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王东岳的真理观是误导人的

2020年09月17日 06:12知原 A | A

    王东岳在与梁冬的对话中说,我们今天所有人都相信科学,大家觉得科学就是真理,其实科学不是真理,科学是不停地犯错的。所谓科学,西方有一个科学哲学家叫波普尔,他提出了证伪主义学说,他说什么叫科学?就是能够证明是错了的东西叫科学。比如你看托勒密的学说正确了1400年,哥白尼的学说正确了400年,牛顿的学说正确了200年,爱因斯坦就赶紧说,他的学说只是短命的过渡。

    就是说科学是什么?科学就是不停的能够证明你前面的那个是错的,但并不能够证明我是对的,它只是证明我当时是对的。所以正确和真理是两回事,这是另外一个哲学话题,咱们不谈,但是我们至少得明白,科学不是真理。那么我们今天为什么都信科学,我们觉得科学就是真理,还用客观规律这个词。如果是客观规律,当年托勒密做出来客观规律,你从此就地心说,你别再搞什么日心说了。

    托勒密当时是很了不起的,你们今天别把他当笑话,他是第一个用数学模型做出天(体运行规律的人)。你现在拿眼睛看太阳,从东边升起,从西边落下,不就是太阳绕地球转吗?他还做出数学模型。当年哥白尼做出日心说的时候,他没有证据的,他只是一个逻辑模型,他后来死后上百年,这个证据才出现,这个话题我们放在以后再说,现在不说了。但是我们得知道,科学就是错的,科学是越来越错的,错的越来越快的东西,可是大家现在都觉得科学是真理,为什么?科学教。我们大家现在信的都是科学教,我们被科学暗示了,全面暗示了,以至于我们相信,科学就是真理。

    诡辩的基本套路就是改变人们日常对概念的理解,比如我们认为科学是真理,这里的真理是相对真理的概念,没有几个人会认为科学是绝对真理。既然是相对真理,就是有一定适用范围的真理,超过了其适用范围就会出现错误。比如牛顿物理学只适合宏观低速,宇观高速则需要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微观世界则需要量子力学。

    王东岳却说科学不是真理,他这里的真理应该是绝对真理的意思。他首先将“真理”这个概念限定在一个极其狭小的范围内,继而论述科学达不到这个狭小的真理概念的标准,因此都是错的。为了避免他的这个陷阱,所以千万不能顺着他的这个陷阱走,否则就会被他牵着鼻子。这时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日常用语的概念。

    王东岳说,“科学是不停地犯错的”,这就纯属于歪曲事实了。牛顿物理学在宏观低速运用的好好的,哪点错了?相对论的出现只是确认了牛顿物理学的适用范围——宏观低速,而不是证明牛顿物理学是错的。如果是证明牛顿物理学是错的,那么牛顿物理学在宏观低速也不能用。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实是,相对论不仅适用于宇观高速,同样也适用于宏观低速,在宏观低速,牛顿物理学只是相对论的近似解。也就是说相对论包含了牛顿物理学,是牛顿物理学适用范围的扩大化。量子物理学同样如此。

    王东岳还借用波普尔的证伪主义为自己证明,说什么“什么叫科学?就是能够证明是错了的东西叫科学”。但王也是读过很多书的人,他怎么不说波普尔的证伪主义并没有流行多少年就被科学革命纲领学派和科学历史主义学派取代了。波普尔的学说为什么很快会被取代?还不是因为他的证伪主义太片面了,并不能很好的说明科学的发展。科学的发展有证伪,但更有大量的证实,单用“可证伪”来说明科学并不准确,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可检验性”。科学理论在其适用范围内会被大量的证实,但超出了其适用范围则会被证伪,但这里的证伪也决不是王东岳所说的“能够证明是错了的”,而是说确认了旧理论的适用范围。

    王东岳还说,“托勒密的学说正确了1400年,哥白尼的学说正确了400年,牛顿的学说正确了200年,爱因斯坦就赶紧说,他的学说只是短命的过渡。”并进而得出结论,“科学就是错的,科学是越来越错的,错的越来越快的东西”。

    首先,王东岳得指出爱因斯坦什么时候说过,“他的学说只是短命的过渡”?一个学者说话要有理有据,不可胡乱说。王东岳本人说过是事实,但不可将自己的话强加于别人,特别是强加于一个已经去逝了的人。

    其实,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一个漫长的积累期,当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突破性进展,即进入快速发展期。当这个突破性效用用完之后又会进入新的漫长的积累期。科学之所以在近现代得以快速发展,就是因为它在近代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这个效用目前看来已经快要用完了。因为科学的基础领域已经很多年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了,很多人盼望出现一个新的爱因斯坦,但一直没出现。所以不能从以前的发展简单的得出某个结论,这样是很容易出错的。

    王东岳还将人们信科学的原因归为“科学教”,归为“暗示”。这更是胡扯!人们信科学的原因恰恰是因为科学是建立在大量的观察和实验事实之上的,是经过多次检验了的,而不是什么“科学教”和“暗示”。

    王东岳否定科学,进而否认真理,认为真理不存在,有真无理有理无真。王东岳说,“真理早已消失,实践不能检验真理”。那如果人们反问到,既然真理不存在,那么你王东岳建立的一套“递弱代偿”原理、“万物一系演化”理论是个什么东西呢?王东岳为了避免这个悖论,只好另找一个词——“相对正确”来代替真理一词。

    王东岳说,“在面对人类文明的未来时,应该认识到人类所有的知识和学说只不过是一个在时间范畴内相对正确的假说,只有持有这样的观点,你才不会封闭自己的思路”。我的天!哪那么麻烦,认为科学是(相对)真理的,哪个不是认为“人类的知识和学说只不过是一个在一定时间范围内相对正确的假说”?搞得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认为科学是真理的人,也没哪个封闭自己的思路,反而都想发现适用范围更大更广的真理!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