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中国道路呼唤基准理论的突破

2020年09月15日 10:17欧阳君山 A | A

    《别了(上)》对中国道路作出了什么样的阐释

    【按】紧扣资源配置的“原核问题”,《别了,西方经济学--构建命运共同体中国方案(上)》(以下统一简称《别了(上)》)对市场机制作出了清晰而且超越西方主流经济学的独特论述,并进而对中国道路作出了清晰而又符合主流经济学利益逻辑的独特阐释,实质上也回应了海内外众说纷纭的“中国奇迹”问题。这里分三篇文章介绍一下:一是介绍理论准备的《中国道路呼唤基准理论的突破》,二是介绍基准论证的《市场是如何配置资源的》,介绍具体说明的《“核心+仁心”是成就中国的普世大道》。本书的最后结论旗帜鲜明:中国成就是市场优化配置资源的结果,中国体制吻合真正的自由市场逻辑及模式,西方主流经济学所谓的自由市场其实是伪自由伪市场!

    中国道路呼唤基准理论的突破

    《别了(上)》阐释中国道路的理论准备(一)

    花落谁家:理解中国的诺贝尔奖

    当代中国的改革开放已趟过40年。从历史长河看,40年不过转瞬,但改革开放的40年不仅让超10亿人口经历了时空转换,从农业时代进入工业时代直至信息时代,如今正跃入大数据人工智能时代;而且让中国作为第一人口大国实现了飞跃,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到强起来,如今正日益迈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如果说“崛起”,当代中国的崛起集三次转型、连升三级于一身,就是从世界历史观之,亦堪称华丽甚至魔幻。

    正如注目礼概念所提示的,讲成绩尤其不能够自说自话,外界的反应才是最真实也最有力的评价--2017年12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上任后首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史无前例地提及“中国”达33次之多,并史无前例地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不到三年,也可能因为新冠疫情让美国方面颇有“美国一天天坏下去,中国一天天好起来”的刺激,特朗普当局公开号召对华冷战。2020年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特意赶到开启美国对华“接触”战略的美国前总统尼克松的故居,发表题为“共产主义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讲,冷战的意味扑鼻而来,被外界认为是“新铁幕演讲”--这算不算对中国成就的某种高规格承认?

    那中国成就应该怎么样解释呢?这是一个问题--一个诺奖级的大问题!据称,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曾表示:“能解读中国经济改革的人,应该荣获诺贝尔奖。”谁能真正解读中国经济改革的成功秘诀呢?

    “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三个原因

    对当代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不计其数的学者作出了难以其数的理论阐释,有经济学的阐释,典型如“比较优势”论;有政治学的阐释,典型如“威权政府”论;也有经济学与政治学相结合的阐释,典型如不一而足的“中国模式”论;亦有文化、历史与哲学相交叉的综合性阐释,典型如“文明崛起”论。

    平心而言,每一种阐释都给人启迪,但总体上,诚如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指出的:“在解读中国实践、构建中国理论上,我们应该最有发言权,但实际上我国哲学社会科学在国际上的声音还比较小,还处于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境地。”为什么会这样呢?个人认为,原因有三

    一是内容上融通性不够,即该理论阐释能够解释某一现象,但对其他现象的解释力不够。这是自然不过的,很多理论阐释天生自带学科局限,原本就缺乏跨越学科的融通性。拿“比较优势”论来讲,它通常被归属于经济学,能够解释后发国家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相对优势,但对政治学现象就缺乏解释力。

    融通性不够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不能够融通经济学与政治学,好像经济学与政治学真的“隔行也隔理”:经济学只是经济学,政治学只是政治学;二是不能够融通“中国特色”与西方思想,好像中国特色真的只是中国的特色、西方思想真的只是西方的思想。

    后一方面尤其表现在中国共产党的一元化领导上,这被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亦被称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应该也构成改革开放最鲜明的体制优势,但西方主流思想却视一元化领导为“专制”,二者之间的尖锐冲突,目前还没有哪一种理论阐释能够包容融通。

    二是形式上简洁性不足,即该理论阐释不够简洁有力,或是基础概念太多,或是逻辑链条多线,逻辑上不符合审美要求。从人类思想史看,真的理论往往是美的理论,不仅内容上解释力超强,而且逻辑上简洁有力。西方哲学史上专门有被称为“奥卡姆剃刀”的方法论原则,意思就是“如无必要,勿增实体”,即从尽可能小的概念演绎解释尽可能多的现象,就像欧氏几何那样。自然科学也追求逻辑美,爱因斯坦就表示,“具有可想象的最大的统一性和最少的逻辑基础概念”的理论,才是更接近真理的高级理论。

