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思想随感(173)拷问哲学自信

2021年01月13日 08:42吴青萍 A | A

    拷问哲学自信

    混沌世界:在回答这种问题就这么说:世界只有两种存在,物质和意识,所以就有两种哲学,意识和物质的哲学,意识和意识的哲学,而且意识的哲学高于物质的哲学。

    吴青萍:物质的哲学与意识的哲学提得好、分得好,似应进一步为其规范定义,演绎验证,联系思考,整体把握。比如现有科学(哲学)的唯物局限、观念意识的属性思辨、观念物化的社会意义,等等,由此激浊扬清,方可进一步拓展创新哲学的天地了。

    混沌世界:我觉得这样分是合理的,如果只把意识和物质的哲学才叫哲学的话,我们东方的意识和意识的哲学永远不被认可,到现在还有很多人认为东方根本就没哲学,这本身就很不科学。文化自信背后一定要有逻辑支撑,如果哲学不能自信,文化永远不可能真正自信。西方哲学已死,以后是东方哲学的光辉时刻,特别是我们中国懂哲学的人,一定要开动脑筋,把东方哲学放入整个人类哲学当中去,东方哲学一点儿不比西方哲学差,我个人甚至认为东方哲学是更高级的哲学。意识和意识就是人与人,人与人就是心与心,心心相印的东方哲学,甚至把东方哲学变成科学,为人类所带来的能量远远是脑科学不能比的,心里有太多秘密,太多能量。

    吴青萍:嗯,赞成(科学)哲学的中国化以及强调哲学关注人心和合(思想性)的努力。但对其它一些观点不敢苟同,第一,关于中西哲学概念的辨析把握命题。要旨似乎在于如何定义哲学,明确中西哲学的本质区别在哪里。哲学可分狭义哲学和广义哲学。前者是当今世界主流的哲学,亦即西方哲学或科学性哲学。后者则包括科学哲学(能够催生科学产生的哲学)以外的其它各种哲学,它广泛存在于人类各个族群观念文化之中。广义哲学是不是可以这样定义:哲学是关乎基本性思想的学问。狭义哲学定义:哲学是关乎基本科学性思想的学问。

    第二,关于文化自信命题如何把握。没错,文化自信的问题核心应就在于哲学的自信。问题是既然我们传统哲学属类与广义哲学,亦即是不能催生科学萌育发展的哲学(事实也是几千年来中国在此哲学的引导下,科学事业一直低落难进的),我们拿什么来自信呢?全盘照搬西方哲学是过来的基本做法,情况证明如此搞法大都只是培养更多西方哲学专业人员或者学问家而已,他们大都容易滑入本本主义、教条主义的泥淖,对于创造各种科学理论以及科学方法来解决中国诸多实际问题并无多大效果,文化自信肯定不能建于他们的知识基础之上。根本还得回到我们革命文化中的哲学精赅上去才行。比如党的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思想路线才(就)是我们赖以文化自信哲学自信的根基。

    问题的复杂性至少还有三个方面。一是革命文化并非一切都那么完美无缺,比如其中主线的阶级斗争学说就须扬弃。二是革命文化的精华部分(亦即是精华的哲学!)绝非仅有实事求是(科学性)的思想路线,还有诸多“非常先进(超越性)”的思想理念(如“全心全意”的奉献意识、“大公无私”的崇高意识、“都是人民勤务员”的平等意识,等等),它们恰好是传统世俗功利的哲学所不能具备(以至无法理解,近几十年来多被国人诟病、指责、奚落乃及谩骂)的。显然,如此的思想哲学绝非现有科学哲学的属性,而是主导社会前进方向的哲学明灯所在。三是如此哲学(明灯)似乎也非现有西方的科学哲学所不能包揽,但却未必不是西方整个哲学亦能内涵的所在。比如其所谓的绝对精神、理念论,还有被我们曾经指责的唯心主义方面——如人的原罪说、赎罪说、打左脸送右脸等。

    第三,从上可知,似能回到你提及的意识哲学命题来深化了。其一,我们传统文化及其传统哲学的软肋是既缺科学哲学又缺超越性思想的哲学,但其也存在一些除此之外的人生和合的精粹理念(修齐之道、以己度人等),显然对此我们自信的哲学应予弘扬。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也必须看清楚,即是传统文化的物化或社会化后所致的客观规律性必须掌握运用,主要是官文化官本位下的官行民效(上行下效)现象,利弊皆存,应扬长避短。其二,意识哲学也是思想哲学,在哲学的类属上看,她既要兼及科学哲学的秉性,又要包含超越性思想的哲学,还要注意吸纳各种有助于人类社群和合的精粹思想。而将之统一整合起来再看,无非还是要清晰具体系统地弄清楚各种各样科学性先进性和谐性的思想所在了。其三,如此思想哲学的发展当然免不了要与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发展紧密地有机结合,真正弄清楚思想理念在人类超强大脑中的作用机理,弄清楚不同的思想理念如何促成了人体的不同心态以至于影响健康长寿,弄清楚人类社会更大福祉增长的某种思想哲学具体模样……

    3534:价值观正确与否的唯一评判标准是为了绝大多数人或是少数个别服务?前者是普世的价值观,后者在奴隶社会,封建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都有体现,当经济和金融论为变成掠夺人民财富的工具时,会产生财富的极端集中,阶级就存在,

    吴青萍:愚以为你说前段很好,只有这种以其主观和客观为更多人谋福祉来作价值观优劣的判定标准才具较强的说服力。但你说后段言及的以社会形态陈说来演证观念高下却难苟同。理论上如此社会形态学说是建立在经济、阶级等浅层因素决定论(以阶级的不同或阶级的发展程度来判别思想意识和社会发展的高下)上的,与思想信仰决定论背道而驰,且与无穷多的人类社会以及各类文明之演进事实殊难相合,因之将你说全部读思下来便无奈感到有些遗憾了。

最新评论
0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