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

劳动解放

2021年01月13日 08:48包海山 A | A

    在存在资本关系的历史条件下,劳动的解放,就是把劳动从商品地位解放出来。

    马克思恩格斯说:“资本的生存条件是雇佣劳动。雇佣劳动完全是建立在工人的自相竞争之上的”。

    由此可见,资本的生存条件是雇佣劳动,雇佣劳动是建立在劳动者的自相竞争之上的,而之所以产生竞争,主要是因为人们利益的对立与冲突。

    雇佣劳动是一种商品。马克思说:雇佣劳动是“出卖给资本的一种商品。他为什么出卖它呢?为了生活。可是,劳动力的表现即劳动是工人本身的生命活动,是工人本身的生命的表现。工人正是把这种生命活动出卖给别人,以获得自己所必需的生活资料。可见,工人的生命活动对于他不过是使他能够生存的一种手段而已”。恩格斯认为:“如果说自愿的生产活动是我们所知道的最高的享受,那么强制劳动就是一种最残酷最带侮辱性的痛苦”。工人,“为什么工作呢?是由于喜欢创造吗?是由于本能吗?决不是这样!他是为了钱,为了和工作本身无关系的东西而工作”;“在大多数的劳动部门里,工人的活动都被局限在琐碎的纯机械性的操作上,一分钟又一分钟地重复着,年年如此”。

    在资本和劳动的关系中,所有的劳动都是雇佣劳动,如马克思恩格斯所言:资本“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灵光。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人们终于不得不用冷静的眼光来看他们的生活地位、他们的相互关系”。

    资本不仅奴役无产者,也奴役有产者。如恩格斯所言,“精神空虚的资产者为他自己的资本和利润欲所奴役”;又如马克思所言,“将军或银行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人本身则扮演着极卑微的角色一样,人类劳动在这里也是这样”。

    劳动具有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二重性。劳动创造使用价值是“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即人类生活得以实现的永恒的自然必然性”,而劳动追求交换价值时,“人只有使自己的产品和活动处于外来本质的支配下,使其具有外来本质——金钱——的作用,才能实际进行活动,实际创造出物品来”。例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我们的衣食住行游购娱、学习工作做学问,如果没有钱、没有工资,那就什么也做不成或者很难做成。正是在金钱这个外来本质的支配下使劳动异化。劳动的解放,就是使劳动逐渐摆脱金钱这个外来本质的支配。如恩格斯所言:“人在金钱统治下的完全异化,必然要过渡到如今已经逼近的时刻,那时,人将重新掌握自己”。

    共产主义是没有金钱、没有资本的社会,是劳动已经得以解放的社会,而科学社会主义是系统性改变资本的目的、资本的构成、资本的实质以及改变劳动价值评判体系、社会分配机制等的社会,是促进社会总资本的高度集中达到极限,从而使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所具有的资本属性自然消失,最终把人类劳动从商品地位解放出来的社会。

    恩格斯指出:“对于要把人的劳动力从它作为商品的地位解放出来的社会主义来说,极其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劳动没有任何价值,也不能有任何价值”;“从这种认识产生了进一步的认识:只要分配为纯粹经济的考虑所支配,它就将由生产的利益来调节,而最能促进生产的是能使一切社会成员尽可能的全面发展、保持和施展自己能力的那种分配方式”。

    恩格斯所讲的对于要把人的劳动力从它作为商品的地位解放出来的社会主义来说,“极其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劳动没有任何交换价值。只有淡化交换价值,主要体现使用价值,分配就不会为纯粹经济的考虑所支配,而是努力使一切社会成员尽可能的全面发展、保持和施展自己能力,从而最能促进生产,满足社会全体成员的现实需求。

    劳动的解放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包括每个人以及整个社会从追求交换价值向体现使用价值的渐变。

    恩格斯说:“自然,要不是每一个人都得到解放,社会本身也不能得到解放。因此,旧的生产方式必须彻底变革,特别是旧的分工必须消灭。代之而起的应该是这样的生产组织:在这个组织中,一方面,任何个人都不能把自己在生产劳动这个人类生存的自然条件中所应参加的部分推到别人身上;另一方面,生产劳动给每一个人提供全面发展和表现自己全部的即体力和脑力的能力的机会,这样,生产劳动就不再是奴役人的手段,而成了解放人的手段,因此,生产劳动就从一种负担变成一种快乐”。

    可见,劳动的解放靠劳动本身。创造使用价值的劳动是解放人的手段,生产劳动给每一个人提供全面发展和表现自己全部的即体力和脑力的能力的机会。只要抓住这个机会,生产劳动就从一种负担变成一种快乐,使劳动从一种最残酷最带侮辱性的痛苦变成我们所知道的最高的享受。

    劳动的解放是人类共同面对的全局性的重大社会问题。马克思指出:“劳动的解放既不是一个地方的问题,也不是一个国家的问题,而是涉及存在现代社会的一切国家的问题,它的解决有赖于最先进的各国在实践上和理论上的合作”。实现科学社会主义是人类共同的事业。在消除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所具有的资本属性,从而把劳动从商品地位解放出来方面,世界各国、每个地方都需要在实践上和理论上的广泛而深入合作。

    (本文系“构建与应用鄂尔多斯学”系列活动百篇博文之六十一)

最新评论
0
登录