    拿对中国奇迹的诸种解释来说,简洁性不足尤其表现在不一而足的“中国模式”论,学者们在论述中国模式时,为追求解释力最大化,都分门别类地提炼关键词甚至建构概念,结果是政出多门,不能够一以贯之。

    三是缺乏基准理论的高度,即该理论阐释没有深入基准理论的层面,更不曾返本归元并正本清源,属于浅层化的为阐释现象而建构理论,实质上只是裱糊。这一点乃众多阐释改革开放及中国道路的理论最明显的弱项,它们虽然都认为中国道路对西方思想提出了挑战,但并没有深入回归基准理论下功夫,事实上还是依附西方思想的基准理论,说轻点是裱糊,说重点是笑话。

    拿经济学来说,为阐释改革开放所取得的经济成就,不止一位被称为“著名”的经济学者声称要创建“中国经济学”,但从他们的学术努力看,不过是依附西方经济学搞裱糊,根本就没有回归基准理论的层面,以至于另有经济学者反唇相讥:“远离‘创立中国经济学’一类的扯淡!”

    的确,从科学哲学的逻辑讲,如果中国经济的发展真正挑战了既有的经济学,要创立的也不是什么“中国经济学”,而就是深入回归基准理论,开创更一般的基准理论。殷鉴不远,19-20世纪之交,面对新奇古怪的物理现象,物理学界也一度依附经典力学搞裱糊,但事实上行不通,爱因斯坦深入基准理论的层面,对经典力学赖以立足的绝对时空观作出修正,从而开创更一般的基准理论,这就是相对论的诞生。

    当务之急是突破西方基准理论

    以上三个问题并非平行关系,最要害的便是缺乏基准理论的高度。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中国共产党的一元化领导与西方思想的尖锐冲突已赫然昭示:中国道路呼唤的不是一般的理论裱糊,而就是基准理论的突破!

    撒切尔夫人有一个比较流行的说法:中国不会成为超级大国,因为中国没有足可与西方媲美的思想理论,出口的只是电视机。显而易见,这并不是说中国没有自己的思想理论,而更主要指中国无有一般性的、让国际社会接受甚至公认的基准理论。如果不能够突破基准理论,如果在基准理论上继续受制于人,那就是“西风压倒东风”,那就会“有理说不出”,那就会“说了传不开”,甚至永远摆不脱自说自话的尴尬。一部分人认为“中国特色”的标签已然否决更一般的基准理论,这应当属于流行而严重的误解。但不得不承认,“中国特色”的自我限定确实在某种意义上反映出中国眼下仍然缺乏基准理论的自信,正迫切需要向基准理论升华。

    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表示:“要善于提炼标识性概念,打造易于为国际社会所理解和接受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引导国际学术界展开研究和讨论。”显而易见,这是要超越“中国特色”的自说自话,内在蕴含基准理论的自信。习近平总书记也不无激昂地表示:“这是一个需要理论而且一定能够产生理论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够产生思想的时代。”毫无疑问,这是在呼唤基准理论的突破,期待中国理论由特色到基准的升华。

    以彻底的理论说服人

    马克思说得好:“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注目礼学说属于哲学社会科学基准理论的努力,她回光返照,追本溯源,彻底彻底再彻底,打破沙锅问到底,直至不可再怀疑的最基准,也就是唯一最基本的逻辑常识--不能够循环“自”证!

    作为注目礼学说唯一的基本概念,注目礼的意思极其简单,就是不能够循环自证,准确讲,注目礼是不能够循环自证的人性化、行为学表达。用马克思的名言表达,注目礼即“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人不能够自说自话自娱自乐自我内循环;用文学化话语讲,注目礼即别人是“我”的镜子,“我”透过别人“看”到自己的存在及价值。每个人都有做客的经历,客人往往透过主人的眼神、表情、话语与接待来“看”自己是不是受欢迎,及在主人心目中的价值大小,这就是照镜子,也即是注目礼。

    习近平总书记说得好:“理论思维的起点决定着理论创新的结果。”注目礼从不能够循环自证建构了人际相互作用,并脚踏实地从真实的人格“我”开始,步步为营演绎天下事,实现哲学社会科学的大一统,实在是最自然不过!

    如果说注目礼是最基准的概念,那注目礼学说就是最基准的理论,解释力无远弗届,融会贯通古今中西,包容理解中华古典哲学,包容理解西方思想,包容理解马克思主义,一切思想理论的合理成份都囊括无遗,正应了一代大儒陆象山唱响基准理论的豪言壮语:

    “学苟知本,六经皆我注脚!”

    注:文章来自于公众号“注目礼学说”,2020年9月11日曾获“昆仑策研究院”公众号力荐。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