    为什么会这样?不少人喜欢只从政治压抑的角度来看问题。其实政治还不是最深层次的决定因素。最深层次的决定因素是精神信仰。精神信仰的功能说到底是以一种特别的思想意识武装族人,让大家按照既定的那种特异的超越的高亢的崇高的观念或者追求来行为来动作,这样的思想这样的行为便最终会铸造一种新型的文化和社会来。

    由这个立论再来检索墨学的价值,似乎其思想的超越性与信仰性未必就那样足够突出了。比如求真意识在古希腊是当作最终最高价值追求的所在,甚至高于自己的生命。阿基米德即使将被侵入的士兵杀死,却还神情凛然地严厉告诫士兵不要打乱了他的科研沙盘,直到他从容做完实验,然后静默地引颈赴死。从墨学我们能看到这样的求真理念么。

    其实,从根本上讲,政治也是也是被精神信仰所包含的相关思想所决定的。没有契约意识、全局意识、奉献意识、宽容意识、创新意识等超越性的信仰精神,而是陷落在传统的关系意识、狭私意识、索取意识、仇恨意识、守旧意识等积习窠臼里面,你的政治架构、政治运转、政治效果就始终会循环停留几千年一以贯之的旧辙里无法前进。

    对人类的所有作为而言,思想的根本决定性是普遍的。人类超强大脑为之提供了思想接受和思考产出的基础。精华的思想也当是普遍的。反之,非精华的思想也会普遍。对于一个民族的长远发展来讲,不在于缺乏精华思想,而在于非精华思想的剔除,以及精华思想的系统化整体化实践化。于此立论看去,墨学肯定是达不到这样的标准的。两千多年来,中国的观念文化主流无疑还是儒学,只有儒学。墨学仅仅只是留下一点书上记痕而已。

    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一般人肯定不会进行重点考虑。但于此却特别重要。我看对比着其他族群的发展来看,基本原因至少有一点,就是墨学并没有上升到精神信仰的层面。而结合到我族发展的情况看,则是墨学并没有与世俗的政治权力结合起来,没有与政治运转的机制结合起来,所以就决定了墨学只能是书斋的东西,不能变成大众的行为方式,不能成为中华民族观念文化的主流了。

    深入比较墨学思想与西方现代化的源泉思想差异可能更有警示意义。我们很容易看到,现代化最突出最重要最基础的思想源泉无非还是求真意识或者求真价值的凸显。换句话即是说,能不能将追求真理当作人生最大最终的追求,应是能否现代化的根本,或者说是族群能否顺利现代化的根本。显然,统领中国人的儒学是不讲究求真的(它反而是秩序、关系、功名等器物诉求的)。墨学的兼爱、非攻、尚贤、尚同、节用、节葬、非乐、天志、明鬼、非命等主体思想似乎也并不在意求真。所以即使我们高举了墨学,可能依然不能顺利现代化。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